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五七章 树大猢狲多
    **似乎很漫长,又似乎很短暂。 x更新最快

    大厅之内的黑暗慢慢的褪去,就像是一层层的黑纱不断的抽离,光线慢慢的透了进来,沉重如墨的夜晚终将过去,新的一天到来了。

    太阳在东方画出了一条略亮的线,虽然没有完全日出,但是四周的景色也慢慢变得开始清晰起来。

    在大厅之中的卫觊也慢慢在黑暗中显出了身影。

    **未眠,卫觊的眼中充满了血丝,浑身上下疲惫不堪,就连一身的白衣,也似乎是染上了层层的油污,再也没有半分的飘逸之感。

    一个贴身侍从啜啜糯糯在堂外垂手而立,看着卫觊,满面的担忧之色,欲言又止。

    卫觊闭上了双眼,顿时感觉眼皮之下干涩无比,就像是掺进去了十几颗大不一的风沙一样,不由得长长叹息了一声,道:“取……盈洗……之……具……来。”

    卫觊了话,才发现自己的喉咙也是干涸的要冒出火焰一样,便补充道:“再……取些……水来……”

    一整夜的枯坐,让卫觊全身的骨骼都几乎僵硬起来,等到了侍从将盈洗的面器具备齐的时候,竟无力举动,只得示意侍从代劳。

    卫氏,或者比较比较大一些的士族,讲究的是非常的多的,就单单洗脸这个事情,采用的金盆的精雕细琢,器具布匹的精心选择这些就不多了,单是一个洗脸用的水就必须采用的是冬日最洁净的雪,密封存于缸内,然后在需要用的时候,还要在加上春日的花瓣,才是给卫觊端来的作为净面之用。

    一名侍女跪于一侧,将金盆于头上,另一名侍女挽起袖子用葱葱柔荑取了细绢,浸了些水,拧干了方给卫觊轻轻细细的擦拭,从脸庞到脖颈……

    另外还有两三名侍女跪坐在卫觊两侧,一边按摩着卫觊有些僵硬的肩膀、腰身和腿脚,一边取了些蜜水,慢慢的度给卫觊喝……

    卫觊将头靠在一侧侍女的柔软之上,呼吸着萦绕在周边的盈盈幽香,温热的蜜水滋润着干涸的喉咙,这才觉得头脑当中突突跳动的大筋略略平复下来了一些,整个的情绪慢慢的平静下来。

    等到了卫觊叔父踏着清晨的阳光来的时候,卫觊至少在外表上看起来已经基本上平复了,恢复原先飘逸倜傥的模样。

    卫觊叔父也是偷偷的呼出一口气。卫觊一生下来就是尊**不断,而且本身也是极为聪慧,因此从到大都是一路顺风顺水,基本上没有遇到什么挫折,这一次做了一盘大局,却折翼在平阳城下,不亚于是一个沉重之极的打击。

    不过,若是卫觊能够从中获益,也不见得完全是一件坏事……

    卫觊缓缓的道:“……此计……献公返卫……端得毒计如斯,未曾想王邑竟然如此蛇蝎心肠……”

    卫觊叔父也是叹息一声,道:“少郎君,可有对策?”

    虽然卫觊叔父心中也是知道,这种情况下,要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简直就是不太可能,但是毕竟还是抱着一些的希望,前来商讨。

    献公,就是卫献公。

    当年卫献公出奔,返于卫。

    快到了卫国首都郊外的时候,卫献公准备奖赏身边的这些陪伴着他逃难的邑从,分封一些土地给这些人。

    但是柳庄曰:“如皆守社稷,则孰执羁而从?如皆从,则孰守社稷?君反其国而有私也,毋乃不可乎?”

    这就是被记载在历史上的春秋战国时期的典型两难选择题。

    跟随卫献公的人也好,留在卫国守卫国土的人也罢,都是尽自己的职责,而为国君赏罚应当分明,赏罚也应当让人心服口服。

    偏爱一些,而忽视另一些,偏爱少数,而忽视大多数,就自然会失去了公平,随之而来的就是另外一部分产生出来的怨气。

    水端不平,自然会出现矛盾,当这些矛盾发展到尖锐的程度时候,作为上层的人自然自己的地位便芨芨可危……

    作为卫觊当然是想自己这一边不要损失那么的大,而卫氏其他另外的人自然也是同样的想法,因此矛盾就天然的产生了。

    卫氏家族庞大,盘根错节,自然分支也是极多。

    而且这样条约要求,在卫氏其他旁支眼中最正确不过

    士族,没有了家族,还有一个屁士啊!

    族在士先,族重于士,保护家族的义务和责任是每一个其中的士子最重要的事务。

    既然这事情是卫觊这一支挑起来的,那么出了事情,自然卫觊这一支就需要出来抗大头啊!

    家主职位不是要来败坏家族基业的,而是要引导家族前进的方向的,若是每个人都可以毫无忌惮的随意败坏、损害家族利益,那么整个家族还怎么千秋万代的传承下去?

    所以当这两份条约拿出来的时候,绝大多数的卫氏家族里面的人员都觉得王邑和斐潜通情达理,做出的条约很是合适,虽然没有在明面上些什么,但是在心中基本上都已经替卫觊同意了……

    至于卫觊这一支……

    呵呵。

    是一房一支的利益大还是全族人员的利益大?当然如果卫觊这一支若是因为这此事垮塌下去了,吃不上饭的话,大家都还是可以理解并且会伸出温暖的援助之手的……

    毕竟怎样也是卫氏的一员嘛。

    卫觊叔父想着昨夜那些卫氏长老相互之间神情,以及隐隐了解到了一些的信息,坐在卫觊对面,一时之间竟无言。

    卫觊看着叔父的表情,也猜得出来外面的情形,咬了咬牙,低头不语。

    若不是这些老家伙扯手扯脚,自己又何必东调一只部队,西取一支力量?原本是想着携着外界的兵势,再来整合家族当中的势力,然后在反过来压制和统领外部的势力……

    现在这个局面,多半是这些家伙将责任又全部推回到了自己的头上?

    自己这一支的衰败,也并不会太过于影响到卫氏家族整体,并且当年在竞逐家主之位的时候落选的那些旁支,多半也在蠢蠢欲动了吧?

    现在倒是好了,正合这些人的意愿!

    卫觊抬起头来,盯着叔父,虽然没有话,但是像在目光当中交流着一些什么……

    卫觊叔父略略迟疑着,皱着眉头。

    关于卫觊的想法,他也略略猜到了些,但是这个事情毕竟较为失礼了些,总归是不太妥当。

    卫觊见状,咬着牙,正准备一些什么的时候,忽然从外面奔来了一个下人,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堂前,面露惊慌之色,道:“城内诸位长老……天方亮,皆已离城了……”

    卫觊闻言一呆,身形摇晃了两下,终于是软塌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