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七零章 声南击北
    孙坚不傻,纵然是领军出击,也留了一手,仅仅是带了黄盖随行。 x更新最快

    程普年龄最大,人也稳重,所以留在阳人城中统领其他兵士;而韩当因为善骑,所以带着仅有的八百骑兵待命,作为机动,根据情况再来决定是否加入战斗。

    孙坚偷开了城门之后,便带着口衔木片的一干众步卒慢慢的率先摸了出来,而韩当则是带着骑兵在城中等候待命……

    xxxxxxxxxxxxx

    人都是怕死的,因为死亡是最大的未知,所以死亡也就是最大的恐惧。

    不是当兵了,上了战场,就不会怕死,而是在训练之下,在军规军法之下,兵士们学会了用机械的动作,各项配合让处于队列当中的自己暂时忘却掉死亡的恐惧,直至滚烫的血液喷溅出来……

    不管是属于自己还是属于敌人的。

    在此之后,恐惧便再也没有任何作用了。不是不再有害怕这种情绪,而是在这个瞬间之后,所有人知道,想要活下去,便只有砍倒对面的敌人,仅此一途。

    而害怕,懦弱,只会让自己死得更快……

    但是在退下来之后,当肾上腺素褪去,当夜深人静之时,恐惧就像是黑夜里潜藏的那些毒虫,细细索索的就从内心当中那些破裂的缝隙里面爬了出来,开始一的开始蚕食起了人心。

    在胡轸临时搭建的营寨当中,许多兵卒已经开始熟睡,但是也有一些人的睡眠并不是那么的深沉,换句话,这些人多少都有一些战争的心理伤痕。

    所以这些人的睡眠质量并不好,磨牙的,梦话的,翻身翻个不停的……

    魏续静悄悄的掀开了帐篷,缓缓的走到了吕布面前,了头,却没有什么话。

    吕布也了头,也是没有话,只是示意魏续自己找个位置休息。

    宋宪和魏续对了一眼,也会意的了头,然后合上眼皮,似乎是睡着了,但是手中却紧了紧一旁的战刀。

    已经临近凌晨了,正是人最困顿的一段时间,大营四周开始弥漫起了春天的雾水,湿漉漉的粘在皮肤上难受。

    大营当中的火把渐渐的燃烧殆尽,在雾水的浸湿之下慢慢的熄灭了,升腾起一缕的青烟……

    忽然之间,一声惨叫在营地当中炸响:“城中贼子出来了!”

    这个声音之大,在原本静谧的夜色当中就像是一声雷鸣,顿时震的整个大营像是被掀开了盖子的蜂巢,乌泱一下,就沸腾起来了……

    被惊醒的兵士根本不清楚情况,闷头乱撞。

    “城中贼子出来了!”

    不知道营地当中哪里传来了第二声的狂吼之声……

    这下子更多的兵士听清楚了内容,下意识的开始重复和喊叫起来,这下子整个大营的次序一下子就乱了……

    人,开始了乱跑乱叫……

    马,惊吓得嘶鸣乱窜……

    兵,不知道归谁何处……

    将,自己也惊魂无措……

    原本胡轸整个大营的人都异常的疲惫,又没有能够有气力和时间整理秀备好完善的营地,因此其实许多西凉的老兵油子们虽然没有什么,但是对于营寨的防御能力是怎么样子,这些人心里是有数的。

    因此,骤然炸营之后,许多西凉老卒都开始下意识的往后退缩,因为虽然没有什么号令,但是这些兵卒知道,现在这种营寨是十分容易被攻陷的,只有往后面一些才能有更多的机会整合,又或是存活下来。

    但是这些人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这种下意识的行动,在其他的兵卒眼中意味着什么……

    于是更多的兵士开始奔跑起来了,也不顾穿衣甲,也不管拿武器,就只懂得跟着前面的兵士往后营奔跑……

    人还好控制,战马受惊了更是乱窜,加重了混乱的程度。

    等胡轸穿戴好了衣甲冲出大帐的时候,除了手边的几个亲卫还算是略冷静一些,其他的兵卒就像是无头苍蝇一般乱窜乱喊,声音一片嘈杂,将胡轸这几个人的声音全部都掩盖了下去……

    而此时的孙坚,却愕然的看了着突然就炸了的营地,转过头和黄盖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有些发呆……

    这边还离着至少还有一里地呢!

    自己还一都没有动手呢!

    孙坚侧耳倾听了片刻,反应过来了,大笑一声,扬臂高声喝道:“此乃天助吾等,正可趁乱取之!杀敌正当其时!”

    顿时间孙坚兵卒一齐将口衔吐到了一边,擎出刀枪,发了一声喊,便往胡轸营地涌去!

    对于孙坚等人来,眼前就是一场毫无悬念的胜利,就像从树上摘下成熟的果实一般的轻松自然……

    而对于胡轸来,简直就一场噩梦,还是那种一个接着一个的连环噩梦。

    胡轸这里才刚刚收拢了一些人,就接到了叶雄的报告,孙坚带着兵卒来袭,即将攻破营墙了!

    就像是一个霹雳一般,顿时将胡轸雷得外焦里嫩。

    “督护!速带兵后撤吧!某来断后!“叶雄挺胸而出,他知道,在这种时刻如果人人都想逃跑,最大的可能却是到最后谁都跑不掉!

    胡轸略迟疑了一瞬,然后就道:“如此便拜托叶步督,吾先后撤整备兵马,随后便来支援!”

    叶雄一拱手,往后退了一步,拔出了战刀,高声喊道:“西凉老卒,随我来!”便带着一些兵卒往前营而去。

    胡轸痛苦的看着叶雄的身影,知道这一去风险极高,叶雄也未必能够安全脱身,但是自己眼下也只有尽力收拢兵卒,才有最后的一丝希望!

    “杀”孙坚推开在他面前的一个兵卒,怒吼着,顺手就是一刀斜劈,砍开了一只长矛,然后手腕一转,战刀顺着长矛而下,一刀就削断了对面长矛手的手指,然后趁着长矛手惨嚎的瞬间,割开了他的喉咙……

    左右两边忽然有另外的长矛刺了过来,企图在孙坚没有收刀的破绽之下刺死他,但是孙坚身边的亲卫用圆盾磕开了长矛,而且还顺手砍翻了那两名被进身了的长矛兵。

    叶雄赶到的时候,场面已经即将控制不住了,立时也根本来不及调配和指挥什么兵力了,只能是凭着本能往孙坚处杀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