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七一章 退却
    “杀!”

    “杀!”

    喊着同样的语言的人拼杀在了一起,双方也就是仅仅衣饰上略有不同,其他的,都一样。

    一样的黄皮肤,一样的黑眼睛,一样的红色鲜血,一样都有妻儿老小,一样都是素昧平生从未见过,一样都会笑,都会痛,都会哭……

    但是在这一刻,却如同生死仇敌一般,就只想着将手中的长矛,捅到对方的身体里;将手中的战刀,砍下对方的手脚头颅。

    在这一刻,人性已经缩成了微不起眼的一颗尘埃,而兽血则是奔涌澎湃的在身躯里面横冲直撞……

    “杀了他!”

    叶雄奋力的将挡在面前的盾牌一脚踹开,然后一刀将露出了破绽的孙坚亲卫砍倒在地,但是自己却没能防备住从两侧袭来的战刀,身躯顿时上绽放出两朵绚丽的血花。

    没有办法,孙坚的亲卫和兵士拱卫在周围,叶雄想要攻却攻不进去,而自己带过来的兵士却像是夏日山头上残留的余雪一般,在迅速的消融。

    钻心的痛楚瞬间袭击了叶雄全身,他大声吼叫着,将一柄刺来的长矛夹在了腋下,然后奋力的一扭,让持矛的兵卒和边上的兵士摔成一堆,然后挥舞着战刀,左砍右劈,连杀两人,但是自己的手臂也被另外的兵士所砍中,紧接着,另外三柄的长矛刺了过来,叶雄避无可避,顿时被长矛洞穿了身躯。

    叶雄“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的血沫,忽然伸手将面前洞穿他身躯的一名长矛兵抓到了面前。

    长矛从他的身躯里透过,那个刚刚因为杀了敌将而欣喜若狂的小兵却在这一刻吓得尿都快崩了出来,他的手臂被叶雄紧紧的抓住,想要挣脱却发现自己就像是被铁钳捏住了一般,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那把战刀高高的扬起,不由得眼睛一闭,高声惨叫起来……

    “刷”的一声,人头高高的飞起,在空中旋转,然后“扑通”一声落在了地上,略微弹跳了两下,便溜溜的转了半个圈,缓缓的停了下来。

    孙坚稍微在经过叶雄身躯的时候,稍微停留了半刻,微微侧了一下头,就像是对其的武勇表示了一下敬意,随后便继续往前而去。

    长矛手还在闭着眼惨叫,却被人在后脑勺上拍了一掌,“没死呢!鬼叫个屁啊!”

    长矛手睁眼一看,叶雄无头的身躯被几根长矛支撑着,斜斜的并未倒下,而孙坚却已经带着亲卫就像收割庄稼一般,一路砍杀过去……

    ×××××××××××××

    在后面尽力收拢着部队的胡轸忽然脸颊一跳,看着大营之内乱糟糟的火影,忽然感觉内心当中就像是被谁捏了一下,冷汗淋漓。

    不是胡轸和叶雄有什么心灵感应,而是大营之内的喊杀声忽然之间掉下了一个级别,这对于久经沙场的胡轸来说,就是一个明显的信号。

    叶雄向来就是他手下的部将,也是他的都尉,从西凉开始就在一起,并肩战斗于沙场之上,却在今日……

    胡轸忽然暴怒起来,大声的喝问着吕布到哪里去了,他愤怒的挥舞着双手,喷吐着唾沫,就像是要将这一切都发泄出来。

    忽然阵阵的马蹄声音从胡轸的后方传来,几只火把在飘在空中,吓的胡轸身旁的兵士一阵慌乱……

    待定睛下来细看的时候,众人才发现火把是被几个骑兵擒在手中而已,并非是什么妖魔鬼怪。

    骑兵分出了一条道,吕布等人缓缓的策马从中而出。

    吕布在赤兔马背上扬了扬下巴,说道:“见过胡督护。”语调虽然平稳,但是蕴含在其中的讥讽的语气却怎样也掩饰不住。

    胡轸咬着牙说道:“吕骑督!方才汝位于何处?!”

    吕布轻轻一笑,说道:“某自然是在收拢乱群之马。怎么,胡督护,有何见教?”吕布话语当中的轻蔑之意,简直就是毫不掩饰。

    胡轸当然也听的出来,怒火几乎就要将他自己的血液全部燃烧起来一般:“吕奉先!吾命汝立刻进兵,夺回营地!”

    吕布闻言一愣,然后“哈哈”仰头大笑,半响之后才冷下了脸庞,说道:“胡督护,汝可曾想清楚了!”

    冷森森的语气终于让胡轸一个激灵,从愤怒难以自制的状态下恢复了少许。

    眼下,胡轸自己收拢的兵士也就是一千出头一些,还有近两千兵卒要么就是已经死在了营地上,要么就是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而相比较胡轸而言,吕布这边的骑兵还算是齐整……

    若是按照当下最正确的方法,应该是在列阵以待,而不是让骑兵冲进到已经是一片混乱的营地当中去,因为那样做等于就是让骑兵去送死,基本上来说,是毫无意义的举动。

    若是敌方的大营,至少还有搅乱对方部署的作用,而面前的是自己这一方的营地,又是已经败乱不成样子了,将骑兵投入其中,只会限制住骑兵的速度,丧失掉骑兵最大的优势,对于改变现在的局面而言,真的是事倍功半。

    若是更加激进一些,则可以派遣骑兵从大营两侧去抄孙坚的后路,然后胡轸正面顶住。当然这样的战略,是建立在阳人不会给孙坚派遣后续援军的基础之上才有希望成功的……

    因此,在当下这个局面,选择真的不是很多。

    吕布看着胡轸,冷冷的说道:“于广成之时,不听某良言相劝,贪功冒进,至此大败,然不思悔改,仍欲孤行!胡督护,某到要看看汝到了相国面前,要如何解释!”

    胡轸怒目而视,将牙咬得咯嘣嘣乱响,但是看到了吕布的兵马,最后还是强行忍下心头的恶气,感觉就像是活生生将一块都是棱角石头吞到了胸腹之中,割裂得从喉头到胸腔一阵血腥味……

    天色渐渐明亮起来,孙坚在击破营地,焚烧了辎重之后,也聪明的没有贪功,在韩当的掩护之下,退回了阳人。

    大营被破粮草被烧的胡轸,最终也只能是含恨领军撤退,只留下叶雄的人头被孤零零悬挂在阳人的城墙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