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五二章 杀人立威
    喝喝酒,杀杀人。 x更新最快

    但是杀人,永远都不是一件可以让人愉快的事情。

    至少在斐潜的感觉当中是如此。

    和王邑喝完了酒,第二天就是开始杀人。

    其实杀人的时候,就像是站在了屠宰场之内,就算是地面清洗的再干净,墙壁再洁白,工人的服饰再整齐,那种厚重的油腻的恶心的感觉却会想胶水一样死死的粘住全身的感官。

    像是厚重的皮质水囊的裂缝当中漏水的声音,是血液从腹腔胸腔涌溅出来……

    像是风中吹过树梢,划过叶片细微口哨声音,是脖颈上的动脉砍断之后喷射出来……

    刀锋砍在人体之上,破开了皮肤,砍断了骨头,就像是在菜市场上卖肉的在将猪腿砍成一节一节的,哚哚有声。

    一刀。

    又是一刀。

    杀的是白波。

    围观的却有很多的人,包括解救下来的百姓,包括斐潜的部队,西河郡的队伍,甚至还有一些匈奴胡人,都在看着。

    就像是一个盛大的集会。

    所有队率以上的白波兵,就是那些所谓的帅,统领,以及那些在白波之中充当传道之职的上使,都在斩杀之列。

    只留下兵,最基层的兵。

    在函谷关上,张辽十一杀,是在所有的兵卒当中十个抽一个,而斐潜这一次的比例虽然没有那么的高,但是操作的方式却是一样的。

    动手的是被俘虏的白波兵自己。

    要的就是一个投名状。

    地上立着木桩,木桩上捆绑着原来白波的那些统领,其余的白波拍成队列,轮到了,便在其手中塞一把刀子,上去砍一刀。

    必须见血,不见血不算。

    若第二次还不见血,又或是下不了手,死的就不是被绑在木桩上的人了,而是那个普通的兵士。

    当木桩之上的人,被乱刃砍死之后,便会将尸首解下来,然后一刀砍下头颅,然后拿到略北面一些,堆放成为京观。

    这些白波兵卒当中,精壮的将挑选出来,成为职业的战兵,混杂打散进行编组,而那些年轻偏老又或是偏弱的,将成为平阳县城的第一批屯田兵。而这些原先散漫惯了,沾染了血腥的人,虽然是老弱,但是谁能确保这些家伙不会有什么不该有的心思?

    所以树一个京观,也就是立一个规矩。

    毕竟留在平阳的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目不识丁,跟这些人一些什么家国法律,颁布什么布告之类的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得再多,这些人也不一定能够记得住,因此,这个京观就是最直观的警示。

    人头就像是血色的瓜果,一颗颗的堆放起来,很快就垒成了一个山,因为都是在死后砍下的,所以在脖颈断口并没有多少的血液,而是将暗红色的酱汁一样,又像是红黑色果冻一样,颤颤的在白色的气管骨骼上往下滴落。

    在人头京观的再往北一些,便是一个木台,木台之上,便是站着斐潜和王邑两人。而在木台下面,还有兵卒看押着於扶罗送过来的河东卫氏的黑袍老者和其亲卫。

    杀人么,总归是要有人做个见证。

    况且如果光杀人,却没有人看,无人知晓,未免就失去了杀人的意义。

    斐潜向一旁的王邑告罪了一声,便下了木台,缓缓的走到了黑袍老者之前,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装疯的老头,披头散发,满面的污垢,身上也是到处都是泥尘,稍微站得近一些就是一股酸臭味扑鼻而来。

    黑袍老者双眼木然,直视前方,挂着一脸的傻笑,装的还是和斐潜上次去看的时候一个样子。

    为了卫氏,这老头也是够拼命的了。

    斐潜盯着,盯着老者脸上的纹路,盯着露出来的脖颈,然后又转过去看了看老头被绑起来的双手……

    一个习武的人。

    原来斐潜还想将这个老家伙绑到木桩子上去吓唬吓唬,现在看到了老者脸上的疤痕,虽然苍老却仍然粗壮的脖子,还有那手上虎口处的老茧……

    习武必然见过许多的鲜血,心志也相对会坚定一些,自己又不能真的去杀,所以也就只能换成另外的一种模式了。

    “来人!”斐潜吩咐道,“带那些人上来。”

    原来老者带了二十名的护卫,结果折损了几个,现在就剩下十余名还活着,便都捆绑着押到了老者的面前,与老者面对面站着。

    斐潜盯着老者的眼睛,道:“疯了,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死了,也不是最终了的归宿,两军对垒,各凭手段,输赢都没有关系,但是输不起,耍无赖,就是一个人的人品问题了,就是一个家族的家学有问题了!”

    斐潜故意用更直白的话语,就是要让更多的人听的懂这些话。“我的对不对?卫老郎君?”

    在乱世即将来临的时候,什么样的人才更容易让人心里存有敬畏,才更符合北地的风俗?

    是一个整天之乎者也的温文学者,还是一个有着铁血手腕的残暴之人?

    这是斐潜必须在人前做出的形象转变,至少要给人留下不好惹的印象,否则在这个崇尚武力,民风彪悍的区域,难免会成为他人心中随意都可以拿捏的软蛋。

    斐潜盯着卫氏老者的眼睛,道:“如果你想明白了,随时可以叫停……”完,便转身走开,回到了木台之上。

    一直护卫在斐潜身后的黄成做了一个手势,旋即木台之下的兵卒一脚踹在最左边的老者亲卫的膝窝里,将其踹跪倒在老者面前,然后举起了环首刀,咔嚓一声,就像是斩断了一根萝卜一样,老者的这一名亲卫顿时身首异处。

    满腔的鲜血就像是消防水栓猛然断裂了一样,“噗”的一声,胸腔之内的高压使得大部分的血液瞬间喷射了出来,泼溅得卫氏老者全脸全身。

    老者根本就没有想到斐潜根本就没有上两句话,动手就动手,被喷涌的滚烫血液狠狠击打了一下,满头满脸的血液往下流淌,脸上的那一副傻笑艰难的维持着……

    行刑的兵卒根本没有停,旋即踢倒了第二个老者亲卫,砍下的头颅在泥地上跳跃着,就像是一个灌满沙子的皮球,勉强弹跳了两下,便滚到了老者面前。

    然后是第三个……

    第四个……

    老者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像是砍瓜切菜一样,喀喀嚓嚓,已经斩杀了五人,死者喷出的鲜血将老者浑身上下全部都染红了。

    老者亲卫当中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开始骚动起来,但却被兵卒死死拉住,根本毫无办法……

    一个年轻一些的亲卫见到前面的人都死了,转眼就要轮到他了,便实在憋不住,带着些许哭音,喊了一嗓子:“大父!”

    老者脸就像是被这一嗓子狠狠的抽了一巴掌似的,原来立起来的眉毛拉达下来,颤抖着,沿着那个年轻的亲卫也被踹倒在地,终于是装不下去了,大叫了一声:“住手!”

    斐潜呵呵一笑,转头对着王邑拱了拱手道:“人既未痴,则可商谈,如此便烦扰王公了……”毕竟是要敲打河东卫氏,也是和王邑两个人的都要做的事情,因此邀请王邑参与进来,也是应有之意。毕竟若是自己全部都办了,不得王邑还不见得感激,而是会觉得斐潜过于嚣张跋扈,不利于接下来的合作。

    王邑哈哈一笑,道:“斐使君果然好手段!善,余事便由吾越俎代庖吧!”斐潜露了手段,拉着自己来看杀人,未必没有立威的意思……哈哈,还是年轻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