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六五章 一块肉骨头
    雒阳城内,宫殿

    董卓和李儒一前一后,缓缓的在宫殿甬道之间走着。 x更新最快

    因为皇帝已经被送到了东都长安,所以原雒阳之内的许多宦官、护卫和女官,都一并迁走了,基本上就没有剩下什么人,现在的整个皇宫,显得空空旷旷的。

    在宣德殿前,矗立着一匹铜马,马高三尺四寸,围四尺五寸,体态饱满,姿势雄壮,前蹄微微提起,似乎随时要奔腾而去一般。

    董卓站在铜马之前,默然良久,才用手摸了摸马首,轻轻拍了两下,道:“文优,某曾欲为一伏波,此生便足矣,未曾想……呵呵……”

    李儒在一旁拱手道:“夫行天莫如龙,行地莫如马。马者,甲兵之本,国之大用。安宁则以别尊卑之序,有变则以济远近之难。昔有麒骥,一日千里,伯乐见之,昭然不惑。周文王渭水识得姜太公,秦穆公五革换得百里奚,明公虽有伏波之志,未见光武之人,可之奈何。”

    这匹铜马,是伏波将军敬献给光武帝,是马援于在交趾得少数民族铜鼓,然后化铜而铸的,矗立在此,已经有了一百五十余年的时间了。

    因为马援擅长于相马,所以也在这一只铜马身上融会了当时的几大相马家族的经验,包括仪氏的辩鞘法、中帛氏口齿法、谢氏唇髻法、丁氏身中法等等,因此光武也就将这一只铜马作为选取名马的标准,另外光武特意将此铜马立于此地,也多少有一些伯乐和千里马的含义在内。

    董卓听了李儒的讲话,默默头,将袖子一甩,手负于背后,往前走去。

    过了明光殿,便是嘉德殿。

    嘉德殿的殿前有嘉德门,又称九龙门,因为这里曾经是周朝的时候九龙殿的旧址,当然,九龙殿到了汉时早已毁坏,只有九龙门尚且残存,因此光武当时就在九龙门的基础之上,修建了嘉德殿,九龙们这时就是嘉德殿的正门。

    董卓仰头看着嘉德殿门口的牌匾,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站在董卓身后的李儒,却宛如方才董卓对待伏波铜马的情感一样,对于嘉德殿有别样的一种情绪在内。

    嘉德殿,此殿原先最初是用来制订汉礼的殿堂。

    汉礼,其实也就是礼仪。当时作为当时法家传人的曹褒论曰:“汉初,朝制无文。叔孙通颇采《礼经》,参酌秦法,虽适物观时,有救崩弊,先王之宏典,盖多阀矣。”

    章和元年,章帝在嘉德殿召见曹褒,责令他到南宫东观把西汉叔孙通的《汉仪》十二篇,认真修改,制定出新的汉礼规范,并准备将其付诸实施。

    曹褒查旧典、阅《五经》谶文,制订出各等级的冠礼、婚礼、凶丧礼等制度一百五十篇,呕心沥血,最终在同年十月之时将修订号的《汉礼》奏上。

    但是很不幸的是,章帝死,和帝继位,当时的和帝为了和窦太后,窦大将军等窦氏一族争夺皇权,必须要笼络更多的人,因此有了一些争议的《汉礼》,就这样不了了之,束之高阁了。

    九龙门有三个铜柱,每柱有三龙缠绕,古朴大气。李儒望着嘉德殿门前的九龙门,看着在铜柱之上的缠绕的龙纹,心中感概万千,若是当年章帝能够多活些时日,或许后来也不至于……

    董卓忽然哈哈仰天大笑起来,笑得满腮的胡须都在乱颤:“嘉德!嘉德!名虽嘉德,焉有其德?!牝鸡司晨,助纣为虐,卖官鬻爵,祸国殃民,先有灵帝殡于此,后有孝仁薨于此,竟连遂高亦丧于此……哈哈哈哈……真乃嘉德无德,宫殿亦成杀场!”

    董卓双手曲张,手臂之上青筋毕露,仰天狂吼道:“此等藏污纳垢之地,留之何用?!此间残害忠良之所,焉能存之?!太祖若在,太祖亦怒!光武若在,光武亦悲!如今满朝苟且之辈,鸡鸣狗盗,酒囊饭袋,各逞私心,碌碌无为,天下狼烟,汉……汉……”

    忽然之间,董卓的嗓子就像是被什么噎住了一样,艰难的道:“……汉……汉失其鹿矣……失矣……”

    董卓垂下了手,也低下了头,眼角渗出了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流到了胡须里,然后就消失不见,只有那一道泪痕,证明曾经有这样的一滴泪来过。

    李儒看着,眼中忽然闪过一道精光,若有所思。

    “文优……”

    “臣在。”

    董卓最后环视了一下,缓缓的道:“……焚了吧。”

    “……遵命。”

    现在位于洛阳之南的孙坚,现在带着长沙兵和豫州之兵,已临近了广城泽,董卓临时调派了胡轸和吕布,已经带着兵马前去拦截。

    虽然董卓也认可孙坚的武勇,但是并不意味着就可以将这个雒阳城完整的献到孙坚其手中,作为在经历了塞外长期战争的董卓,坚壁清野这种方法,也是用的自然无比。

    迁都,便迟早要离开这里……

    要离开这里,难道还会留下一个完整的雒阳城?

    现在四处用兵,河内、弘农、酸枣、梁东,处处都需要兵士,董卓现在基本上手头的兵力全部都放出去了,竟然连攻伐孙坚的部队都是雒阳北军、并州军和西凉军三种混合起来的部队了,可想而知当下的兵力穷迫的程度。

    所以撤离已经是刻不容缓的事情。

    董卓来这里,只是为了告别自己的过去,或许也是为了斩断最后的一梦想……、

    或许也是为了断绝最后的一丝忠诚……

    李儒袖着手,跟在董卓身后,忽然道:“明公,吾欲借一物,可使山东诸子反目成仇……不知允否?”

    “何物?”

    “传国玉玺。”

    董卓“呼”的一下转了过来,血红色的眼珠子直定定的盯着李儒。

    李儒不紧不慢的道:“山东均为乌合,貌合神离,各怀私心,若得此物,定乱无疑,届时尔等必然相互攻伐,联盟之势立化为虚无。”

    其实对于李儒来,这个传国玉玺,并不是搅乱山东士族的不可或缺的条件,就算是没有,等这些山东联军来到雒阳之后,无粮也自然必散。

    传国玉玺,在李儒眼中,只不过是一个比较大一些的肉骨头而已……

    (ps:本书首发,欢迎大家围观哦,参与讨论,当然如果有想龙套角色的也可以在书评区龙套专用楼内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