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七八章 云游
    悠悠北山,瓣瓣桃花,潺潺溪水,润润山岚。 x更新最快

    正在斐潜和贾衢各有感怀的时候,忽然山下的卫士来报,是抓到了两名道士,声称是均是“正一道士”,云游至此……

    正一道士?

    斐潜和贾衢对望了一眼,既然是云游的道士,那么为何会明明见到此山已经有了兵卒,仍然上前?

    要知道,道教的外衣也不是什么免死金券,捅上一刀也是照样会死人的。

    而且现在,自从是汉武帝兴儒家之后,道家也就慢慢的衰败了,并没有什么体别的优势在内……

    话回来,之所以道家最后被儒家干趴下了,并不是道家的道义有多么差,而是一开始就注定了,道家讲究的是一个清静无为,倡导的是无为而治,这在先秦法家严酷的政法之后,是的确有一定的发展空间,毕竟也是当时整个社会的人心所向,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汉朝在度过了那一段萧条期之后,必然就产生了一些人力和物力上面的增量,此时再强调无为,就难免理想化了……

    斐潜和贾衢回身往下走,到了山腰那一片残垣断壁的道观之处,便见到了两个自称是“正一传人”的道家弟子,在身周虎视眈眈的亲卫审视之下,倒也不见有什么慌乱……

    一人高,且瘦,年岁看起来较为老些,大约应有四五十开外的模样,已经显得有些花白的胡须,头道冠,倒也有几分仙人模样;另外一个矮些,大概只有一米六左右,但是并不胖,蓄有短须,年龄看起来似乎一;都是身穿玄色布制作的长袍,山风一吹,似乎也有几分飘然之意。

    “见过二位真人,不知从何而来,欲往何处?”斐潜看了看,拱手道,心中忽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若是这两个人突然来一句从东土大唐而来欲往西天而去,自己是不是应该立刻叫人砍了这两人,别给他们叫师兄又或是悟空的机会?

    幸好,不是。

    长高老道道:“道仁机子,从蜀中来,云游四方,今遇贵人于此,真乃万幸。”罢,左手抱右手,行了一个抱手礼。

    矮一些的道士也抱手行礼道:“道德远子,与师傅同行而来。”

    斐潜听了,竟然有些惊讶,从四川来的啊,这年头可是没有什么天上飞的铁疙瘩,也没有地上窜的铁蜈蚣,全靠两条腿一路走来,确实很了不起。

    而且这两个人根据道号来算一个是仁字辈的,一个是德字辈的,也算是在天一道中比较高的辈份了,现在大多数的天一道教的人员都排到了全字或是真字……

    “既是云游,缘何来此?”斐潜问道。

    仁机子微微叹息一声,侧头看了看一旁的那些道观残骸,道:“此地原有一观,廿年前道曾来过此地……不料沧桑变幻……”

    原来如此。

    既然是方外之人,又是云游天下,而且又是现在这个阶段道家的正宗传人,斐潜也多少有了几分的兴趣,叫人取水,然后就以桃花花瓣为茶,清辟了观前的一块地,四人盘坐而谈。

    长高老道,俗家名为葛易,字伯机,丹阳句容人,廿年前入川,在龙虎山修道三年,现因为年迈,多有思乡之情,因此也就准备一路云游返回家乡……

    年轻的矮道士,俗家名云逸,字志远,郧国人士,四年前不知为何只身落于龙虎山下,身受重伤,奄奄一息,被葛易所救,然记忆全失,幸有一过所证实身份,此次跟随葛易回乡,也有几分想寻得自己本身记忆的想法……

    斐潜微微眯了眯眼,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扑腾扑腾的跳开了。

    这个葛易倒也罢了,想必是江南道家葛氏的人,但是这个云氏……

    瞧他所的这个情形……

    不就是妥妥的穿越者的惯用出场模式么?

    若是有什么法律法规规定凡是失忆者全部干掉,那么什么穿越者们估计就十去其九了……

    然而并不可能。

    斐潜默默的想了一会儿,还是放弃了这个铲除未知隐患的想法。

    毕竟现在虽然是道家衰败,但是在民间,还是有很多的人愿意信奉道教的,就像是前一段时间的张角,也是假借着道教的名义来进行起事,无缘无故无怨无恨滥下杀手,这个毕竟不是一个好的名声。

    有错杀无放过,多少也有些不适合斐潜自己,因此斐潜也就放下了杀心,和两个道士一起聊了起来。

    未曾想到,葛易倒是对于道教很有一些看法。

    葛易道:“道家无为,又曰无不为,似二而一。采儒、墨之善,撮名、法之要,与时迁移,应物变化,立俗施事,无所不宜。无成势,无常形,故能究万物之情。不为物先,不为物后,故能为万物之主……”

    按照葛易的法,现在汉代这个时间的道家,其实是采纳了春秋战国时期的,儒家、墨家的一部分思想,再加上名家和法家的一部分内容的集大成者!

    真的有这么的牛?

    道教论孝义,讲仁德,这个和儒家并无差别,而且天人感应,天人合一也是同样的在多部道家经典里面有提及,比如在《太平经》不仅有天人合一的法,甚至还有“天地君父师”的伦理体系……

    得斐潜有些发愣,一直还都以为这些内容是董仲舒先提出来的……

    这么来,董仲舒的天人感应理论的基础来自于道家?

    还有这个“天地君父师”不就是后来被儒家捧上天的“天地君亲师”世俗伦理规范么?

    听着葛易的讲述,斐潜脑袋里面的疑问越来越多,在这个汉代,儒家的地位,或者是儒家的这些在后世立足的根基,到底是如何得来?

    道家、法家、甚至墨家、名家、这些教派现在又是如何状态?

    春秋战国时期百花盛开,百家争鸣的时代,难道仅仅是隔了一个秦朝就衰败得不见踪迹了么?

    斐潜的心中就像是被持续加热的水,越来越多的疑问就像是气泡一样咕嘟嘟的从内心的深处一的冒了上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