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四九八章 道友你我有缘
    王允有些惊讶,甚至有一些不敢相信,自己家中的歌姬吕布竟然看不上眼?!或者说不是没有上眼,而是并没有走心。

    要知道王允可是将府内的好货色搬出不少来,就连珍藏许久年方二八的小娇娘也展示了出来——方才领舞的就是,可是明明看见吕布有所沉醉,然后不知为何其双眼之中又很快的恢复了清明之色。

    歌姬的柔美曼妙的身姿,吕布也赞叹不已,但是却没有什么好色急切的颜色,也根本谈不来什么贪婪之色了……

    这让王允很意外。

    像吕布这样正当壮年,却不被美色所惑,这简直就是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

    按照原本王允的计算,此时的吕布应该在酒的媒介之下,然后接受了如此的美色刺激之后,放荡形骸,原形毕露了才是,怎么反倒是隐隐的有些坐怀不乱的状态?

    这个吕奉先,该不会是好**吧?

    王允的眼珠子转了好几圈,心中想道,若真是如此,少不得要将自己房内的……

    “温候,可是老夫府中歌姬有何不足之处?”王允决定还是先试探一下再说。

    吕布放下了酒爵,笑着说道:“非也。司徒府内歌姬甚美,某也心动不已。”吕布也没有说谎话,确实有些心动,若是送上门来吕布也不会拒绝,但是却没有那种必须不可的那种感觉……

    就像是肚子里面已经吃了一些东西,现在再摆上一道美味佳肴,吃是固然能够再吃一些,但是却没有像空着肚子的那个时刻的饥渴感。

    王允一脸懵。

    心动了,但是又没有行动,这个……

    “温候可是有何心事?”王允继续试探。

    吕布犹豫了一下,却又有些尴尬,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这个事情,不太好讲啊……

    王允年老成精,哪里会错过吕布那一瞬间泄露出来的小儿女的状态,不过见吕布不肯讲,便呵呵笑了一声,也并不强求,便又劝酒,表面上神色不变,心内当中却盘算开了。

    以吕布当下毕竟是两千石的高官,若是按照常理推测,就算是六百石左右的直系之女都可求的,就连像自己这样的三公,若是求个歌姬之类的,也多半会乐见其成,并不会阻拦……

    除非是吕布求之而不能得,甚至是连求都不能求的……

    王允端起酒爵,眯缝着眼,将酒水倒入了口中,这个情况看起来并不简单啊。

    王允放下了酒杯,很是诚恳的说道:“温候,汝与老夫均为并州之人,有缘相聚于此,若信得过老夫,有何难事,不妨直言,这朝堂上下,老夫多少也有些薄面……”

    吕布放下酒杯,伸手揉了揉太阳穴,摇头笑道:“司徒拳拳之意,某倍感荣幸,若有难处,定然相告。”吕布只是有些脾气直,又不是傻。这种事情,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王允见套不出话来,倒也不急,反正既然知道了吕布这里有些情况,多留心便是,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

    过了几天,平阳的已经慢慢的度过了那段人心惶惶的日子,普通百姓永远都是善忘且只顾眼前的……

    或许对于他们来说,只有活在今天,能过把今天过好,开心些,就已经很知足了……

    斐潜现在也挺开心的,没想到常林居然真的把壶关令狐氏的令狐邵,令狐孔叔给请过来了!

    迎接之后便在平阳府衙厅堂之内设宴款待,贾衢、常林作陪。

    令狐邵年龄并不大,大概有二十五六的样子,身高大概七尺左右,一般人的个头,相貌么,也是中等,甚至还比不上贾衢,留着上唇两撇八字形的髭,幸好还算浓密,否则定会有些滑稽而失去稳重之感。

    宾主落座之后,令狐邵可能是因为不太方便,竟然从怀中掏出了一卷竹简,放到了身旁……

    难怪斐潜之前看见老觉得这家伙年龄不大,肚子不小,原来是放了一卷竹简啊……

    一旁的常林笑着叹息道:“孔叔真是须臾不可离书尔!此书仍未看完?”

    令狐邵也是笑,像斐潜解释道:“偶得《盘庚》,文辞古奥,不甚明了,故置身侧,时常诵读,以解其意。”

    “哦,欧阳亦或大小夏侯?”斐潜笑道,这个时代的士族大都喜欢书,但是片刻书不离手的,还是比较少的。

    “乃八世博士之书也。”令狐邵拱拱手说道。

    斐潜看了看贾衢,说道:“巧也,昨日才到大小夏侯解,今番又至八博士之书,尚齐也。”

    雒阳云台的一些书简,走的慢,昨天才堪堪抵达,清点数量,竟有三百多套书籍,合计共有一千三百多卷,结结实实的装了两大车。

    斐潜连忙令人在平阳府衙当中专门开辟了一间房屋,打造了一些木架来进行存放。

    当然在这些书卷当中,绝世的孤本和珍本比较的少,大多都是汉博士在收集各个地方书卷的时候的手抄临本,但是就算是手抄卷,仍然是相当有价值的,其中就有大小夏侯的章句注解。

    “大小夏侯?”令狐邵向前倾着身躯,带了些急切的问道。这个可是跟欧阳八博士齐名的尚书大家,令狐邵一听便心痒难耐,简直都有一些坐立不安,勉强吃了一些,便放下了碗筷,眼巴巴的看着斐潜,欲言又止。

    斐潜笑道:“可是吾等照顾不周,亦或是膳肴不美?”

    令狐邵说道:“非也!脍细膏肥,不过一日之需,文香墨宝,才是一生之足也!况今既有缘,欧阳大小夏侯齐至,闻之欣喜,心向往之,望中郎莫怪!”

    既然令狐邵如此的急迫,斐潜也没有过多的拿捏,便让贾衢去将大小夏侯的章句注解取了过来。

    令狐邵大喜过望,喜滋滋的找侍者净了下手,擦干了,才小心翼翼的捧起了书简,慢慢的翻看起来,不一会儿,便完全投入了进去,一边看还一边念念有词……

    斐潜看着令狐邵,忽然想起了一个人,都是一样的爱读书,甚至会因为喜爱看书而忘记了一切,废寝忘食更是经常的事情。

    斐潜看了一眼常林,常林捻须而笑,于是斐潜也点点头,明白了为何常林之前会这么有把握……

    眼见平阳这里将成为北地最大的一个学门,拥有丰富的藏书,这样的一个巨大诱惑,就宛如将极品的美酒置放到酒鬼的鼻子底下,自然会吸引着宛如令狐邵这样嗜书如命的,甚至是一些求学无门的寒门弟子。

    不过令狐邵这么爱好读书的人,当经学博士年轻未免太轻,当地方官员又恐掉进书中出不来,还是需要好好斟酌一下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