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三二章 水面之下的阴影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想当然的人。

    以前斐潜记得一个笑话,不好笑的笑话。

    一个小孩学字,老师教了一二三,小孩便高兴的将笔一扔,然后去找父亲说他已经全部学会了。其父亲很开心,便让小孩给一个姓万的朋友写请柬,邀请其做客……

    结果从上午一直写到晚上,都没有写好,其父查看,发现小孩趴在地上,还在不停的划横线,痛苦的埋怨为何那个人居然姓万,要是姓百便早就划完了……

    呵呵。

    汉代士族,这些智者们,强调的不仅仅是能看到一二三,甚至要看到百,或者是要看到万……

    谁看的短,谁就出局。

    夕阳逐渐在落下,映的天边一片血红,就像是何进被杀的那一天。

    斐潜忽然觉得一阵寒意,从四面八方笼罩而来,将自己吞噬进去,然后揉压着每一个细胞,榨取着最后一丝的温暖。

    斐潜思索着。

    斐潜感觉自己仿佛就是站在一条线上,这条线后,便是普通的世界,清楚的世界,简单的世界,吃饭喝水,睡觉拉屎,找女人,生个孩子,然后就这样,看着孩子长大,看着自己衰老……

    而在线的另外一边,则是一片混沌。

    斐潜试图伸出手,去感触,但是却发现自己还是站在线的这一边,而手掌向空中按下去,有些奇怪的会感觉到掌上居然传来了一点点的凝滞的触感。

    “这是属于少数人的世界。”

    斐潜低声的自言自语,摇了摇头。

    当然他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所谓的感觉只是在他心目当中的想象而已,这个汉代并不是什么仙侠也不是什么科幻,这只是一种感觉。

    就像在后世,看着电视里面的那些国家政要,世界富豪,就算是不说,大家也都明白其实自己和哪些人虽然站在一个地球上,却的的确确是两个世界的人。

    这条线外,是普通人的世界,不需要想太多,也不会想太多。

    这条线内,是少数人的世界,人体无法进入,只能用思维去探索……

    这是一个契机。

    这个契机的钥匙便是自己的名号。

    隐鲲,凤雏,接下来还有卧龙对吧?

    然后还有谁?

    取这个名号,针对的是谁,又是谁才能获得这个名号?

    斐潜模拟着,推测着……

    便是白痴都不会相信,司马徽给自己,给庞统取这个名号就是为了让斐潜自己自嗨,或是让庞统自嗨,又或是仅仅满足一个司马徽这个外号达人的自嗨?

    那么意义何在?

    司马徽之前,从他成名开始,到现在,一共给多少人取过名号?

    斐潜记不得了,在他印象当中,便只有卧龙凤雏二人最为出名,而徐庶也算是司马徽的弟子吧,却依旧没有名号,这是因为什么?

    现在一件很明显的事情忽然之间摆到了斐潜的面前,要么,就往后退一步,回到普通人的世界里,就像在后世一样,根据自己可怜的经验,适当的卖弄着,混吃等死,或许还能哗众取宠的自嗨一把,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当然也就仅仅如此而已,可以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但是江山不是自己的,文字也是要进过审核的……

    或者是,更往前一步。

    透过这样的一道无形的线,去触及普通人所察觉不了的世界?

    这条线仿佛就是为了隔离出普通人和少数人的设置,针对的便是人自身的特性,就像是一道迷雾,只要稍微去触及一下便会觉得烦闷,头晕,然后就被其他另外的事情所干扰,最终没有办法用思维去照亮这一片浓厚的黑暗……

    黄旭取了一些晚脯来,斐潜却丝毫没有想要吃一些的想法,便让黄旭将其放在身边的石头之上。

    这个称号的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的东西?

    虽然毫无疑问的是,自己确实可以从中获益,并可以借着这样的称号,省却了很多原本应该做的工作,就像是韩浩,在得知了自己这个名号之后,态度明显表现的更加的热切,也表示出一定的敬意和羡慕。

    这都是好事,取的了成就越大,这个称号也就越响亮,伴随着这个称号越多的人知晓,自己的名望也就在逐渐的变大……

    从这个方面来说,的确是一件好事。

    但是斐潜也同样相信一句话,天上从来就没有馅饼可以掉下来,因为就算是上帝或者是佛祖一时想不开要败一次家,身为大管家的太白金星又或者是观音菩萨一定也会站出来制止这种愚蠢的行为。

    自己是不会拒绝这样的好事的,当然,相信绝大多数的人在遇到司马徽背书的时候,也是同样不会去拒绝……

    因此从自己这个方面来看,似乎看不出什么问题来。

    那么换一个角度来看,自己得到了这个称号,在正向的良性循环之下,司马徽能得到什么样的好处?若是自己不幸陷入了恶性发展,那么对于司马徽又有什么样的影响?

    司马徽,居于颍川,号水镜先生,与庞德公等大儒交往颇密,甚有名望……

    世间有很多题目很难,难在答案是掩盖在无数繁复的线索之下的。

    就像是一团纷乱的麻线团,人们在开始的时候,需要从许多无关的,甚至是混淆的情报当中,去寻找到唯一的答案,找到通往正确方向的那一条线。

    而这些线条当中非常难以选择,因为现在处于麻团之外的,根本看不清内部的情况,而大多数的人当拿到这一团乱麻一样的线球的时候,基本上已经是投降一半了,随后在试图抽取几个线头而不果之后,就会下意识的采取他们认为最佳的办法——乱刀斩乱麻……

    或许是一个办法。

    但是,或许这个办法正是对方所希望的呢?

    时间,在斐潜这一个破题者的思索当中不停的流逝。黑夜当中,在这一条大河之侧,斐潜他不停的思考着,就像是将这乱麻团的各个线头一点点的梳理开,企图在这中间找出最本质,最根本的那一条。

    黑夜不知不觉的过去,东方又重新出现了一条亮色,新的一天又到来了。晨曦之光照在了斐潜的脸上,也点亮了其双眸……

    ps:想知道这一条线在那里么?就在app《诡三国》文章之后的本章说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