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五三章 改革开放的意义
    斐潜看着王邑将卫氏的老者带走,而贾衢缓缓的走到了自己的身后,便微微侧了一下头,和贾衢道:“梁道,此事需速,迟则恐变。 x更新最快”

    自己实在是分身乏术,否则王邑这一只老狐狸也不知道会不会扒拉一些老鼠仓……

    特瞄的。

    人手少啊。

    不是兵的数量少,而是各种书吏,各种中层人员少。

    现在在这里,虽然是斐潜目前的兵力最多,但是也同样消耗的粮草最多,原先可以支持三个月的粮草,按照现在兵士进行计算的话最多就只能支持不足一个月的时间。

    再扣掉路途来回的,还有万一谈不容等等其他因素的,最多可以宽裕用来商谈的时间就最多只能七天,最好控制在五天之内,这样才相对比较宽裕。

    “主公之意,衢已知悉,定时刻关注此事。”贾衢站在斐潜侧后一的位置,将拢在一起的手,稍微举了一下,低声道。

    斐潜头,然后转头看向了匈奴的大营,顿了一下道:“昨日匈奴来人,言欲南下牧草……”

    贾衢略略愣了一下,旋即道:“可择一二胡人,略泄漏些言语即可。如此事,便由衢来处置吧。”

    过了一会儿,贾衢问道:“主公,吾等与匈奴约定何如?”

    不是问有没有约定,而是问约定具体是什么。

    这个事情,贾衢从最开始马越袭击了白波军后营之后,便在心中有了一些细微的想法,直至那天在城头上看见匈奴的举动,才最后确定斐潜已经和匈奴有了一些约定,只不过这些天事情都多,也一直没来得及问。

    匈奴是马背上的战兵,哪里会对于马蹄声迟钝到都被近身袭击了白波军的营地了,还没有组织好部队,甚至连预警的都没有?

    当然,这也可以用匈奴和白波没有什么联系合作勉强解释得通,但是后来斐潜带兵南下破白波贼的时候,匈奴兵的试探行为就相对比较的明显了。

    战马需要一个冲刺的空间,才能将最强的战斗力表现出来,而当时斐潜部队和南匈奴部队之间刚好于最佳的冲刺距离。南匈奴人鱼贯出了大营之后,既没有企图绕开,也没有立刻进行冲锋,那么必然相对的距离越来越,而对于骑兵来,速度和冲击力才是最重要的战斗力。

    当然也不排除匈奴人脑袋一时间被羊骨头塞住了,或者只想当然的以为只有自己最强,自己什么都懂,别人都是渣渣等等……

    斐潜头,便将与匈奴之间的约定内容讲给贾衢听了,却没有想到贾衢沉默了一会儿,道:“主公可是欲齐民匈胡?”

    “嗯……可有不妥?”斐潜沉吟了一下,便直接承认了。

    贾衢沉默了一会儿,很是认真和严肃的道:“此事,主公需慎之……”

    在汉代,并不是没有人想过同化胡人的事情,但是之前都没有人能够顺顺利利的做成功,最主要的因素就是汉代的“编户齐民”政策。

    贾衢毕竟是离北地比较的近,有些事情比起其他地区的士族来,更加的了解关于汉代朝廷关于蛮夷胡人之间的政策和规矩。

    在贾衢的讲解之下,斐潜才形成了一个比较完整的认知。

    治理蛮夷胡人一般情况下都是分成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就是“牧夷狄,义羁縻”,也就是交给蛮夷胡人自治,而这些蛮夷胡人部落的头领,只需要名义上的臣服,然后就像是春秋战国一样,定时定的上交一些贡品之类的东西,就可以了,至于这些蛮夷胡人的领地之内的事务,全部由部落头领自行处理,汉王朝一般情况不参与。

    比如之前的龟兹、大月,还有日后棒子的祖先东夷……

    要从第一个阶段获取功绩,只能是新增。

    也就是,如果现在斐潜想要凭借让於扶罗这样的人上供一些物品,表示承认汉王朝的统治,然后想要拿到……

    嗯,像是游戏当中的功勋……

    是完全不可能的,汉室朝政不允许刷分。

    只能是全新的民族,比如现在的新生种族丁零铁勒,表示臣服于汉,那么这个第一个征服此民族的男人,才会获取荣誉的奖赏。

    当然,之前的已经成为了第一阶段的蛮夷,也是可以涮第二次锅的。

    就是“编户齐民”。

    走到这一步,就已经是条件相当成熟了,汉王朝派遣官吏下去管理,按照汉人的方式方法,对于这些蛮夷胡人进行整编,形成户口,依照汉人的标准,赋税、徭役,一概按照规定进行征发。

    如果能做到这一,自然会在民政功绩上被大大的记上一笔,不亚于开疆辟土……

    当然,为何一直以来虽然很多人知晓,也具备很强的**力,但是却不敢去做这一件事情,则是因为这一件事情风险系数太高。

    编户齐民本身就是一个细致的活,一旦没有周密处置好,上报的朝廷之后,朝廷就必然按照这个户册开始征收赋税,征发徭役……

    若是在这个时间,因为沟通不畅,执行偏差,导致这些蛮夷胡人觉得被坑了,然后又重新打包回到了山里,逃进了草原,那么在户籍上就变成了逃户……

    欺下瞒上的勾当自然是许多人无师自通的一件事情,所以为了保证自己在任职期间不出问题,蛮夷胡人的逃户那一块的赋税徭役等,就被强加到了在边境地区这些其他胡人,甚至是汉人的身上。

    所以……

    西凉……

    并州……

    就这个德行了。

    贾衢虽然没有将最后得非常的清楚,但是斐潜也明白了其未了之意。

    这就是个坑啊,怪不得当初在雒阳的时候,没有何人大佬觉得是便宜了自己,反倒是都认为自己的认罪态度不错……

    也没有人愿意跟着自己来这里,除了那个傻狍子杜远杜文正。

    咳咳……

    杜文正是个好人啊,不该那么他。

    “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斐潜略有所悟,忽然想起了后世的一句经典名言,自己很声的喃喃念叨了一句,这是多么正确的观念啊,得多么好,跟自己现在的情形如此契合……

    “啊?什么?”一旁的贾衢一脸都是大写的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