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七六章 建学
    平阳城位于黄土高原的褶皱边缘处,往西不远处便是层层叠叠的山峦谷地起起伏伏,宛如一张黄纸被狠狠的**了一番之后又重新摊铺开,虽然还算是一张纸,但是在其上的那些折痕却再也消失不去了。 x更新最快

    就像是人的思想,原先就是一张平滑的纸,然后随着人生的拓展,一言一行,就像是在纸张上留下了印记,待到老了回头一看,其实自己的人生路似乎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是被自己的性格画好了……

    一个平素胆怕事的人,会有胆量去参与那些要压上全副家身的事情么?

    不会的,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人都会过一个比较平静安稳的日子,只是在夜里梦回的时候,似乎想起了当初有一个姓马的找过自己投资。

    一个习惯贪便宜的人,会有机会将自己的生意越做越大扩展家族么?

    不会的,因为这些人大多只盯着眼前,看到有便宜了便要占的干净,然而越是大生意越看人品,就算是退一步来,过着平常日子的,也没有人会喜欢和一个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人交往。

    斐潜特意选择贾衢来做这个事情也就是因为如此。

    贾衢年少,受到各种方面影响比较的,成长空间和方向都还是可以雕塑和修正的,若是找一个年长的学者,执拗起来的时候,到底谁听谁的?

    而且还有一个隐藏的好处。

    蔡邕挂名,等于是名誉校长,然后斐潜肯定是要在这个学门里面挂职的,否则就是给他人做嫁衣了,因此若是让其他的人来负责此事,比如像卫氏或是其他的什么人,那么难免就会有一些在内掺沙子的动作,带一些家族里面的人员来,这肯定是难免的……

    而对于贾衢来,就没有这个问题了,因为贾衢家族丁零。

    斐潜默默的骑在马背之上,看了一眼贾衢,有时候觉得自己跟后世比较起来,真的是差了太多了……

    在后世自己只是一个公司职员,看得顺眼的人就多几句,看不顺眼的就少聊几分,上班八时,下班拍屁股就走,虽然钱不多,但是胜在轻松自在。

    如今,却是似乎时时刻刻都在盘算些什么……

    唉!

    斐潜在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山路漫漫,黄尘蒙蒙,一路马蹄踢踢踏踏,转过山脚之后忽然眼前一亮,一大片的粉红娇艳映入眼帘。

    贾衢用手一指,向斐潜道:“主公,便是此地了!”

    斐潜抬头一看,心境也为之一松,未曾想到竟在就在山里有如此的美景!

    不知何时,不知何始,这一片山地竟然是长了满山漫野的桃树。

    时当三月,桃花纷纷绽放,浅红粉红嫩红漫红,映得天地之间仿佛就只剩下了这些娇艳的颜色,又宛如千百名豆蔻少女精灵一般的在枝头嬉闹浅笑,那朵朵绽放花朵,就像是少女腮边的羞意。

    一阵山岚袭来,将阵阵郁郁芬芳迎面送至,就像是**的柔荑,温温柔柔细细润润的从头一直抚慰到脚,身上千万个毛孔在这个瞬间仿佛都在舒畅着,**着,欢歌着,骤然间就像是可以将凡间的一切俗事全数抛开一般。

    “好地方!”斐潜不由得大声称赞道。

    因为山上有桃树,自然会有野桃结果,所以也就有一些走兽和人前来取食,也就将山上踩出一条的山路,盘旋而上。

    斐潜和贾衢以及一帮护卫沿着山路登上山,居然发现在靠近山处的一片石坪之上竟然残留有一个道观的遗迹,只不过也是残破不堪,门倒梁歪了……

    道观原先的围墙已经坍塌不成型了,道观前院的地上也是长了一人多高的野草,也进不得人去,斐潜在外面看了看道观残破的正殿,也没有看到有什么牌匾之类的,也就无法得知这个道观原来的名号。

    汉初,多喜黄老之术。上有好,自然下面的人也跟着走,所以天下道观也建得多了。后来因为从汉武帝开始转向了儒家,也因为战乱,修道的人自然也就慢慢的减少了,没有了官家大族的支持,像这样开设在深山之中的道观,也就如同失去了提供养分的血管一般,最后自然是枯萎衰败了……

    在残破的道观之后,隐隐有可以见到一条溪流下,汩汩有声,想必是在山头之上有山泉涌出,蜿蜒至此。

    或许对于一个道观来,没有香火,离城池又远,确实不是一个比较好的场所,但是对于斐潜现在来,却是再好不过了。毕竟要开设的是学门,所谓欲求学,必需先静心,而此地距离平阳城不远不近,距离适中,又有这么一片天然景色,简直就宛如天赐之地一般,正好作为一个极佳的学门场所。

    “梁道,或许数十年后,此地也将成为一个胜景,”斐潜呵呵笑着,连日积攒下来的疲倦也似乎是一扫而空,“……若是在山下做一个门牌,就称之为衢门如何?”

    贾衢惊讶的长大了嘴,呆了半响之后方连连摆手道:“在下微末之人,安能据此名耶?万万使不得也!”

    其实实在的,贾衢嘴上这么,心里却何尝是不想将自己的名号留下,纵然是只有一个名字,但是对于他来就已经是无上的荣耀了,要知道这或许将来有无数的学子通过这里,走向山上,都会在这个门牌之下,仰望着……

    但是自己确实是名望不显,虽然**极大,但是贾衢还是强制忍住了,向斐潜拒绝。

    “衢,四通八达也,正所谓求学之道,用衢门之意,正当时也。”斐潜笑了笑道,“况梁道修得此地,焉有不留名之理?子路受牛,观化远之。”

    子路受牛的事情,基本上每一个有读过论语的人都是知道,所以贾衢沉默了一会儿,也就不再继续推辞,而是改口道:“衢自当尽心尽力,以全此功。”

    斐潜笑着头,继续兴致勃勃的四下看着。

    贾衢站在后面,看了一眼斐潜,目光闪动,有了此名,自己幸苦也算值得,而且从一个方面来,若是自己在这方面做得好了,名垂青史也是有望,然而斐潜就简单为了一个贾衢的“衢”字么?书中有言:“行衢道者不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