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二五章 围魏救赵
    硕大的王允府内,富丽堂皇的大厅当中,安静得只有火烛燃烧时轻微的噼啪之声。

    王允静静的思索着,但是却并没有立刻做出决定,他觉得还是需要了解更多一些信息之后再进行决策。

    嗯,於扶罗……南匈奴单于……

    王允用指节叩了叩桌案,说道:“子渊,北地之况,汝可熟悉?”没办法,王允毕竟只是一个文官,虽然原来在董卓之下也是掌管尚书台,但是多半时候还是关注在官员、士族,以及山东山西之间的问题,对于边疆来说,王允可能甚至还不如一个西凉将校了解得更多。

    斐潜点点头,然后略作一些回想,便开口说道:“光和四年,鲜卑单于檀石槐死,其子和连继立,无能无才,故失其位,当下北地鲜卑一分为三,其大人一为步度根,二为轲比能,三者素利、弥加、阙机诸部。鲜卑小部几千、万余,大部三四万,五六万不等,多居于漠北,逐水草,牧牛羊……”斐潜说的比较慢,也借助手势来帮助王允建立起一个对于鲜卑更加详细一些的轮廓认知。

    王允点点头,显然是对于斐潜这么熟悉鲜卑事务表示一定程度的赞赏,然后微微皱眉说道:“如此说来,十万鲜卑南下或亦有之?”

    十万啊,不是十万只蝼蚁,而是十万头饿狼啊!

    这个才是王允最为担心的重点,如果只是一两万的鲜卑,那么必然不会深入,骚扰一番也就退去了,但是十万……

    这一下鲜卑人的胃口就未必那么容易得到满足了,若是影响到京兆地区,那么对于王允来说,不亚于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斐潜沉吟片刻,说道:“十万,亦或有之,亦或虚言……”

    “此话怎讲?”王允接着说道。

    “鲜卑各部惯于散居,况其大人步度根与轲比能不合已久,若是联合一处,难免会有争端,并且劳师远行,徒耗军粮,与兵法不符尔……”斐潜一边说道,一边似乎是在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王允的表情。

    王允似乎是低垂着眼皮,但是实际上将斐潜的动作都收在眼里,内心中嗤笑一声,还兵法呢,带了几天兵,就真当自己是兵法大家了?真要是对自己的言论有信心,当慷慨激昂才是,怎么还会看我的表情?

    王允沉声接口道:“故多应为分兵而进,而非兵合一处尔,轲比能多往冀、豫,步度根掠司、并,而其余鲜卑小部袭击幽、辽矣。”

    “啊……这个,王公睿见,明察万里,下官正是此意。”斐潜先是稍微愣了一下,然后立刻说道。

    “兵分三路,冀豫幽辽……”王允没理会斐潜的奉承之语,只是自己重复了一声,心中所想颇为复杂,一方面感觉略有轻松,至少并不是请全部都直接冲着自己这个地方来的,另外一个方面,而且若是劫掠冀州的鲜卑能够那啥……

    嗯……

    时间不知不觉的在流逝,已经到了后半夜了,王允毕竟年龄较大,显出了一些疲惫之态,看着斐潜说道:“子渊,司、并……步度根一部,汝且估算其有多少兵马?”

    “步度根虽为大部,然一则须留些人手以防轲比能,二则其部属妇孺冬日难行,故而少则三万,多则五万……”斐潜伸出了一个巴掌,在桌案之上比划了一下。

    王允看了一眼,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五万啊,虽然比起最开始的十万之数少了一半,但是依旧是一个不小的压力,关键是自己当下根本抽不出兵卒来对于鲜卑进行防御打击……

    五万的鲜卑,若是真的打到了京兆附近,就会像是一个烧得灼热无比的铁棒,可能会一下子就把原先王允的平衡彻底捅得七零八落。

    用吕布等人钳制西凉将校,然后用西凉将校阻挡住山东侵略关中的步伐,只要能够拖上几个月,那么等自己将朝野上下完全掌控之后,再收缴西凉之兵,一手王权,一手兵权,山东士族必然土崩瓦解,届时大汉也就将在自己的手中……绽放光华……

    而现在……

    想到这里,王允扫了一眼斐潜,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些厌恶之感。

    斐潜略有些啜啜的说道:“……下官倒是略有些想法……不知可否……”斐潜深知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对于只知道提出各种问题,而不附带上解决方案的人,都是不会受欢迎的,因此不管怎样,自己都必须有一个方案。

    果然,王允闻言,颌首眯着眼笑道:“子渊但讲无妨!”

    “……这个……兵法有云,避实就虚……”斐潜表现得就像是一个拿着半本兵法书在吊书袋子的人一样,伸出了两只手比划着,“……步度根欲劫掠财帛,自然是选富庶郡县,因此定是走吕梁,掠河东……”

    王允点点头,看起来斐潜虽然年轻,但是分析还是比较正确的……

    太原上党区域是被吕梁、太行、秦岭围绕在其中的一个平地,虽然也是比较富庶,但是因为山口路径较少并且多为险要,进出不便,所以并非是第一选择的方向,反倒是河东区域只要过了吕梁,便是一片平地,十分适宜胡人骑兵奔袭。

    “……故而可遣兵沿秦直道,直驱阴山,掩至步度根其后,袭其王庭,则步度根必退而救之,河东之危可解矣……”

    王允说道:“围魏救赵?”嗯,这倒是一个别出心裁的想法。

    斐潜点头笑道:“王公卓见,正是如此。”

    “……兵从何来?”王允不动声色,继续追问道。

    斐潜说道:“下官城北有骑三千……另若是以册封南匈奴单于为由,再胜胡兵三千……多设旗帜,以壮声势,可号三万……”

    利用匈奴兵,再加上虚张声势?王允略微点点头,然后又问道:“何人将之?”

    “……下官位卑资浅……这个,若是由朝廷当中宿老名将镇而统之,则无忧矣……”斐潜略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嗯?王允看了斐潜一眼,然后垂下了眼帘。

    宿老名将?

    朝野当中还有谁是宿老名将,这不就是指皇甫嵩么?

    这么说,斐潜是不想担这个担子了?这小子觉得不好做便是要撂挑子了?

    王允沉吟并不表态,一直沉默不说话。斐潜也只好静坐一旁,只是不时的拿眼偷偷去看王允脸色。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允忽然一拍桌案,沉声喝道:“斐中郎,汝好大的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