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三一章 快要被忘却的外号
    大河之水滔滔不绝,奔涌而下。

    如果是诗才敏捷的,估计会说一两句白日依山尽,长河落日圆,三万里河东入海,一片孤城万仞山之类的,但是斐潜却憋不大出来。

    才情不是大白菜,论斤论两就能卖。

    斐潜又回头看了看一旁的河水,又看了看对岸的山川峡谷,沉默片刻,证实了自己确实不是什么七步才子。

    现在斐潜就遇到了一点麻烦,他只想将这个麻烦解决掉。

    去荆襄,几条路当中,最安全的,还是走黄河北岸。

    黄河南岸,在弘农郡当中,还有董卓残留的西凉将校,龟缩于陕县和渑池之内,虽然之间还是有些间隙,但是毕竟风险较高。

    本来斐潜他这一次行军,已经尽量避开郡县行进,就连购买一些必需品都是派遣个别人员去采购,目的就是为了不引起众人的注意,但是没想到在山间宿营,却依然会遇到了人……

    似乎是士族的子弟出行又或是行猎,偏偏就撞到了斐潜的军列当中来。虽然斐潜已经尽可能的安排兵卒规避了,但是山路就那么一条,直直的撞上来,就连想躲都躲不开了。

    只能是先全数抓起来再说。

    不过奇怪的是,当黄旭带着人悄悄的围上去的时候,领头的士族子弟却很快的选择了投降……

    斐潜打量着在对面的中年人,年龄约在三十左右的样子,面容方正,留有两撇长长的直髭,尖且略翘,就像是两把小刀一般,很有特色。体格健壮,手掌粗壮,像是有一些武艺,也或许是比较的自信,否则也不会在临近傍晚还逗留在山区未返。

    “请问兄台尊姓大名?”斐潜问道。

    中年人拱了拱手,说道:“在下河内温县韩浩,韩元嗣,见过将军。”

    韩浩?

    斐潜现在恨不得有个度娘,立马可以搜一下这个韩浩是何许人也……被赵云在长坂坡杀的那个?三国人物那么多,离开度娘真的记不住,话说就算是对三国有些研究的,冷不丁跑一个人出来也未必知道吧……

    不过温县……

    略叼啊。

    嗯,除了温县的那个未来的鸟人之外,自己手下好像也有一个是温县的……

    “元嗣可曾识得伯槐?”斐潜问道。

    韩浩有些惊喜的说道:“将军也识得伯槐?伯槐今可安好?”

    “呵呵,尚可,”斐潜微微笑着,说道,“不知元嗣,可知河内王使君现于何处,伯槐备有一礼,委某转呈王使君……”

    河内王使君,就是河内太守王匡。

    韩浩收敛了笑容,目光闪动,说道:“伯槐之礼?莫非鱼肠乎?”

    斐潜正容道:“岂可玩笑,骏马两匹也。”

    “骏马两匹?”韩浩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笑道,“将军莫相试尔……伯槐乃吾友也,焉不知旧事?伯槐叔父无辜陷于囹圄,几近亡族,岂能礼于王河内?”

    考虑到汉代通讯的不便,信息传达的封闭性,能知道这个事情的,是不是常林的好友另外说,但是至少证明了韩浩应该就是温县的士族。

    斐潜向韩浩长揖一礼,说道:“事关重大,不得已而为之,请元嗣恕罪。”

    韩浩略笑了一下,摆摆手,并没有说什么。

    斐潜相邀而坐,重新见礼,才告诉韩浩自己的姓名,并告知其现在常林的一些情况。

    韩浩知道了常林的一些情况后,显得也有几分的高兴,然后又聊了一些其他的事情,随后韩浩才忽然想到了一事,不禁问道:“莫非阁下就是与凤雏齐名的隐鲲先生?”

    “这个……”斐潜几乎都快忘了自己还有这样的一个称号,“……若是和伯槐所说相同,应是抬爱在下了……”

    韩浩一听连忙又起身施礼,说道:“今何如幸之,见隐鲲当面!隐渊吟兮翰海现,鲲击水兮玄溟变!水镜先生之语当如是也!”

    韩浩笑呵呵的,借着见礼的机会,盯着斐潜一阵猛看,脸上的表情似乎颇有一些后世粉丝见到偶像级人物的时候的样子。

    斐潜谦虚两句,忽然想到了一点什么,便问道:“……元嗣方才提及凤雏?可曾听闻水镜先生之评?”

    韩浩点点头,带着几分羡慕,几分赞叹的口吻说道:“凤展翅兮明岐阳,雏清声兮澈八荒!今见隐鲲先生,便可想象凤雏先生之绝代风华尔……”

    韩浩应是无心之语,但是斐潜心中却忽热像是被什么敲击了一下。

    当时遇到常林之时,斐潜当得知自己第一次被水镜先生封了个称号的时候,还有一些洋洋得意,那种喜悦的心情一时间让斐潜有些自嗨,再加上当时前途未卜,所以也没有多去往各个方面的去考虑……

    但是现在忽然又听到了一次自己的称号,而且……

    这个……

    斐潜看了看天色,便笑着说道:“与元嗣畅谈,相距恨晚,时光匆过。今尚有军务,不得脱身,无法尽兴,甚为憾也。不知元嗣仙居何处,待此方事毕,再登门赔罪。”

    韩浩也是干脆,哈哈一笑:“赔罪某则断不可受,若是隐鲲先生有暇,可至温县西南五里,问韩家堡便是。”

    斐潜又取了一匹备用的战马,欲送韩浩。韩浩推辞不过便收了,然后就带着家丁下人,与斐潜作别,离去了。

    斐潜看着韩浩离去,转身坐下,心中就像是面前的这一条大河一样,奔腾汹涌……

    虽然觉得自己和水镜先生司马徽见过几次面,但是并不是太过于熟悉,为何忽然之间就有了这样的一个称号,多少有一些疑惑,但是一直以来都忙于各种纷至沓来的事情,也没有什么人特别再次提起,便几乎都要忘却了。

    现在忽然之间在温县,又碰上了一个人,将这个称号重新提及的时候,而且不仅是有了称号,还有了相应的评语,这就意味着司马徽正式的给斐潜背书了……

    此一时,彼一时,斐潜这段时间,经历了许多,心智也成长了许多,这种并不是什么数值上面能够体现出来+5+10之类的,只是一些智慧,包括他对于汉代人的行为的理解,也在逐渐的加深。

    所以看问题,能看表面就下定义么?

    能只看一时就做结论么?

    翻过头来好好想想,斐潜的眉头越皱越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