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四八八章 吹捧
    平阳城外,战火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了。 x更新最快原先的狼藉遍地,坑坑洼洼,还有那些蝇虫乱飞之处,也逐渐用沙土填平了。死去的尸首还有那些残肢断臂,也让人收走深埋,还好现在天气温度并不是太高,否则还需要大量的石灰来抑制瘟疫的发生。

    城外的官道上的杂草,已经大体上清理干净了,但是那些衣衫褴褛的民夫,却宛如人型的稗草一般,摇摇晃晃,颜色枯瘦,见到斐潜的仪仗便远远的跪下,叩首之后避到一旁,才自去忙农活……

    对于这些人而言,从不敢奢求什么,只要有一口饭吃,有一块田可种,便有了活下去的希望,然而另外有一些人,却往往欲壑难填,仿佛任是多少吃下去都填不满那肠胃里浅浅的一层褶皱。

    斐潜的车队仪仗到了平阳外十里外,停住了。

    卫留心中略有揣揣,向着斐潜拱手道:“待留前去查看一二。”

    斐潜却摆了摆手道:“罢了,便在此候着吧。”

    卫留也不敢多言,便忐忑不安的退在一旁。

    斐潜用眼角的余光扫了扫卫留,也不话,静静的袖着手,端坐在车上。

    香车,嗯,不是,就是一个简单的车仗而已,三面护板,漆面也有些陈旧了,有些地方露出了破损。

    宝马,嗯,没有,就是两只普通的杂色马匹,齐头而驾,毛色也有些黯淡了,拉车也有些吃力迟缓。

    若不是考虑到临汾三老卫望年岁大,斐潜还根本不想坐车来,但是这个是礼数,多少还是要做一些的,然而要让斐潜耗费浮财去打肿脸充胖子,却感觉有什么必要。

    有过了大概半个时辰左右,方见到远远的一对车马而来,一杆旗帜立于前方,上面一个“卫”字在风中飘扬。

    离得近了一些,斐潜看见在卫家车马前端的坐着一名老者,身着华衣,宽袍大袖,虽然头发已白,但是面色却依然红润,三缕长须在风中飘荡,倒也有几分临风若仙之感。

    斐潜下了车,往前迎了几步站定,笑眯眯的拱着手。

    卫氏的车马越来越近,到了近前方停了下来,扬起一阵烟尘,迎面而来……

    黄成立于斐潜身后,皱了一下眉头,横了一眼身侧的卫留。

    “老朽**于行,让斐中郎久侯了,实乃罪过!”卫家车马之上的老者卫望,爽朗的笑着,声音洪亮,但是嘴上着罪过,然而身体却没有任何动弹下车的意思,只是用拿着鸠杖的手拱了拱手,算是见过了礼。

    鸠杖老者,见官可不拜,揖手即可。

    斐潜眯缝着眼,笑道:“卫公贤治教化,此来一路辛劳,实乃晚辈楷模,不知是否有幸同车而行?”

    同车?

    卫望内心琢磨了一下,虽然表面上的笑容不改,但一眼看见这脚下的路满是黄土灰尘四溢,眼前的这斐潜的车又破又旧,竟然还有的地方连漆都掉了,车箱整体简直就是一块木板拼凑而成,连个锦垫都没有,还仅仅用两匹马来拉车,这简直就是……

    卫望心中不由的又将鄙夷多增加了三分,当下也就不肯换车。这种车马与寒门何异?若是坐了岂不是丢了卫氏的颜面?

    汉代五十称老。

    对于老者,汉代的规矩还是蛮不错的,五十可食细粮,不服力役,六十会官府发肉食,不任军役,七十受鸠杖,见官不拜,若有欺凌忤逆者,以大不敬论罪,不赦。

    三老之职也是要五十以上,但是卫望当下却未必年过七十……

    几乎各地郡县在统计五十岁以上的老年人的时候,都有一些做假的行为,中央朝廷乃至于皇帝对此也多采取默许的态度。这其中原因倒也不难理解:一方面,高龄人口虚增,并不影响赋税与徭役,反正这些人也不负担了;另一方面,乡野当中多有高寿,不仅可以表明皇帝圣明,地方官吏政绩卓著,更是国祚长久的吉兆。

    像卫望现在坐的这种车叫做蒲车。形状没有斐潜的马车那么的大,而且在这种车上,老者可以盘坐,不必正坐,而且在车轮之上,还有蒲草包裹,减轻颠簸。

    其实卫望换乘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习惯了软绵绵的锦垫包裹,然后立刻去硬木板上正坐,这个,确实差距太大了一些。

    打个比方来,此时斐潜的车就像是四轮拖拉机,然后卫望的车就是奔驰的smart,怎么选,似乎是一目了然……

    因此卫望也就以腿脚不利索,上下车不方便的理由婉言谢绝了斐潜的邀请。斐潜也没有强求,就头,回到了自己车上,一行人摇摇摆摆回到了平阳。

    待到了平阳府衙厅堂,分宾主落座。

    “卫公雅量著时,河东国士,北人冠冕,今日蒙承德泽,潜实荣幸之至。”斐潜一面一些客套的话语,一面请茶。

    “谬赞,谬赞,实不敢当。”卫望拂过三缕长须,仰头呵呵笑了两声,道,“斐中郎功勋卓显,保靖复土,上辅君王,下安黎民,兼有班定远之志,实令吾等乡野之人敬佩不已。”

    班定远?

    这是准备给我戴高帽还是准备给我定性质?

    斐潜拱手道:“潜何德与定远侯相比,亦不敢言功,仅看北地汉家桑梓无存,腥膻便染,尽一份心力尔。”

    卫望正容而道:“斐中郎莫过谦矣。上郡沦陷已久,地毁禾残,伦失理罔,人殆家亡,斐中郎雄俊之姿,雅容之怀,纵横捭阖,驱义兵,解吊悬,救水火,功于社稷,德于百姓,纵观河洛青年才俊,斐中郎当世翘楚也!”

    话虽然很好听,但是对于斐潜来,这样的程度,嗯,怎么呢……感觉就跟后世那些营销人员进门之后就是从头到尾一阵猛夸,就连放个屁都能啊呀,竟然有丝竹般的声音,像德芙一般顺滑……

    斐潜斜斜的朝上拱拱手,表示对于天子的敬意,道:“此乃天子圣明,将士用命,潜微末之才,恰逢其会,不敢贪功也!卫公过誉,过誉。”谁知道现在这个卫望到底是作何打算,要是自己得意洋洋的承认下来,不定一转头,就变成了居功自傲,狂妄无人了。

    “啊……斐中郎,真是……谦逊过人,品行无双啊……”卫望见斐潜不以功劳自居,也不吃奉承,心中也不由得心念徒转,借着喝茶的功夫再次多看了斐潜几眼。原来以为斐潜多少还是年轻人,心气多傲,多加奉承一下,纵然不至于得意忘形,也难免会因此露出一些破绽,却没有想到斐潜沉稳得竟然像一个陈年的老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