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八二章 收编
    呼厨泉坐在马背上,用马鞭轻轻的敲击着手掌心,表面上一副毫不关心的样子,但是心里却不仅有些吃惊。 x更新最快

    这些汉人,在这几天似乎是一个眨眼就有一个变化!

    这样的进步的速度让呼厨泉都有些吃惊。

    骑兵和步卒最大的不同就是要将马匹控制得就像是自己的两条腿一样,想快之时就能快,想慢之时就能慢,再加上有效的转向变速,方能成心如意整合成军。

    原先还有一些干涩,现在却慢慢的变得润滑了起来。

    队和队之间的交叉配合,甚至是原先胡人专用的牛角号也吹奏的像模像样了……

    最烦汉人的就是这个!

    可是又毫无办法!

    总不能让这些汉人离得远远的,而且还不许学习胡人方法吧……

    毕竟现在两家是处于联盟的状态。

    呼厨泉在空中甩了几下马鞭,借这个动作来排除一下心中的烦闷,就像是驱赶萦萦绕绕始终不走的苍蝇一般。

    马越根本就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身后的呼厨泉身上,这一次联合对于周边的胡人部落进行清扫收编,严格起来还是南匈奴多占了些便宜,只要是属于匈奴系列族落,大多数都是没有几句话,就直接投降合并了,那些匈奴的零散部落的人员还欢天喜地的……

    然而遇上乌恒和鲜卑的部落,就没那么顺畅了,胡人凶横又经常自持武勇,不管是围剿之时,是呼厨泉这个南匈奴身份的人动手,还是马越这个汉人身份的动手,均是基本上就没有不动刀枪的。

    都要死了些人,见了血,才会略微老实一些……

    就像眼前的这个鲜卑的部落,马越敢打包票,绝对是有不开眼的人,要不是斐潜之前有过现在平阳发展缺人力,马越真的想管他三七是二十几,遇到一个推倒一个了事!

    鲜卑人,是吃着在匈奴人尸首长大起来的。

    原来鲜卑原本的部落最早是起源于大兴安岭一代,同时乌恒也是在这个区域,只不过鲜卑人处于更北方一些的,和乌恒人一样,都是属于东夷系列的人种。

    深山老林当中生存着的鲜卑这一群人,彪悍勇猛,而且长期和大自然恶劣的天气抗争之下,能存活下来的,也都多半是身强力壮之辈。

    后来因为在匈奴被汉朝殴打的不成人形,断成了两节,南匈奴投降,北匈奴还在顽抗。鲜卑和乌恒两个人一合计,觉得和汉朝合作有利可图,就听从了汉皇帝的征召,和汉军、南匈奴一起用各种姿势欺负北匈奴,也就是在这个过程当中,鲜卑逐渐的侵占了原本北匈奴的领土漠北地区,也趁机吞并了很大一块的北匈奴的人口,因此强盛起来。

    鲜卑原本的语言就有受到匈奴的影响,所以只是在语音上略有不同,但其实还是属于匈奴的胡语。

    此时,雄才大略野心勃勃的鲜卑大王檀石槐已经死去,但是在他死去之前,统一了鲜卑诸部,在漠北的广袤地区,建立了东、中、西三部的军事部落大联盟,几度南下侵扰并、冀、幽的边疆,可以鲜卑现在替代了匈奴成为了汉朝新的最大的威胁。

    右北平至辽东为东部鲜卑,从右北平至上谷地区,是中部鲜卑,而上谷一直往西到敦煌区域,为西部鲜卑。并州这一块区域就原来属于檀石槐的中部鲜卑。

    脍炙人口的慕容氏,此时就是在东部鲜卑当中称王,同时东部还有段氏,拓跋氏。

    而西部鲜卑其实就是在河西、陇西这一带,其中秃发鲜卑最强大,其余的都算是一些部落。

    然而任何伟大的人物,似乎能控制天地的一切,却往往控制不了二代子孙。檀石槐死去之后,其子和连贪婪**,在一次对汉朝的抄掠行动中被人射死。但是和连的儿子骞曼年,因此骞曼的堂兄,也就是和连的哥哥的儿子蒲头代立。

