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一六章 薄纱之后
    一只云雀划过了一条弧线,停在了庭院当中的一棵树木之上,微微歪着头,然后用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羽毛,便又一蹬腿,飞上了云端。 x更新最快

    斐敏敲了敲桌案,缓缓的道:“贤侄,汝于并州,掌握几何?”

    这就是相互之间的筹码判定了,斐敏需要知道斐潜手中到底有多少,然后才有办法确定自己需要在这一次的投注过程当中下注多少。

    斐潜沉吟了一会儿,道:“平阳、永安、北屈、定阳、雕阴……尽在吾手,兵马……骑,三千汉,两千胡;步卒,五千……”斐潜没敢多,便将如今基本的情况减少了一些,才给斐敏听。

    还有桃山学宫,还有如今遍布了西河、河东、河内,甚至到了冀州和幽州的商贸,都没有讲……

    但就算是斐潜透露出来的信息,已经让斐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随后斐敏闭上了双眼,眼珠子在眼皮之后飞快的转动着。

    “祭祀之前……”斐敏睁开眼,咬着牙,脸上的肉跳了跳,道,“此事须速!吾立刻去寻几个好友……”

    斐潜有惊讶,没想到斐敏的判断居然极其的准确,这个时间也是原本自己准备脱身的时间段。

    祥瑞祭祀是当下王允给自己脸上涂油的举措,在此之前,为了保障整个祭祀能够顺利进行,是不会做出什么动作的,但是一旦完成了祭祀,然后携惶惶之威以势压下来……

    斐敏甚至不问斐潜是选择留京还是留在并州了……

    就按照现在斐潜手中的地盘,若是留在长安任职,提上一个档次的话,也就只有封九卿了,而当下,可能么?

    因此便只能是留在并州,这样才符合最大的利益,也是符合斐氏家族的利益……

    “侄儿立刻去拜会蔡中郎……”斐潜立刻跟着道。

    “善!”斐敏道,“让斐禄跟着贤侄,若有何消息变动……”

    “遵叔父之意,侄儿先行告退。”斐潜拱了拱手道。

    斐敏头,道:“事不宜迟,叔父也需略作准备。”完便起身将斐潜略送了几步,便相互对视了一眼,了头,然后就各自出发了。

    斐潜跨上马匹,甩了一下马鞭,心中忽然有些感触:这或许是到了汉代之后,第一次和自己的本家合作?

    真是不知道该觉得讽刺,还是该觉得世事无绝对?

    xxxxxxxxxxxxxxxxxx

    蔡府,书房之中。

    “汝取上郡,过于轻易矣……”蔡邕端端正正的坐着,顺了顺胡须,在听完了斐潜的诉之后,沉思片刻之后,道。

    太过轻易?

    是我过早的发起了对于上郡的收复之战,还是……

    蔡邕站起身,在书房的书架当中寻找了一下,然后抽出了一个竹简,递给了斐潜,微微抬了一下下巴,示意斐潜阅读。

    斐潜接过展开一看,见书卷抬头两排的竹简上面写着:“臣窃见先帝欲开西域置校尉计思虑十有余年乃发大策北击匈奴西使……”

    汉代没有句读真是烦人。

    斐潜在脑海中过滤筛选了一下,抬头问道:“班定远上疏?”

    蔡邕闭目微微头,并不话,于是斐潜便继续往下看……

    班固的上疏并不长,五六百字的样子,很快斐潜便看完了,皱着眉头思索着。

    班固是汉代打通西域的一个狠人,杀使者,潜刺客,用离间,借力使力,因势利导,无所不用其极,方铸就了汉代在西域地区一直保持着强有力的影响力。

    那么蔡邕拿这个书简的意思是?

    别看班超是西汉时的人物,但是写上疏却是秉承着后世所谓的“麦肯锡”最牛叉的写法,先是用简短的不到百字,表明了整个文章的重;然后便用“古今中外”四个方面进行立论;再引申到自身实际情况进行阐述,并举出了相关的一些可操作性的举措;最后以歌颂祖国大好河山,阐发美好愿望进行结尾……

    就算是拿到后世高考,也是轻松的可以获得第一个档次的作文分数的。

    斐潜重新审视着这一篇的上疏,掐掉头尾的套话等这些语言,然后再去掉一些与龟兹相关的东西,便只剩下了这样几句话:

    “臣伏自惟念,卒伍吏,实愿从谷吉效命绝域,庶几张骞弃身旷野。”

    “臣前与官属三十六人奉命绝域,备遭艰厄。”

    “自孤守疏勒,于今五载,胡夷情数,臣颇识之。”

    拳拳的报国之心,有了;艰苦卓绝的功劳,有了;经验丰富的佐证,有了;换成后世的话来,就是

    你们这群喷子起开,老子在西域混的时候,你们都还在家里吃奶呢!

    因此再加上蔡邕师傅在前面讲的“过于轻易”的话,那么意思就是朝野当中的喷子又开始心动了,因此就开始行动了……

    因为之前上郡侨治,很多信息根本就没有再传递到了朝野当中,很多人跟本不清楚上郡的具体情况,和班固当时出使西域之前的状况非常相似。

    知道那边有一些人,但是具体怎样,不清楚,能不能打,不清楚,所以,很多朝廷大臣们也不会轻易的去涉足这种不明之地。

    然而这种战争的迷雾却被斐潜拨开了,顿时很多人惊讶的发现,原来上郡……

    一个年方二十的人,转眼之间就能轻轻松松的在上郡拿下了这么一块地皮,开始收复了上郡的郡县,那么若是换了我这个经验更丰富,从政或是治军多年的人去,岂不是……

    我割个草!

    原来是为了这个!

    有功劳谁不想要,有便宜谁不想占?而且刚好斐潜又属于“卒伍吏”才刚刚被提拔上来没有多久,处理起来简直不需要太容易……

    斐潜放下了书简,默默的将其卷好,置于桌案之上,道:“那么……皇甫?”

    这个事情,一旦扯开了那一层用来遮羞的薄纱之后,很多丑陋不堪的细节都会暴露出来……

    比斐潜职位更高,年资更长,名声更响亮,更有治军的经验,满朝上下,还有谁?

    满朝文武当中,带过兵的,原来还有一个卢植,一个张温,一个朱。

    可惜一个隐居,一个被杀,一个逃亡,仅存的一个就剩下了皇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