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五六章 二选一
    斐潜看着这破旧的田地,这淤积的水渠,道:“所以,我们这一次在卫氏那边,什么金银财宝之类的东西都不能要,要的东西就只有两样,匠人和粮食。 x更新最快”

    贾衢头,然后又摇了摇头,道:“不过卫家未必肯轻易放手,卫家自然也是宁可给金银器具,也不肯给人和粮啊……”

    斐潜笑了笑,道:“卫氏会给的……”

    有一句话是怎样的来着?

    不是不能卖,只是价格还没有达到。除了传承于血脉的亲情,大多数的东西都有一个的价格,何况是现在的这个局面之下。

    “水渠,让那些白波降兵进行疏通,尽快整理出一条水道,这些田地兼种些粟、菽、麻、麦,都是我们急需的作物……”

    贾衢一一应下,然后道:“那么这些田地……”贾衢有些迟疑的道,这个事情,毕竟不怎么好讲,讲多了毕竟就有人开心有人不开心,但是不问清楚一,万一有些什么事情处理起来的时候会碍手碍脚的。

    斐潜沉吟了一会儿,道:“这些都暂时留着……先做屯田,有牛犁的,五五分之,假官牛犁者六四分之,先这样吧……其他细节,过段时间再议……”、

    屯田不是从曹操才开始的,早在汉武帝时期就已经有了屯田的制度,因此贾衢对于这个方式也不觉得有什么意外和疑问。

    其实就等于是斐潜成为了这一片平阳田地的大地主,然后将这些田地分租给那些百姓……

    杀人放火金腰带啊……

    打住打住,现在只是钻了个空子,正确的命令朝廷的法,还没有下来,斐潜自己只是客居与此。

    看着眼前的斐潜身影,贾衢忽然侧了一下头,眨了眨眼睛,之前他一直不是很理解斐潜斐使君来的并州这个大坑之地的原因,不过现在,嗯,这个……似乎想到了一什么……

    xxxxxxxxxxxxxxx

    “不患寡而患不均”。

    面对好处的时候,大家都想要,那么怎么办,来来,煮一锅大锅饭,大家一起来分,但是马上就会有人他娘的那个没干活的居然也分了饭!

    然后怎么办?

    来来,安劳分配啊……

    咳咳,可惜是谁来统计这个劳动量?统计的这个人要不要在锅里捞一口饭?

    这种问题天天有,或大或,或多或少,都是在不经意的时候出现,明明知道却不容易控制。

    “我还能再吃一口。”这就是最简单的贪婪。

    可是真当美食摆在面前的时候,有谁能够控制那一口?

    或者出现比美食更让人心动之物的时候?

    现在在卫觊面前,就摆放着两张完全不同的条约。

    一个是巨量的数值,让卫氏所有人看了第一眼就想将其完全抛开,扯碎,怒火会不知不觉的蒸腾起来……

    而另外一个则是卫觊看了则愤怒无比,而其他卫氏的分支则会“哦”一声了事……

    “……可另有何言?”卫觊只觉得自己的脑筋崩崩直跳,但是他知道,越在这种时刻越需要平稳,因此还是勉强控制了情绪,平缓的道。

    “明日日落之时,必须给予答复,否则……”卫氏老者没有把话完,但是意思两个人都懂。

    士族对于家族投降这种事情,在一般情况下,并不会觉得是什么太难堪的事情,因为对于士族来,家族的长久传承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至于面子,抱歉,多少钱一斤来着?

    但是针对于个人,又有不同。

    每一个士族子弟都不会轻易的对某个人进行效忠,但是一旦效忠,又不会轻易的离开,这种家族和个人之间的差异化,对于士族而言,是矛盾又统一的表现。

    卫氏老者也知道卫觊需要时间来进行考虑,所以也没有继续什么,便起身告辞了。卫觊头,也是起身,将叔父送出了大厅,行了一个礼,一直目送其离开之后,才缓缓的直起身躯,回到了厅内。

    卫觊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碰到这种如同恶鬼一般的文约。

    这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阳谋,将选择摆在面前,计算的却是人心……

    卫觊明明知道这一,但是却想不到怎样才能跳出这一个圈套,因为这个阳谋针对的不是一个人,是一群人,是所有的卫氏之人……

    纵然自己看破了又能如何?

    卫氏不是卫觊一个人的,当然,卫觊可以有权调动卫氏的资源,但是并不能无限制无底线的不管不顾的调动使用,否则家族长老又岂是虚设无用的?

    平常之时,家族长老一般都不会吭声,但是想现在这样的时刻,卫觊都能想象得出来这些家伙们的嘴脸……

    太阳渐渐的西斜,大厅之内的光线逐渐的黯淡,卫觊一身的白衣似乎染上了一层的灰,看起来也不再光鲜亮丽。

    没有卫觊的吩咐,下人们也不敢轻易打搅,只见厅内的黑暗越来越浓厚,将卫觊吞没在其中,只是余下两枚眼珠,在黑暗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xxxxxxxxxxxxxx

    另外一个不大的房间之内,却是燃着十几根儿臂粗细的烛火,将整个房间照耀的如同白昼。

    “这……这……这成何体统!”一个白发老者颤颤巍巍的抖动着胡须,用满是老人斑的手掌啪啪的拍击着桌面,昏黄的眼珠子斜了卫觊叔父一眼,“贸然而举,不得靖功,累及全族,真乃……真乃……啊嗨!”浑然已经忘了之前在得知卫觊要发动之时自己的默许。

    另外一名老者则是捋着胡子,面无表情的道:“少郎君可有何言?”像这种事情竟然还需要我们来讲么,自觉一些,不是大家都有面子么?

    卫觊的叔父则是默默的摇了摇头。

    “如此,便静候家主决断吧!”旁边的一个老者顿了顿手中的鸠杖,下了结论。

    随后几个老者隐隐的交换了一些眼神之后,便各自起身告辞,散了。

    卫觊叔父叹息了一声,看向桌面上他自己凭借着记忆抄攥的两份文书,在烛火之下,文书上的文字好像是要跳将起来群魔乱舞一般……

    一份等于是要割让出卫氏全族一半左右的总财富;而另外一份,则是割让卫觊这一支的绝大多数财富……

    这真是针对人心的毒计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