    后来蹇曼长大了便和与蒲头争国,结果两个人都没有捞到什么好处,反倒是部众离散。随后,蒲头的弟弟步度根成为这一片区域的大人。

    马越当下所遇到的这个部落,便是属于中部鲜卑部落。

    这群鲜卑人个个都似乎是傻傻的站着,就像是听不懂胡语一般……

    忽然之间,在部落的营地帐篷之中,射出了一只鸣镝,淬不及防下正中一个骑兵的面门,顿时仰首跌落了马下!

    鸣镝就宛如一声号令!

    原先那些呆立的鲜卑人就像是被掀开了遮蔽物的一样,顿时间散开乱窜,牵马的牵马,举刀的举刀,弯弓的弯弓,完全不顾就在马越骑兵的刀枪之下,骤然反抗!

    呼厨泉睁大了眼睛,将带着毡帽的脑袋晃了两下,偷偷的笑了笑,可是笑容却很快就凝固起来,然后消失不见了。

    马越的骑兵基本上都有穿上两档甲,只要不是直接命中面部、咽喉等要害部位,基本上来都不惧怕于鲜卑人零散仓促之下的射击,因此虽然初期略有一的慌乱,但是在队率等士官的带领之下,很快的就恢复了秩序,有条不紊的进行反击和压制。

    没有及时跨上战马的胡人,又没有什么护甲,一阵注定是徒劳的反抗很快就被镇压了下来,所有不愿意跪倒的人尽数都被砍下了脑袋,鲜血将这一片的草地都染红了。

    “又是这样。”马越面无表情的在心里嘀咕了一声,见局势已定,便缓缓的策马前行。没办法,鲜卑和汉人因为从檀石槐开始犯边开始,关系就极其的恶劣,和汉军也有多次的交战,甚至主动袭击汉朝派出的军队。

    所以鲜卑见到汉军,拒不配合也在情理之中了。

    马越到了阵前,看着被捆绑着跪倒在地的一帮剩余的鲜卑人,伸手招来了一个老曲长:“伤亡如何?”

    老曲长领命而去,过了一会儿回来禀报道:“亡三人,伤四人。”

    马越头,道:“按规矩办吧。”

    “唯!”曲长拱手领命,旋即带了兵卒,从跪倒在地的鲜卑人当中拉出了三十名的男子,长幼均有,然后推到在了阵前,不由分尽数枭首。

    “汉亡一人,十胡偿命。”

    这是老马家的规矩,也就是曾经的度辽将军立下的规矩,因此作为度辽将军的后人,马越自然也就将其延续了下来。

    跪倒在内的鲜卑人一阵骚乱。

    那个之前在取牛乳的鲜卑胡女更是激动,挣扎的站了起来,倔强的昂着头颅,冲着马越用胡语又快又激烈的了一大通的话语。

    马越虽然对于胡语并不是非常的纯熟,但是也能听得懂大概几个词语,知道这个胡女是在指责他滥杀,凶残的像个野兽……

    马越一句话都懒得讲,也没有心思跟这个胡女做任何的解释。在他看来,这个胡女的叫喊,就跟一头没张牙的幼犬吠鸣差不多,懒得理会。

    不仅是马越不当回事,就连那些南匈奴人同样也不当一回事,嘻嘻哈哈的开始按照之前的约定,开始将这个部落里面的东西整理打包……

    谁先动手,便谁先挑。

    马越的人先选走了一半,然后南匈奴就取走另外一半,对于人口的措施就跟对待牲畜一样,捆绑着,驱逐者,反正做了标识,到了平阳再各取各的就是了。

    至于那些谁都看不上眼的破烂和死去的鲜卑人的尸骸,也就大体堆积了一下,一把火烧了。

    被绳索拖拽着,踉跄而行的鲜卑胡女,回首看着那一股浓厚的黑烟直上云霄,不由得痛哭失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