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七九章 渊源
    葛易和云逸虽然走了,但是短暂的言语和泄露出来的那一部分东西,就像是冰山的一个顶尖,虽然浮在水面之上并不起眼,但是在其下却是庞然大物……

    道教……

    儒教……

    竟然宛如藕断丝连一般,在其中有如此复杂的联系。

    斐潜在后世,甚至到了之前,在心中都一直以为儒教是从孔子传承下来,到了董仲舒之时,向汉武帝献上了“天人感应”学说之后,登上了朝堂……

    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在其中,被隐藏了一些什么东西。

    斐潜回到了平阳,赶走了侍女和亲卫,一个人独坐在堂内,静静的思索起来……

    汉初,刘邦本不学无术,所以也根本不懂如何治理国家,当时张良学从于黄老,深得刘邦信赖,又恰逢整个社会需要治疗长期战乱带来的创伤,所以黄老学派“无为而治”顺应而为,开创了一个叫做“文景之治”的盛世。

    当时因为整个朝堂都遵从黄老学说,因此在《道德经》影响之下,延伸出来的多个学派,如杨朱学派、关尹学派、庄子学派、黄老学派等统统都整合成为了一个统一的名称——道家。

    但是虽然在学派上整合了,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道家的思想构造上面出现了许多斑驳繁杂的特性,所以一开始的时候,许多人都觉得道家只是杂家的新的变种。

    在文景之治时,也就是整个道家发展的第一个高峰,出现了道家思想巅峰性的著作——《淮南子》,而且当时司马迁所写的《史记》当中也渗透了浓厚的黄老道家的思想。

    道家就在爬上了这一个高峰之后,开始走下坡路了。

    汉初,道家的思想成为主流,是建立在天子、诸侯和军功阶层三权分立的基础之上,而在汉景帝平定“七国之乱”后,诸侯势力大大削弱、军功阶层也是一代不如一代,雄才大略的汉武帝无法忍受黄老的“清静自然”的约束,因此董仲舒体会到了之一点,双手奉上了尊君隆礼的儒家道义,从此成为成为了国家的正统思想,并且把这样的局面此后延续了将近两千年……

    斐潜下意识的用手指头轻轻敲着桌案,这样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啊,可是为何葛易居然说“天人和一”其实最早出现在《太平经》?

    《太平经》斐潜在荆襄的时候在庞德公那边也有看到过,因为是黄老之书,加上当时重点全部都放在记忆《六韬》上,因此只是拿了一卷略读了一下……

    《太平经》具体成书时间已经不可考,书中的内容是“真人”和“天师”互有问答,然后记录下来的,并非一人一时之成,单就形式而言就和《论语》一样,但是成套出现的最早的《天宫历包元太平经》是在汉成帝时期,那么就意味着这个太平经的形成时期至少是在成帝之前……

    好吧,这个事情,斐潜也没有办法下结论,或许蔡邕那样学富五车的估计才会对这些边角旮旯的知识比较的有印象。

    还是换一个思路,董仲舒给汉武帝提供的三驾马车分别是“大一统”、“天人感应”、“罢黜百家,表彰六经”。

    “天人感应”这个到底是谁的先提出的,暂时不管了,但是这个“大一统”……

    这个斐潜倒是清楚,此说法最早是在春秋公羊传当中出现的,《公羊传?隐公元年》:“何言乎王正月?大一统也。”

    但是《公羊》是传,就是《春秋》这本史书的注解,那么第一个在政治制度上实现“大一统”却是管仲,但是管仲却并非儒家的人,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法家人物……

    然后“罢黜百家,表彰六经”,这个……

    董老爷子的原话是“推明孔氏,抑黜百家”,但是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干起事情来怎么可能只做一半,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因此就咔嚓一刀,其他的全部给切了。

    斐潜想到此处,忽然吓了一跳!

    一个“大一统”是管仲大神玩过的,“天人感应”好吧,算是董老爷子独创的,那么再加上了“独尊儒术”这个……

    怎么都有些觉得就像是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顺便还把碗给砸了的感觉啊……

    斐潜忽然想起了之前仍在雒阳的时候,似乎师姐蔡琰曾经讲过一句话:“古有文贼董,今有武贼董……”

    当时还不太明白,还被蔡琰师姐鄙视了一点点。

    这么说来,难道蔡琰师姐的意思就是这个?

    啊呀!

    这个真实完全颠覆了三观啊!

    嗯……

    有些不对。

    蔡琰是学从于其父亲蔡邕的,而蔡邕是儒家的大儒无疑,那么蔡琰自然也是儒家传人了,为何,讲话还这么直接,也不顾着一点情面?

    斐潜的脑海当中瞬间又有新的问题冒了出来,那么这样看来,似乎是现在汉代的儒家,难道说尚未定型?

    换句话说,就是仍有分歧?

    斐潜脑袋当中忽然有两个字“嘣”的一下跳了出来,然后在脑海当中碰撞到了一起,激溅出一片的火花……

    一个是“古”,一个是“今”。

    儒家现在不就是“古经学派”和“今经学派”的纷争么?

    蔡邕之前与斐潜略有谈及,今古之争是从哀帝建平年间开始的,当时刘子骏提出为《春秋左氏传》、《毛诗》、《逸礼》、《古文尚书》等四种古文经立博士引起的。

    因为要增加博士,几乎是等于要在其他的博士手中抢生源,所以当时所有的“诸博士或不肯置对”,就是用沉默来表示反对。

    结果刘子骏生气了,写了一篇《移让太常博士书》,对博士们加以指责,但是也因为此文,言辞上过切了一些,不仅招致诸博士的怨恨,也引起了一些执政大臣的愤怒,当时大司空师丹即“奏歆改乱旧章,非毁先帝所立”,斥贬了刘歆刘子骏……

    想到了此处,斐潜皱起了眉头,蔡邕师傅传授给自己《春秋左氏传》,这个到底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

    若是有意,蔡邕师傅当时又是如何想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