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八零章 常林的意外
    《春秋左氏传》这本书,到底代表着是什么?

    蔡邕将此书授给自己的深意,甚至是自己当初见到李儒之时的评……

    这些斐潜自然是一时之间无法得知了,或许等到什么时候将师傅蔡邕接到此处之时,才有办法再向师傅求教一二,来解开这个谜题。 x更新最快

    斐潜不由的揉了揉想得有些发胀的眉心,正当想稍微休息一下,却有亲卫来报,是常林常伯槐前来拜访。

    那一日常林跟着崔厚来了这里,也就是见了一面,之后便也没有再冒过泡……

    多半是在周边查看和观察,不过本身斐潜这里也就都是百废待兴,真正有价值的作坊还在北屈,再加上这段时间确实事情繁杂,也就没有理会常林了。

    现在,算是有决定了?

    没办法,在汉代,士族就是有这样的权利,去考察和选择一个人进行投资和协助,就像是后世的那些风投公司……

    斐潜出了厅堂,到门外相迎,见到了常林便道:“近日琐事繁多,真是怠慢了,还望长顺海涵。”

    常林长揖到地,道:“斐中郎折杀林也。林不请自来,实有打搅,恳请中郎恕罪。”

    斐潜呵呵一笑,立于门左,伸手相邀。

    常林连连推辞,死活不肯先于斐潜进得大门。于是最后斐潜便轻轻牵着常林臂膀,一同走进了门内。

    常林比起上次在温县之时,明显的更加的谨慎和谦卑,脸上的笑容一直不断,行动举止更是处处以斐潜为重。

    当初在温县的时候,斐潜只是别人口中传闻的一个人,而现在可以是在北地平阳的一方诸侯了,这种差异自然而然的让常林倍加意。

    常氏是乔迁了的士族,这种大规模的搬迁行为,又不是后世的什么公费出差,一方面舍弃了原先的安身立命的产业,另外一方面不管是沿途的吃喝拉撒,还是到了地头的重新安置,兴建或是购买房舍,都是需要消耗掉大量的身家的。

    因此就算是常氏原先再富庶,现在估计也折腾得七七八八,没有剩下多少了……

    当然,再贫穷的士族,也还是士族,比起平阳城下那些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农夫黔首来,还是在很多方面上具备优势的,比如常林到了西河之后,便拿着斐潜的介绍信在西河寻求了一个录事掾史的职位,也算是文书类的官员,得以安身。

    欲重新购置产业,发展家族资产,便是离不开四个字“开源节流”。

    常林这一次跟着崔厚南下,一是要来感谢斐潜之前的推荐之恩,另外一个也是听了崔厚的介绍,感觉自己常家若是要重新发展,跟斐潜拉近些关系也非常的重要。

    所以当西河都尉带着兵马返回的时候,常林就毅然留了下来,虽然当日就听斐潜骤然又升了中郎将,但是他还是觉得要再看仔细一些,再考虑周详一……

    常林毕竟要负责不仅仅是他自己,而且是整个常氏的兴衰。这一次前来拜访斐潜,其实也就是代表着常林愿意在斐潜的这一侧进行投资……

    常林入座之后,或许是他觉得斐潜的年龄可能并不喜欢太过于隐晦的表达,或许是为了展示自己的诚意,并没有遮遮掩掩多做修饰,而是比较直接的道:“听闻斐中郎欲通行上党,不知彼地是否有旧?”

    有时候这样直来直往也是挺好,常林能出这样的话语,自然是表示在上党有熟悉的人……

    斐潜当即道:“伯槐可是有故友于上党?”

    常林拱手道:“先严再世时,与壶关崇贤多有交好……”到此处,便稍微停顿了一下

    壶关崇贤啊……

    斐潜微微眨了一下眼,在脑海中检索了一下关于壶关的相关信息……

    对了,壶关有个令狐冲……

    嗯,不对,是令狐茂。

    大名鼎鼎,

    闻名遐迩。

    当年汉武帝疑心病发作,认定了太子谋反,然后要给太子治罪,结果太子就真的反了,汉武帝怒不可遏,当即编发大军讨伐。

    太子兵败逃亡,当时令狐茂位列三老,上书汉武帝,直言讼太子冤屈。

    而此时汉武帝也从癫狂的愤怒当中清醒了些,读了令狐茂的上书,见书中词句言辞恳恳,其情切切,又查得其实太子根本就没捣蛋搞鬼,只是一个叫江充的诬陷,汉武帝悔恨感寤,怜太子无辜,乃族灭江充,作思子宫,为归来望思之台于湖,依托追思。

    然后封了令狐茂所在的乡村曰崇贤,意村以贤得名,必有贤者出乎其间。

    这就是壶关崇贤的由来,也渐渐的变成了令狐氏的代称,而令狐在上党也算是一个历时久远的家族……

    “未曾想伯槐竟于令狐氏有旧!”斐潜微微笑着,表面上看起来笑容丝毫未变,但是实际上心里在琢磨着,常林和令狐氏有关联,这个确实让人意想不到,但是毕竟是常林已经过世的父辈交情,到了现在常林这一代人,还能剩下多少?

    想当初斐潜自己的父亲一过世,就有了各种窥视的视线转了过来,若不是斐潜从后世穿越而来,替了原来的斐潜,那么当家中男丁一断,立刻就会有各种吃大户的,吃绝户的人攀上门来,活生生将斐潜家中残留的财物田亩等等吃得一干二净。

    人走茶凉,世间常态。

    常林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便道:“令狐原属甲族,然三老之后,未有因经学举世者,亦以为憾。吾三年前曾访崇贤,与令狐孔叔砥足夜谈,其有高志,清如冰雪,恕以待人,常喟叹未能荣之宗族……今中郎欲修林宗之门,复上郡失土,守并北之地,实乃不世之功业也!故而吾愿代中郎请令狐孔叔出山……不知中郎意下如何?”

    这真是意外之喜!

    这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斐潜原来以为常林来此,谈及了上党的事情,便只是为了能够替常氏获取上党的这一条商路的权利,从崔厚手中分拨一些商品出来赚取一些利润,来以此积攒一下常氏的家业。

    如果单单只是这样,自然是可有可无的事情,看看常林展示出来的态度,视情况分拨一些也是无妨。

    但是没想到常林居然给了斐潜自己这么样子的一个惊喜!

    常林的这一番辞,紧紧的扣住了斐潜现在最需要的一个方面,也是最大的一个短板,就是现在这个局面极度的缺乏人才啊!

    果然,士族子弟,就没有一个是便宜货色啊!

    常林如此示好,一方面替斐潜招揽了人才,一方面又给令狐孔叔铺垫了阶梯,另外若是令狐孔叔真的来了,还少不得要感谢一番常林这个做大媒人的,不是么?

    不管此事成与不成,常林都是表示了自己最大的善意,那么于情于理,作为回报,斐潜当然不可能让常林空着手回去,少不得上党的这条商路要交给常林来做了。

    不过上党临近冀州,而袁家的子午线目前还在冀州那里画圈着呢,壶关的令狐又怎会选择来此?

    虽然斐潜心中略有疑惑,然而看常林似乎蛮有把握的样子,因此斐潜也就毫不迟疑,立刻起身向常林郑重而拜,然后修书了一封,便将此事拜托给了常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