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五九章 降人的问题
    斐潜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了这个让人有些棘手的问题。 x更新最快

    虽然卫氏并不算是被正面打败的一只军队,但是多少也算是经过了一番斗争之后,投降的一个家族,当然,掩盖在投降这个行为之下,还有多种的因素,但是不得不,面前的这一名年轻人,确确实实给斐潜上了一道难题。

    这种题目,就是降人的问题。

    降人的使用是一个非常具备技术含量的工作。

    用得好,可以笼络人心,吸引更多的人才,可以表现出自己礼贤下士的态度,可以展现自己博大雅量的志向。

    降人,不会仅仅就卫氏一个,也不会仅仅就河东一处。

    怎么安排和使用降人,本身就是一个执政者必须精通的一件事情,也是在其中的一项重要品质。

    用得不好,甚至是因为这个降人导致一些后续的隐患,诈降计之类的,像是黄盖大叔带着红彤彤的屁股和火焰而来,就完全不好玩了。

    信?

    还是不信?

    斐潜一时间真的不怎么好决断。

    堂上立着的这一个年轻人,侃侃而谈,口才不错,相貌也是一表人才,很有些学士风范,而且从话语间也能知道在经学上面的造诣颇深,另外讲起卫氏这一次送来的物资,那些数字也都张嘴就,应该对于算术这方面也有些研究。

    只是此人姓卫,名留,字孟连。

    是河东卫氏的人,但是和卫觊没有什么直接的亲属血缘关系,只是另外的一个旁系的长老的子弟,这一次是作为河东卫氏的履行条约的人员,来到了斐潜的面前……

    如果排除姓氏的因素,卫留确实是算得上一个不错的人才。

    应该这么来,绝大对数的士族子弟,都或多或少的算人才,只不过才大才疏而已。因为知识现在基本上都是掌握在士族的手中,普通老百姓确实是没有什么机会能够接触到这些知识,更不用一些关于经书、算术上面的东西了。

    卫留也透露出一些愿意在斐潜之下效命的意思,同时这样的意思多少也有一作为河东卫氏排除了卫觊之外的其他卫氏人员的修好之意。

    有才子送上门来,是纳还是不纳?

    斐潜听着卫留的话语,然后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道:“卫伯觎之事,不知孟连如何看法?”

    卫留停顿了那么一个瞬间,旋即道:“卫少郎君与家父同辈,故子不言父过矣,请恕留不得彰。”

    哦?

    斐潜心中呵呵一笑,这话的还是挺有水准的,既表达出了意思,又什么都没……

    斐潜又问道:“既如此,此番卫氏之物,应做如何?”

    斐潜的意思有好多,不仅仅是表示卫氏这一次送来的物品。

    物,也指万物,也可以引申指具体的物品,还特指自己以外的人、事、物,多指众人。也就是,斐潜的问的不仅仅是具体的东西,而且还问卫氏的人。

    甚至包括卫留。

    斐潜也想根据卫留的答案,来决定到底做什么选择。

    卫留沉吟半响,缓缓的道:“藉用白茅,可用其重。”

    白茅,是一种柔软洁白,较贵重的草,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常常用白茅包裹上供给周王朝的礼物,以示敬重。

    藉则是席子,也可以作为铺垫的意思。

    用其重则是孔子的话,也是对于“藉用白茅”这个卦象的一个解释。

    卫留这句话,即表示了敬重,也做出了解释,甚至隐隐的还有一些的提醒和反击,真是恰到好处的用词。

    斐潜现在是一方郡守,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是一地诸侯,现在卫氏给斐潜送来东西,也如同当初诸侯给王室上供一样,表示恭敬,免除王室对于诸侯的怒火,正如卫氏用这些东西来让斐潜免除怒火相同。

    当然,不用白茅也是可以的,孔子也有对这句话解释为何用白茅包裹呢?之时因为需要谨慎的对待,有了铺垫,东西就不容易损坏,有了间隔和过渡,贵重的物品和物品之间就不会因为相互摩擦而导致都损坏了……

    那么作为“藉”的重要性是不是出来了?

    然后那么作为卫氏和斐潜的中间人,卫留自己的价值是不是也比较重要了?

    还有隐隐的一,整个的“藉用白茅”是易经的撰下兑上之卦,而这个挂的卦象之意,又刚好可以对的上现在的局面……

    斐潜不由得头称赞:“孟连之意,吾亦知之。孟连才思敏锐,腹藏经论,今日得见,相见恨晚,不知可欲屈就,任上郡计曹从事一职?”

    计曹,不大不,正好最近要展开屯田,贾衢一个人确实忙的够呛。

    嗯,贾衢现在已经提升到了户曹的职位,正式接管了斐潜名下所有百姓的统计和编撰工作,先不管卫留的真心有多少,至少现阶段,能够起上一定的作用。

    卫留倒也没有迟疑,便对着斐潜参拜叩首,算是正式进入了斐潜官员的行列……

    斐潜看着卫留退下的身影,心中略略有些感悟。

    卫留……

    对于这个名字,斐潜真的没有什么印象,明至少不是在三国里面非常的有名望的一个人,在联系上方才他自己所的身份,还有透露出来的辈份,明其只是目前卫氏旁支的一个子弟,那么也就等于是意味着其在家族当中的地位并不是非常的高,差不多应该和斐潜当初在雒阳的地位差不多。

    因此也就意味着,卫氏家族也就是派遣这个人进行试探一下而已,并不是代表着对于自己多么的看重。

    当然这样做也是为了展现和解的善意……

    王邑的分崩之计确实挺黑的,也挺绝的,一刀捅在卫氏的痛处。

    另外,据王邑透露,今年他准备扶持卫氏的其中一个分支争夺家主的位置……

    这也是斐潜考虑将卫留留下的一个因素,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毕竟现在自己才刚刚开始铺开地盘,多少也要表现的胸怀广阔一些,多少有海纳百川的气概,否则将来有人相互传言一下,岂不是会绝了不少的念头?

    因此,就算是千金马骨的事情,也是需要做一下的。

    当然,安全性多多少少还是要隐约的防一防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