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三四章 艰难的远离
    如果说斐潜是因为被利用所苦恼困扰,而李傕、郭汜是对于倒向那一方所艰难选择的话,那么对于孙坚来说,当下摆在面前的道路却没有多少可以选的方向。

    周昂虽然被击败,但是整个的局面却并没有多少改变。孙坚虽然是赢了,但是实际上也是输了。

    之前袁术就不愿意孙坚突进雒阳,因为如此还断了一次孙坚的粮草供给,逼迫得孙坚不得不单骑面见袁术,陈情之后,方重新得到了一批补充。

    但是现在……

    雒阳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

    不仅是如此,就连雒阳周边大概一百里左右,荒无人烟……

    那种行进了一整天,就连一个人都看不到的那种凄凉,给孙坚的部队造成了极大心理上的压力,渐渐的引发了一些恐慌。

    这种压力,对于将领来说,多少都会自行控制,但是对于那些目不识丁的小兵来讲,这种看不见人的情绪,却会让人感觉孤独和无力,就像是不是和人在打仗,而是和天地在做斗争一般。

    当然,那些在野地,在道边,在黄草之下的尸首和白骨,不能算人。

    四野八荒,空空荡荡。

    村寨村庄是有,但是也是一样的门户大开,炊烟全无,全是空屋,无人修缮的窗楣就像是被砍断却只连着一点皮的手臂,与屋体将断未断,在风中无力的摇摆着。

    唯一的生命便是两三条野狗,皮毛腐烂,瞪着泛红浑浊的眼珠,看见任何东西都是狂吠不已……

    大片大片的土地荒芜着,长满了裨草。

    普通的士兵只是觉得心里恐慌,但是未必懂得恐慌着什么,而这种恐慌因何而来,但是作为孙坚,他很清楚,这种恐慌是来自对未来的担忧。

    换句话说,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只有损耗没有补给的战斗。

    没有人,没有粮草,没有任何可以补充的部队物资,就连断了一根铁钉,可能都找不到替代品……

    孙坚很痛苦,很失落。

    阳城的人基本上已经逃光了。

    董卓先是派遣了兵士屠杀了阳社,跑了一批人;后来李旻被徐荣所败,又跑了一批;豫州刺史孔伷身死,许多人看情况恶化,再跑了一批;前段时间袁绍派遣周昂来攻,然后便剩下了一些实在跑不动的了……

    这里曾经是他梦寐以求的地盘,是属于他自己真正的一块区域,但是现在却不得不亲手抛弃,因为不丢弃就等于是自寻死路……

    他也曾经站上了大汉权力的殿堂,他也曾经将旗帜插在了都城之上,但是现在却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那里已经被烧成了一片黑地……

    除了那一方玉玺。

    孙坚紧紧的握住拳头,手臂在微微的颤抖。

    袁术虽然没有派人来谈任何问题,但是断了粮草供给。

    按照孙坚对于袁术的了解,这个骄傲的冠族弟子,甚至不愿意弯下身躯去谈一句什么利益交换,他知道玉玺在孙坚这里,但是他觉得伸手要会丢了他袁术的面子,就像是这样的一个举动会让他袁术表现的和那些急功近利的商贾似的……

    因此,袁术表现的很淡定,淡定的就像是玉玺已经是在自己手里一样。

    最初的袁术,刚刚抵达南阳之时,还被一个南阳太守搞得束手束脚,必须借助孙坚的刀,才算是解开了手脚的镣铐。

    而现在的袁术,高朋满座,府衙之内宴席就根本没有停歇过,川流不息从各个地区赶过来的人,都恭敬的排列着,等候着……

    袁术似乎唯一的对手,便剩下的是袁绍,至于其他人……

    天地何不公至此也!

    孙坚“呯”的一掌拍击在桌案之上,引来了厅堂之内另外三个将领的目光。

    程普,黄盖,韩当。

    另外还空了一个位置,曾经属于祖茂的位置。

    孙坚将目光投向了那个空空荡荡的位置,而程普,黄盖,韩当则是等待着孙坚做最后的决定。

    一,上交玉玺,就几乎可以肯定袁术会恢复粮草的供应。

    二,撤离阳城,也就是等于是再次失去豫州刺史的名号……

    打赢了仗,但是却宛如打输了一样,要将手中的地盘就这样让出去,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巨大且残酷的讽刺。

    到时候周昂只需要派上一队的兵卒,即可轻轻松松的将阳城收复……

    难道自己便只能将这个四四方方的印玺上交么?

    将这个搭上祖茂的一条命,还有诸多的兵卒性命的,代表着大汉皇室权威的印玺上交?

    然后,彻底的低下头,翻过身,收起爪牙,露出肚皮,成为袁术腿下的一条忠狗?

    这是孙坚我带着兄弟,带着子弟兵,杀出长沙之时最终想要获得的东西么?

    成为……

    一条狗?

    “德谋……”孙坚说道,“依汝之见,吾等应当如何?”程普最为年长,不管是在将领当中,还是在兵卒眼里,都颇具威望,所以,孙坚在当下犹豫不决的时候,也想听一听,参考一下程普的想法。

    程普摸了摸胡子,严肃的说道:“曾有人言,遇事难决,当问本心。主公可凭心而为也。”

    孙坚笑笑,说道:“……问某本心么?”

    一生之旅途,风景不少,荆棘也不少,但是是否能够一直保持着刚刚踏上这一条路的时候,遵从着内心的渴望,坚定的朝着原来的目标前行?

    放弃很简单,但是懂得放弃什么,却并不简单。

    “同举义兵,将救社稷。逆贼垂破而各若此,吾当谁与戮力乎!”孙坚慨然而叹,闭上了双眼,眼角有一滴泪光缓缓而下。

    良久之后孙坚才一字一顿的说道:“公覆,传某将令……集合兵卒,收拾行装,准备撤退。”

    黄盖沉默了一会儿,也是无言,抱拳领命而去。

    ××××××××××××××

    史载:“卓寻徙都西入关,焚烧雒邑。坚乃前入至雒,脩诸陵,平塞卓所发掘。讫,引军还,住鲁阳。”

    这是孙坚一生当中,距离大汉的中心最近的一次,从此之后,便渐行渐远,再也没有能够再次踏足这一块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