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六九章 声西击东
    胡轸决定连夜进军,他必须亲眼去确认一下孙坚到底在还是不在阳人,这是至关重要的一件事情,也关系到下一步战略走向。 x更新最快

    如果孙坚绕过少室山走阳城路线,那么胡轸至少可以提前做一些准备,否则真要是中了孙坚的声东击西之计,先行攻打了雒阳,他胡轸将有何面目再见相国?

    但是胡轸的要求遭到了吕布的反对。

    黑夜行军,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走的,而且就算是强行要走,困难度也是相当的大。人还好,实在不行便取绳索牵引而行,而马匹呢?

    所以当吕布并不是不尊军令,而是马匹在夜中极易受到惊吓,稍有不慎便是大乱,怎能连夜赶路,不如等待天明再走。

    胡轸默然。

    马匹虽然没有像人一样会得雀盲症,但是对于马匹来,因为是食草的“被捕食者”,所以马匹是有将近360度的视觉角度,但是在脸颊两侧的眼睛分布,也导致了马匹在额头正中只有不到30度是视觉的重叠范围,并且马是天生的近视眼……

    况且马匹在大自然千万年的优胜劣汰的形成过程当中,眼睛对于静态物品的感知远远的低于动态的物体,因此就算是一只根本无害的兔子,突然窜到马群下面的时候,因为马看不清楚,所以也经常会引起群体性的恐慌。

    因此多种原因之下,马匹比人更不适合在夜间行进,如果没有主人的安抚和控制,马匹就像是一群五六岁却又力大无比的孩,发起疯来,真的是不好控制。

    但是胡轸又不能没有骑兵的掩护,光步卒进军的话,要是刚好在天明时遇上了骑兵……

    因此胡轸思索再三之后,还是摇了头,斩钉截铁的道:“大军并进,焉有擅分之理!吾意已决,吕骑督休得多言!”

    吕布却一拱手,道:“督护所令,布自然遵命!深夜行进,马匹难免惊扰,虽有儿郎竭力安抚,然牲畜毕竟不通人语,奈何军法森严,乱军者斩!因此还请督护手令一封,勿以此治儿郎之罪。”

    是你胡轸要晚上行军的,结果他娘的又因为马匹受惊骚乱的罪名来斩杀我的人头,那么还不如现在直接摆在台面上讲清楚!

    大帐之内,骤然静谧下来,只听见火把轻轻的噼啪燃烧的声音。胡轸瞪着吕布,吕布也瞪着胡轸,两个人的目光当中似乎都隐隐的有火光迸现。

    两个人大眼瞪眼了一会儿,见吕布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胡轸最终也只能了头,道:“可!今夜之内,不治汝乱军之罪!”当即手书一封,给了吕布。

    吕布领了文书之后便退出了帐外,和自己的部将们交换了一下莫名的眼神……

    xxxxxxxxxxxxx

    阳人城下,当紧赶慢赶而来的胡轸整个人都呆滞了。

    城头之上,已经是火把重重,兵甲矗立,城头一杆大旗上书一个“孙”字……

    阳人城头之上已经有兵士发现了城下的异状,眼看着越来越多的兵卒开始走上了城头,人声渐盛。

    这叫没有人?

    这叫没有兵甲?

    胡轸大怒之下,当即传唤来了当时作为斥候上报的那个兵士,却没有想到那个兵士直接跪倒在地上磕了一个头,道:“人前来之时确实无人,至于当下……使大军徒劳,人便以死谢罪!”

    言毕,还没等胡轸反应过来,这个斥候已经用藏在怀中的刀抹了脖子……

    死了。

    把胡轸的千言万语,任何借口都直接给憋了回去。

    斥候是有责任,没错。

    然后斥候用自己的生命承认了错误,自然也就洗刷了罪责……

    谁还能把一个死人拖出来再杀一次?

    没有任何的意义。

    可是对于胡轸来,斥候的一死,尤其是自杀而死,就立刻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他!难道听信斥候的一面之词,连夜驱兵奔袭的主帅没有责任?

    虽然是在下半夜,寒意料峭,但是骤然之下,胡轸就觉得自己一头是汗!

    怎么办?

    胡轸只觉得这一辈子,似乎都没有这么难堪和难以决断过。

    掩兵攻城?

    一无器械,二无气力……

    人困马乏,兵卒**,在这种情况下去攻城?

    胡轸长长叹息一声,整个的身形都有些佝偻了起来,下令道:“退十里下寨……”

    是下寨,但是已经劳累了一整天的兵卒哪有什么气力再整一个完完整整的营墙,个个都是困顿无比,加上原先在阳人城内休息希望成为了泡影,而且还要担心明日自己在攻城战当中还会不会有命在……

    人人都没有多少的心思,稍微布置了一下之后,便连帐篷都懒得搭,各自找了个避风的角落,蜷缩在地,和衣而卧。

    xxxxxxxxxxxxxx

    如果胡轸遇到的是一些比较谨慎的对手,这退而下寨估计虽然狼狈,但是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可惜,这次的对手是孙坚。

    孙坚的胆子,比一般的人要大的许多。

    孙坚十七岁那年,随其父一起乘船去钱塘,途中碰上盗贼胡玉等人抢掠,在岸上分赃。当时所有的行人,见此情此景,都吓得止步不前。

    孙坚却不顾父亲的劝阻,一个人提刀,大步奔向岸边,故意让那些盗贼发现,一面走,一面还大声的呼喝,用手向东向西指挥着,好像正分派部署人众对海盗进行包抄围捕似的。

    海盗们远远望见这情形,错认为官兵来缉捕他们,惊慌失措,于是便四散奔逃。

    孙坚却并没有止步,而是追赶上了逃得最慢的盗贼,一刀将其砍杀了,吓得其余的盗贼越发的以为是官兵来了,个个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逃了个干净……

    现在的阳人,再过上一两个时辰,天色就会亮了,若是一般的将领还会考虑一下是不是诱敌之计啊,顾及一下是不是有什么其他陷阱啊,然后等到天明的时候派一些人去侦察一下再作决定……

    然而孙坚却直觉可以打!

    那就打!

    因此,现在身于阳人城墙之上的孙坚,仅仅是稍微思索了片刻,就立刻下令纠集队伍,整合军队,准备出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