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二零章 六角和七弦
    蔡府在长安的府邸并没有像在雒阳的那么大,但是还算是精致。 x更新最快

    从书房出来,转过两个弯的走廊,经过一片的竹林,在竹林旁,建有一个巧的六角亭,在六角亭之后,透过竹林的一角,便可以隐隐看到红色的圆形后院门。

    六角亭,单层,彩瓦朱柱,画栋雕梁,亭角高翘,就像是少女调皮扬起的眉毛。在六根朱柱之间,用镂空雕花的栏杆圈围,只留下了一面开口。三阶青砖的台阶,映着在亭角伸出的绿意和斑驳的角苔,既调剂了色彩,也彰显了古朴。

    一亭。

    一桌。

    一席。

    一炉。

    一人。

    蔡琰坐在亭子当中,一袭上绿下青的襦裙,在双肩和衣袖之处刺绣了深青色的团纹,鹅黄色的交领之下露出一些雪白色的中衣,露出一截宛如天鹅一般的脖颈,几缕顽皮的青丝轻巧的在其上飘抚着。

    一只巧鹤形的香炉守候在一旁,淡淡的青烟萦绕,就像是一只仙鹤在蔡琰身侧翩翩起舞一般。

    蔡琰抬眼看到了斐潜,便将一缕因低头看书而垂下的青丝拢到了耳后,然后在桌案上取了一枚晶莹剔透挂着红色的丝绦的牙签,夹在了书卷之中,然后才将书卷合上,置于桌案之侧,方微微笑着站起,看着缓缓走来的斐潜。

    红经绿史,若不是随手乱拿的话,那么蔡琰现在看的多半是一部什么经书了……

    斐潜在亭外站定,拱手行礼,道:“师姐,别来无恙?”

    “师弟,别来无恙……啊,你变黑好多……”蔡琰也还礼,然后抿嘴笑着,伸出柔荑,示意斐潜到六角亭内就坐。

    虽然是被笑晒黑了,但是斐潜却完全感觉不到其中有什么恶意,更多的是好奇和惊讶,就像是一片晶莹的水晶,自然的反射出周围的人的镜像……

    亭后忽然闪出了一个身着鹅黄裙裾的侍女,怀抱着一个锦垫,蹬蹬的碎步走了过来,略略弯腰行礼之后,便替斐潜在桌案之前摆放好,然后又是一礼,细细索索的又钻回亭后,消失了……

    还有这种操作?

    难道是隐身法不成?

    斐潜好奇的神直了脖子看了看,才看到其实在亭子后面有几级的台阶,然后那个侍女和一个粗使婆子都在后面,似乎还支起了炉子在烧水……

    “那是奉书,师弟你之前应见过的……”蔡琰也回头看了看,忽然一笑,道。

    斐潜坐了下来,努力回想了一下,却有些想不起来了。

    “……最近有读书么?”蔡琰见斐潜没有想起来,也没有解释,便换了个话题。

    “……”

    斐潜默然。

    这个师姐,三句不离本行啊。

    “……抱歉,师姐。”斐潜微微低了一下头,如实道。

    “嗯,没事,只是挺可惜的……”蔡琰笑笑,微微歪了歪头,“……不过,我明白的。”

    或许在蔡琰观念里,天底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读书,而天下最悲惨的事情,就是没办法读书吧……

    “并州的胡人还是那么多么?”蔡琰道,然后停顿了一会儿,“……当年我和父亲在五原待过一段的时间……”

    斐潜头,道:“比那个时间还要更多了。”五原郡,现在有跟没有差不多了,地盘急剧萎缩,留在汉人手里的没剩几个县城了。并州丁原带走了大部分的并州兵卒,导致那边现在基本上已经是鲜卑人的牧场,属于步度根的下辖。

    蔡琰轻轻摇了摇头,似乎是要将那一段不怎么开心的记忆从脑海当中甩出去,“这一次是回京……还是……”

    斐潜稍作沉吟,然后道:“不会停留太久,可能过两天就要走了。”关于匈奴国书之事,毕竟现在还没有进行操作,不适宜出来。

    不是有意隐瞒,只是并非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进行分享的。有一些事情,有一些秘密,其实是一种负担,知道了之后,便会沉甸甸的压在心间,因此,有时候善意的分享倒是会导致恶劣的后果。

    蔡琰是纯粹的,简单的,就像一本白白净净的书,若是在其上涂抹了太多,虽然固然会加载了更多的东西,拥有了更深沉的经历,但是或许也就将失去了人们阅读这本书的渴望……

    “又要走啊……那……有什么我可以帮得上忙的?”蔡琰扬着巧的下巴,眉眼之间闪耀着灵动的光华。

    斐潜笑笑,道:“许久未能听闻琴音了,不知今日可否有幸?”

    蔡琰倒是很干脆,嫣然一笑,便吩咐奉书去取琴来。

    琴很快便取来了,置于桌案之上。

    但并不是坐下来即刻就弹……

    侍女如同一只鹅黄色的蝴蝶,穿梭忙碌着,先是端了一盆的水,让蔡琰净了手,又奉上了丝绢,细细擦干,再将鹤形香炉里面的残香除去,换上了一节新香木,方算是告一段落,重新退出六角亭。

    斐潜看桌案之上的琴,形状古朴,隐隐有梅花鳞纹,只是一头较黑,不由得问道:“此乃桐爨?”

    蔡琰一面轻轻的挽了挽袖,露出一白霜皓腕,一面道:“是的。”

    斐潜头,不再话。

    蔡琰抿了抿嘴,端端正正的挺直了腰身,正坐在桌案琴之后,就像夏里池塘之内露出水面的莲花,舒展着曼妙的曲线,然后伸出如同白玉一般的双手,缓缓的搭在七弦之上……

    “叮”一声长长的颤音在六角亭当中荡漾而开,斐潜缓缓的闭上双眼,全身心的投入到这样美妙无比的音乐当中而去。

    长长的抹音,盘旋着,萦绕着,绵延不绝,就像是风吹过了树梢,又像是滑过了草地,在旷野之中才刚刚远去,却在下一个瞬间又来到了眼前,空旷,清灵,就像是展开了一幅画卷,却只用寥寥的几笔,勾勒出了一片原野……

    几声短促的挑音加入了整个的旋律,虽然并没有什么整体的队列,但是却丝毫不显得杂乱,就像是在山坡的那一侧出现了几只牛羊,缓缓的走着,很自然,很随意,时不时叫两声,然后低着头择着一些嫩芽吃着……

    一个泛音响起,立刻成为了整个乐章的主要声调,就像是一个牧人先是在空中甩了一下鞭子,然后便懒洋洋的张开了口,哼唱起首牧歌一般,一开始似乎是漫不经心的几个调子,随后便渐渐的连成了一长串的歌声,悠远绵长,伴随着风声的牛羊的声音,传递的很远很远……

    ……

    琴音最后渐渐停息,斐潜睁开了双眼,正对上了蔡琰含笑投过来的视线,不由得也是一笑:“师姐……你这意思,是我现在……看起来就像一个牧羊的人么?”

    ...

    欢迎阅读《》最新章节,由北辰文学网更新

    本文地址:

    欢迎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