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二三章 不眠之夜
    夜深,人未静。 x更新最快

    刘协在**上翻来覆去,始终无法入眠。

    汉代未央宫还是挺大的,然而作为皇帝睡觉的地方,却并不大。

    **榻其实有像一个袖珍一些的房间,雕刻着花纹的围成了一个长方体的空间,留下正面的一个爬**榻的区域。

    刘协扫了一眼在**头不远处,燃着的那一盏长明灯。

    这段时间,长明灯内的油,从原本的菜籽油被换成了鱼油,没有黑烟,也没有了异味,灯芯似乎也换了吧?

    至少现在很少在半夜听见灯芯爆裂的声响了。

    刘协翻了一个身,望着**,偷过纱幔,能依稀的看到一个大的图案和一些方格子。左边是八十一个方格,右边也是八十一个,一共是一百六十二个……

    而那个大图案,除了正中的一只云彩当中的盘龙之外,还有五只鹤和九只蝠,另外还有一些云彩、枝叶、花果之类的……

    这些东西,刘协很熟,甚至是不用看都清楚在哪里。

    甚至这一间房间的任何东西,刘协都很清楚。

    屋内左边的第三根柱子最上面雕刻的那只蛟的右爪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反正掉了一个指头尖……

    右边有一块木雕,多半是受潮了,漆面已经有了一些细的泡泡,可能再过一段时间便会开始脱落了……

    以前凡是遇到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刘协都会一遍又一遍的数,一次又一次的看,直至自己疲惫不堪了,才能睡得着。

    不过前一段时间,嗯,应该是从从董贼伏诛之后开始,刘协便基本上到了时间就睡着了,而且一觉便能睡到天明。

    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刘协又有些睡不着了……

    刘协有些郁闷的又翻了个身,这一次的动作稍微大了一些,脚踢到了一旁的**板之上,发出了“咚”的一声闷响。

    或许是被这一个声音惊醒,不远处迅速冒出了一个黑脑袋,然后一个身影从地上爬了起来,几步到了刘协的**榻之前,一眼就看到了刘协在黑夜中闪闪发亮的眸子,不由得下意识的到:“又睡不着了,陛下?”

    刘协“嗯”了一声,索性抱着锦被坐起,道:“董环,把你被子搬这里来吧,我们话……”

    “唯,陛下。”黄门董环轻手轻脚的,不一会儿就抱着一**棉布被褥铺到了刘协**脚的地上。

    “……再过两天,就要大祭了啊……”刘协一想起这个事情来,就觉得自己的心脏就怦怦直跳,难以平静。

    “是的,陛下。”董环抱着棉被,后背靠着刘协的**脚,蹭了两下,回答道。

    “这虽然不是朕第一次参加大祭,但是……嗯……”刘协不知道要怎样形容,最后迟疑了一下,道,“……反正不太一样……”

    虽然刘协讲的话,有些莫名其妙,但是董环能够理解。

    作为从就跟刘协一块长大的宦官,好听一些叫做玩伴,实际上其实是刘协的背锅人。不管刘协做错了什么,比如下雨天跑到室外啦,比如贪玩去捉虫子啦等等,凡是触犯了规矩的,第一个受到惩罚的必然就是董环。

    下手执行刑罚的庭卫都很有分寸,不会下狠手,也不会留下什么内伤,但是一定会把董环的两股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触目惊心的……

    打给刘协看的。

    不过幸好刘协很聪明,有些事情,被训斥了一次之后基本上就么有再犯过了,因此董环也就并没有遭受太多次的刑罚。

    夜深人静的时候,便是这两个单独相处的时间了,当然,等到刘协十三岁,便要开始迎娶皇后嫔妃等等,到那个时候,这个的卧室,就要有另外的人加入进来了……

    董环回到道:“是的陛下,这一次不一样。”

    刘协有些兴奋的道:“知道么,这一次要改成文舞!”

    文舞和武舞,是汉代皇室祭祀的时候最主要的礼仪乐舞,其实舞蹈团队并不是两拨人,而是同一个队伍,只不过其“文”或是“武”的展现,是由舞具和动作的不同展示出来的。文舞就是持羽旄,武舞就是持干戚。

    选择文舞和武舞,对于祭祀来并没有什么问题,只不过之前汉灵帝在位末期,常年征战,先是西凉羌人,后来又是黄巾之乱,所以也一直用代表着武勇的武舞居多。而后来董卓进京之后,因为董卓个人爱好的原因,一直都是用的武舞……

    董环也有些期盼,道:“是的陛下,似乎是好久没有看到文舞了……”

    五彩缤纷的羽旄,比起干戚来,至少在董环认为当中,不管是从那个角度,都要更好看一些……

    刘协嗯了一声,继续道:“……而且还要在‘食举乐’的时候,加上‘昭德’乐舞呢……”想到这个,刘协就难免有些激动,昭德乐舞是纪念文帝而做,“通关梁,而不异远方;除诽谤,去肉刑,赏赐长老,收恤孤独,以逐群生”,这个意思难道是希望我能够像太宗皇帝一样,平复战乱,恢复汉威之意么?

    董环认真的回答了一声:“陛下必定能像太宗陛下一样,德厚天地,利泽四海的。”

    道太宗皇帝,刘协也是收了笑容,板着脸,一本正经的头“嗯”了一声,然后道:“明天我想先去太庙一趟……来了长安也算是好久了,也都没有去过几次……祖宗在天之灵,会不会觉得我这个子孙不孝啊……”

    长安的太庙和洛阳的太庙,严格上来,并不是同一个系统的。长安太庙以刘邦为主线,而雒阳的太庙则是以刘秀为主线……

    刘协虽然姓刘,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他的血统更多的倾向于刘秀,而跟大汉开朝皇帝刘邦,嗯,已经算是稀薄的可以了。

    然而现在雒阳的太庙已经化为飞灰,便只剩下了长安这里的太庙,虽然是将世祖牌位加到了其中,但是……

    怎么呢……

    反正刘协心里还是略有一些觉得有些怪异的地方,因此也就甚少前去了。

    不过现在,应该去跟祖宗们一声了吧?

    为祸大汉江山的奸臣已经伏诛了,接下来在王司徒的帮助下,一定会好起来的!

    刘协握着拳头,带着一丝笑意,憧憬着,想象着……

    过了一会儿,刘协忽然想起了一事,便道:“对了,你见过哪个斐中郎,觉得这个人怎么样?”

    “……”

    刘协半天没有听到董环的回应,不由得伸着脑袋看了一眼,只见董环已经先撑不住的,一头歪在了**脚之上,睡着了。

    刘协撇撇嘴,但是也没有叫醒董环,便挪动了一下身体,重新躺倒了,过了一会儿,也闭上了双眼,气息渐渐的低沉起来,也睡着了。

    像这样的情形,在这未央宫之内,主仆二人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只不过这一次或许有些不一样……

    但是,谁知道呢?

    ...

    欢迎阅读《》最新章节,由北辰文学网更新

    本文地址:

    欢迎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