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零五章 需待天时
    贾诩突然离开了,就像他突然的来,只留下一封书信。

    当然在结尾的时候也并没有写上真实的姓名,只是写了四个字“知名不具”,呵呵……

    不过在书信除了表达了一些感谢款待之类的客套话之外,倒是提及了一点,建议让斐潜早日将北屈以东的定阳、高奴、雕阴三县取下。

    取上郡的路途确实走这一条也是正确的,毕竟上郡那边有一条秦直道,虽然说多年未有修缮,但是至少要比新开一条道路来简便的多。

    秦直道,从咸阳直通阴山旧长城脚下。当年抵御少数民族南下的时候,秦朝的军队基本上就是当天发次日达……

    只不过现在略早了一些。

    斐潜一边骑着马往营地那边走,一面将书信递给了身旁的贾衢和杜远传阅。

    令狐邵为了学宫早日建设完毕,已经是走马上任了,虽然还是年轻了一些,在经学上面尚拿不出什么可以称道的见解,任博士可能会有一些人不服,但是当一个劝学从曹应该问题不大,因此现在基本上是天天拿着一卷书在桃山,一坐就是一天,也不知道是读书还是监工,或者两者皆有。

    贾衢看完了书信,将信递给了杜远,说道:“北面高奴,南面雕阴,加上定阳,则成鼎立之势,若能取下,也就算是在上郡立足稳定了……”

    杜远也说道:“不过最早也要等秋收之后才能用兵,现在粮草确实比较的紧缺。”

    斐潜点点头。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若是战略性眼光来看,自己应该算得上是比较超前的一拨人,所以对于贾诩的留书才没有多少的感觉,但是若是毫无方向的不知道要往哪里走的人,这类型的书信可能就是不亚于灵丹妙药了。

    同时,自己在战术的层面,应该还是比较薄弱一些的,那么是不是应该找些人……

    贾衢说道:“不过如今俘获鲜卑众多,积怨难免深沉,若是我等攻伐上郡,鲜卑倒是不得不防。”

    斐潜现在采用的策略其实就是联合匈奴、东羌,对抗北方的鲜卑……

    斐潜说道:“如今暂时不用太过于担心,鲜卑王檀石槐暴毙,步度根屯于云中、雁门,而轲比能则是集中在代郡、上谷,两者交恶,正是可乘之机。”

    只要不进攻步度根的根据地云中和雁门两郡,那么就和其并没有什么绝对不可调和的冲突,上郡、西河附近这个方向只是一些零散的鲜卑部落,本身就不属于步度根下辖,因此就算是步度根接收到了一些请求,多半也不会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这里。

    带着贫农斗地主么……

    秋收之后,进入了冬季,才真正需要加强防备少数民族南下,因为那个时间,这些少数民族急需南下获取一些物资以度过漫漫寒冬。

    “需待天时啊……”忽然之间,斐潜指着营地当中那一群羊说道,“看看那只羊,那只小羊……”

    “咦!”贾衢和杜远也都惊奇的对望了一眼。

    ××××××××××××

    而在千里之外,曹操也将手里的一封简短的情报递给了身边的卫觊。

    卫觊现在却是穿了一身的黑衣,见状便是默然的接过了小小的这一张绢布,展开一看,写着“已拒”两字。

    卫觊将绢布纸条交还,说道:“不出所料。刘公帝室之胃,卓然守道,忠厚义节,岂会应此大逆之事。”

    曹操点点点头,继而默然。

    今年,曹操屡遭挫折,年初兴高采烈的散尽家财募兵,告别妻子,然而到了酸枣之后才发现诸君根本不想着进军,纠缠夺权不休,最后导致他和鲍信孤军而进,被大败而归。

    曹洪死命掩护得脱之后,重新收拾情怀,南下扬州,再次进行招募,结果好不容易再次搜罗了近万的兵卒,原想着再次到酸枣继续讨伐董卓,却没有想到在龙亢的一场营啸,竟然如浅雪遇艳阳,一万的兵卒散得只剩下不足两千……

    实无颜就这样灰溜溜回去的曹操,无奈之下,只能是北上河内投奔了袁绍。

    袁绍对于曹操,倒也算是照顾有加,送了一千的人马给曹操,然后也派发兵粮,并没有因为曹操在雒阳当时没给袁绍什么好脸色,而给予刁难什么的。

    不过对于曹操来说,似乎,这个曾经的英气奋发的袁本初,像是变了个人。

    生长脂腴,不知稼穑,这个算是王公之辈的通病,到也没有什么,但是却在汉室未倒之时,意图行南阳助刘秀之事!

    此与大逆何异?!

    曹操想起上一次参加袁绍举办的宴会,一帮众人据案而饮。席间袁绍频频举一枚玉印而示,其意明显到了几乎不想掩饰的地步……

    汉代官制,依品秩之不同,佩不同之印绶。印分金印、银印、铜印之等;印上有纽,纽作龟纽、鼻纽之别;绶有绿绶、紫绶、青绶、黄绶、黑绶之差;但是唯独没有玉印!

    何人才能用玉印!

    唯有天子尔!

    在场众人,均衣冠华贵,相貌堂堂,然竟无一人做声。

    汉室衰颓,人怀异心,何人可不失忠节?

    包括曹操他自己。

    寄人篱下,仰仗他人呼吸,这种滋味十分难受,有言却不敢明讲,有怒却不能作色。

    “伯觎,若吾等欲寻一安身之所,何处为佳?”曹操负手望天,说道。

    卫觊是败于斐潜之后,便一路向东,原想着投奔袁绍,以为凭借自己的名声,好歹也能混上说话的分量,但是很遗憾,现实永远都是残酷的。

    袁绍士广民强,光是已经表示了倾向,又或是已经投在了袁本初手下,就有冀州的田丰、审配、沮授;然后豫州的郭图、逢纪、许攸;这两大谋士集团根据地域形成了各自的小圈子,相互之间多有别苗头的倾向……

    但是相互别苗头,不代表卫觊就有机会乘虚而入,左右逢源,这些已经在袁绍身边站稳脚跟的人,虽然不断的在争抢更大的权力,但是对于那些企图加到其中的人,却有着高度的防备心理。

    卫觊到了两天,除了远远的见过一次袁绍的面之后,便再无建树,连人都见不着了……

    无奈之下,便只能另寻他图,此时,缺乏谋士的曹操就出现了,而原本曹操和卫氏本身关系都一贯是不错,因此,卫觊便转头投入了曹操的怀抱。

    卫觊虽然在内心当中十分想要让曹操现在就掉头西进,灭了那个切肤之痛的斐潜,但是内心当中也是明白,就现在的曹操的实力,还不能与斐潜相抗衡,只能是暂且将仇恨埋藏在心中,说道:“明公,兖州如何?”

    兖州是曹操的老家,并且曹操之前也在兖州担任过济南国相,颇为贤名,因此,如果曹操真的能够到兖州的话,比较容易在那个地方获得乡绅的支持。

    “兖州啊……”曹操重复了一声,然后微微点了点头,“……需待天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