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零零章 红城
    文士信步往前,很快就到了老农在言语当中所说的地方。

    这个地方很明显,甚至不用走到面前,就能感觉到这个地方的存在了,一股人类尸首特有的腐烂气息扑面而来,呛得文士皱了皱眉头。

    这是特意在路旁开设的刑场。

    一股腐败的气息,就像是十几个发臭鸡蛋摆到了面前,然后再上面浇上了一堆隔夜的粪便和尿液,混在一起,文士几乎都能感觉来空气当中似乎飘荡着这个臭气的淡淡的绿色烟雾,就算是吸了一口,也会令人作呕。

    尸体能辨认出来的,绝大多数是鲜卑人的,头发和身上的服饰说明了这一点,至于那些无法辨认的,就算是神仙来了,估计也就是认一个人形。

    同样,尸体上面的伤口和死亡的惨状,也同样说明了这些人在临死之前承受了多少的痛苦。

    文士虽然以袖掩鼻,但是细长的眼睛之内却闪烁着光华……

    这个是被割断了手脉流血而死,甚至为了保证血液不会被凝固,还在手腕上的创口上插了一根芦管;

    这个应该是剥皮,然后被曝晒而死,头脸之上丧失了皮肤之后,招揽了不少的蝇虫,一些肥大的蛆正在腐败的肌肉骨头之间钻进钻出;

    这个应该是锯割,嗯,手法粗俗不堪,没有什么看头。

    这个……

    看不出来,不过文士瞄了一眼尸体已经开始发绿的鼓涨如同圆球的腹部,下意识的远离了几步;

    这个是坐桩,先用刀子割开一些,然后将让其由着自重,慢慢的沉入,最后透胸腹而出……

    这个是抽肠,呃,真是太臭了!

    ……

    文士往后退了几步,眯缝双眼,心想,这狠倒是够狠了,难道不怕招揽过多的怨恨?或者不怕那些口吐白莲的家伙们大肆批判?

    有意思。

    没想到到了这里还有意外的收获……

    只是不知道是残暴无度的子受,还是铁腕无情的赵正?

    文士的细长的眼睛眯称了一条缝,正当准备转身走的时候,却看到远远的来了一队人马,四五个骑兵,其余的便是跟着的步卒。

    文士略瞄了瞄身边的护卫,然后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几步。

    待到了近前,文士才发现带队的竟然是一个胡人,看其穿戴,尤其是那顶毡帽,十有八九是一个匈奴人……

    只听那个匈奴骑士勒住了马匹,大声的用胡语呼喝了几声,然后就有几个鲜卑服饰的人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鞭子,从队列当中哄赶了几个衣衫褴褛的人出来……

    文士眯着眼,上下瞄了一眼那几个衣衫褴褛的家伙,虽然说衣服破烂的几乎看不出属于那一边的人了,但是发型发色、脸型都是迥异,多半也是鲜卑……

    匈奴多半还是黑发,然而鲜卑人里面也有一些是黄、白发者,面形和瞳色也是各异。

    这些破脸衣衫的鲜卑人,在持着鞭子的黑发鲜卑人的号令之下开始收拾慢慢的收拾起刑场之内的尸首来了。

    一名胡人骑手翻身下马,朝着文士走来,用手在胸前按抚了一下,行了一个胡人的礼节,然后用极其怪异的腔调说道:“啧唯棱晋,巧贯……嗯……”似乎是忘记要说什么了,便不好意思的扭头喊了一声。

    另外一个胡人快步来到面前,似乎是嘲笑了先前的胡人两句,然后也是行礼,说道:“我四阿打,轻问然君要去那里?”

    嗯,这话还算是比较明白。

    文士点了点头,说道:“我叫甄和,准备去平阳找个朋友,嗯……别碰那个!”

    甄和忽然指着在刑场之内的那个腹部鼓涨如球的尸体大喊道,但是那些鲜卑奴隶那里懂得汉语,麻木的还在解了绑着那具尸体的绳索……

    甄和连忙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就像是一个水囊从高空摔到了地上一般,只听见“噗”的一声炸响,那个腹部如鼓的尸首接触到了地面的时候,腹腔受压猛然炸开,顿时间黑的、黄的、绿的、紫的、褐的喷薄而出!

    幸好的是,尸体是面朝地面倒下去的,只是向下喷溅到了地上附近,以及周边的几个鲜卑人身上……

    一股刺鼻的恶臭瞬间传开。

    甄和见状连忙逃得更远了一些。

    队列当中一个鲜卑人似乎是骂骂咧咧的提了一个带盖子的大圆木桶出来,远远的丢下,一脚踹给了那几个收尸的黄发鲜卑人。

    一个黄发鲜卑人扶起了木桶,打开了盖子,从木桶里面掏出了似乎是白垩一样的粉末撒开……

    咦?!

    胡人竟然也懂得此法?

    虽然有白垩掩盖,但是那股恶臭仍然萦绕不去,甄和也待不下去了,便和那几个领头的匈胡点点头,便重新回到了官道之上,继续前行。

    “真有意思,以汉统胡,然后再以胡制胡……看起来这个胡人似乎也分了三六九等……呵呵……”甄和坐于牛车上,回首看了看刑场之内的情形,低声的嘀咕了一句。

    远远的,一座红色的城池映入了眼帘……

    嗯?

    等等,红色的?

    甄和以为自己眼花了,仔细一看,确实是红色的,就像是朝阳初生之前天边的红色,又像是秋天成熟果实上的红色,虽然有些耀眼,但是却不刺眼,很特别……

    忽然在平阳城南有一个大营地前面的东西吸引了甄和的注意力。

    这个营地,似乎是用来看押胡人的,不少衣衫褴褛的鲜卑胡人在营地之外排着队列,然后排在最前面的脱光了衣服,赤条条的蹲进了一个个似乎冒着热气大木桶当中,似乎全身都没入了水中,然后走才站了起来,然后到了另外一侧,领取了一套衣物之后才进了营地……

    这是做什么的?甄和不太明白。

    快到了平阳城下的时候,甄和才看清楚原来城墙上的那些红色是怎么来的了,原来是一块块的红色的方砖!

    竟然用红砖砌城墙!

    城墙内层的实土似乎已经是夯好了,此时不少的匠人正在城墙边上的木架子上,一块一块的将红砖在城墙土层上砌起,不过这里就没看到有胡人了,都是汉人在忙碌着……

    在城池旁边一个木制高台之上,似乎还有一个监工的文官,似乎是感觉到了甄和的视线,缓缓的转过了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