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零三章 揣着明白装糊涂
    “夫贤、不肖,智、愚,勇、怯,仁、义,有差。乃可捭,乃可阖,乃可进,乃可退,乃可贱,乃可贵,无为以牧之。”

    这些东西都懂,但是现在甄和却有些看不透。

    要怎样给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定性呢?

    甄和一时间觉得似乎很复杂……

    面前的这个人,也才二十出头,若是设身处地的让自己二十岁的时候来接手这样的一个摊子,嗯,因该,大概,或许也能做得差不多吧……

    但是在处理政事上面,或许多有手段。

    智慧这种东西,有时候确实不是靠年龄积攒,就一定能够积攒下来的,但是处事原则却往往需要年龄的积淀。

    现在甄和已经是四十岁开外的的人了,争强好胜的心已经淡薄了许多,一些事情的看法也就像年龄一样,已是不惑。

    现在的他,已经不会像年轻时感叹天地不公,感叹生不逢时,很多事情他的视角越放越开,看得越来越远,但是着手做的时候,却永远只从身边做起,从细处做起。

    因此虽然自己之前看过了,也旁敲侧击的找了其他的一些人,但是还是想知道斐潜自己是如何处理和看待的,于是,就带着木牌来找斐潜了。

    甄和,或者说是贾诩看着斐潜说道:“盘庚既迁,奠厥攸居,懋建大命,然众贪好贷,京兆震动。此计原为中郎所出,不知可有良策?”贾诩根本没有提关于恶钱的事情,只是就这个木牌说事,因为他也是知道,恶钱就斐潜一个人这么点地方是搞不来的,不过像斐潜这样全部以物易物,虽然避免了恶钱的损害,但是同样也有很大的局限性。

    斐潜摸索着木牌,这个木牌就像是一个里程碑,或许从献上了这一个木牌开始,他自己就从一只愤怒的羊变成了一只贪婪的狼……

    斐潜笑笑,将木牌轻轻的放下,说道:“子羽既来,当自有观。今吾亦束手无策也。唯有无总货宝,生生自庸。式敷民德,永屑一心尔。”斐潜现在还不知掉面前坐着的就是贾诩,不过毕竟现在身份地位,和在雒阳之时完全是两回事了,况且贾诩表面上只是说自己是一个相国曹掾而已,在官职上比斐潜低了一些……

    所以斐潜根本不太想详细讲,因此也就用套话带过。

    其实就算斐潜想回答,也不怎么好回答。

    甄和所说的盘庚所迁,表面上似乎说的是董卓迁都,但是实际上斐潜现在也并不是在上郡的治所之内,也是属于“迁”的范围,因此这要让斐潜怎么说?

    况且若是真的说出一些办法来,不久等于是承认了自己在最先献出这个木牌的时候已经有了预案?

    如果有办法为何不早说?

    存心是站着看热闹是么?

    呵呵……

    斐潜看着这个留着三缕长须的中年文士,略有些显得瘦削,细长的眉眼,眯起来就像是一条线,让人根本看不清出眼珠子,就更谈不上观察到其的眼神了。

    皮肤略黑,但是也并不像是天天在太阳下面暴晒而形成的,多半只是天生的。手指修长,骨节明显,但是并没有看到手掌和指缝间有什么练习兵器所形成的老茧,因此多半是文职没有问题。

    言谈从之前寒暄的时候,表现的颇为得体,话不多不少,却一句是一句,就像是每一句话都在胸腹之间盘旋已久才说出了的一样。

    但是这样一个沉稳的文职掾吏,现在不正是应该在长安救火,挽救各种焦头烂额的状况,怎么有时间悠哉闲哉的跑到这里来?

    甄和……

    嗯,未曾听过过董卓手下有一个姓甄的,然而似乎有一个姓贾的……

    该不会是那个贾诩吧?

    这个,斐潜默默的看了看甄和,心目当中就像是拉响了警报一样,顿时提到了最高的警戒水平。

    “不知子羽祖籍何处?”斐潜像是漫不经心的问道。

    贾诩拱拱手,一本正经的说道:“下官祖籍冀州。”

    冀州,你就都逗我吧,虽然冀州是有个甄姓大族,但是腔调却是一点味道都没有,知道啥是贼鬼流滑、啥是责楞麻扒,而肉筋贼、馋国狼又是啥坷垃意思?

    “嘿嘿……”斐潜轻轻笑了两声,心中多半已经确认了,但是也并不说破。

    只不过既然认出了,若是贾诩回去歪歪嘴,嗯,这样一来也就不能随意用套话来糊弄了,至少要表示出自己的诚意,对付聪明人就要用聪明人所习惯的模式和办法……

    “子羽,朝廷之中惊艳贤才十倍于吾,实不敢大放厥词以误公廷。相国、长史不嫌吾年资蔽薄,有海纳之怀,采百家之言,吾不胜惶恐,然言辞拙笨,未免词不达意,若子羽不嫌孟浪,不妨随吾同行一观可好?”斐潜起身相邀。

    贾诩也起身,拱手说道:“如此烦扰中郎了!”

    聪明人,往往都对别人的话保持一个怀疑的态度,就算是听了,多半也会斟酌再三,绝对不会什么轻言相信,在大多数的事情面前,他们都习惯自己去看,去听,去判断。

    斐潜这样做一方面也是表示自己坦坦荡荡,绝无藏私,从而在根本上去除所有可能会产生怀疑的温床;另外一个方面,也是表示自己和贾诩是站在同一方的,所以不存在对立,万事都好说……

    但是更重要的是,斐潜相信,现在自己在平阳推行的这一套方法,就算是贾诩全盘拿走,在长安也是施展不开的,政策这个东西,永远都有时效性和地域性,不是一一二二写明了,就可以丝毫没有偏差的。

    同样的一个法规和政令,在平阳可以畅通无阻的实行,而在长安,呵呵……

    斐潜带着贾诩出了平阳县衙,沿着中央大街往城东走去。

    平阳城在经过了一个多月不停的整理和翻修,已经是初步有了一些模样。

    大街之上残破的砖石被更换了,虽然并不是绝对的平整,但是相对于城外的土路,好了不只十倍。街道两旁最先被清理和修建出来,搭建出一些房屋出来,现在逐渐的有了一些人入住。

    贾诩忽然指着一旁的密编的竹栏,问道:“此物何用?为何城中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