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三六章 汉代的两把火
    雒阳城的一片残骸,似乎都能看到那一日的大火。雒阳城周边废弃的村寨,就像是一个失去了生机的躯壳,在风吹雨打当中逐渐的衰败。

    斐潜在雒阳城下静默了许久。

    心情无比的沉重。

    为何毁灭永远会比建设更加的容易?

    大汉自从刘秀定都雒阳开始,建设不息,至此也将近两百年的时候了,但是要毁了她,却只需要一把火……

    雒阳大火,整整烧了十天。

    黑烟蔽日,百里之内都能看见。

    有些东西就像是橘子,不剥开来不一定能够完全清楚里面是好的还是坏的,是酸的还是甜的……

    大汉朝,雒阳的陨落,就像被剥开了橘子皮。

    而自己,在其中的推力,其实并不比董卓这一把火小多少……

    一个像汉朝这样封建制度下政权的生命力,是前进还是后退,有时候主要还是决定在独裁者皇帝的手中。不管是刘彻,还是刘秀,都具备极强的个人魅力,也有很清晰思维的方向和平衡朝政的手段,这样才能保持了极强的向上发展的势头。

    但是很显然的是,汉灵帝并不是这样的人。

    而现在的刘协,能成长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

    ××××××××××××××

    当斐潜再次踏足荆襄地区的时候,已经感觉就像是别了经年。

    八百骑兵和一些负责背负一些物资的马匹,差不多就要近千马匹了,直接冲到襄阳城下的话,估计刘表眼珠子都会瞪出来,所以只能是先转向往沔南,属于黄家的区域。

    一路往南,给斐潜的感觉就是明显萧条了不少。

    原先颍川地区富庶无比,但是经过一而再,再而三的战争之后,已经是呈现出了一种衰败的征兆。

    可能对于现在汉代很多人来说,不一定能够看得出来,但是对于斐潜这个在后世成天被灌输着CPI,GDP,GNP等等指数观念的人,其实对于经济变化的敏锐度,斐潜这个曾经生活在前几天千股涨停,接下来就千古跌停的时代,比起汉代这些习惯了慢悠悠生活的人有先天上的优势。

    就像是在后世,许多专家摆出一副和善的面容,讲着小于5%的通货膨胀就叫做温和的、良性的通货膨胀一样……

    简单来说,原来100元的货币因为某种不可描述的原因,现在只能买到95元价值的东西,这就是5%的通货膨胀。

    然而像斐潜利用在京兆地区董卓的大量铸币,然后掠夺了河东地区大量乡间豪右的物资一样,缓慢的但是坚决的,将那些乡间豪右或许是经过了几代人,十几代人的积攒下来的财富,抢劫到了自己的手里,铸就了平阳城快速的膨胀和富庶。

    这种通货膨胀何止5%!

    恶钱只有二铢,又品质不好,按照正常的换算来说,顶多就只能是只有原来五铢钱的20%-30%……

    这种掠夺性的是非常可怕的。

    然后斐潜并没有停手,继续再次利用这些豪右的急迫心情,引导这些人再次将损失转嫁,同时也就缓和了河东这些士族豪右们的情绪,并且在一定程度上还形成了共力……

    商队的不间断的往来,起初那些积攒下来的恶钱被迅速的,廉价的使用出去,然后像滚雪球一样开始慢慢的波及到了其他地区。

    当然,影响最大的永远是有产阶级。至于那些平日手头上根本就剩不下什么财富的汉代农夫来说,现在暂时的影响还不大,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斐潜在阳平的掠夺,对于冀州、豫州、乃至荆州、扬州等等地区的百姓来说,并没有引起大规模的的社会震动,所以从某个意义上来说,也是“温和”的。

    只不过,现在暂时对于县城里面的人员生活还没有太多的影响,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通货膨胀的后遗症就会表现的越来越强烈,直至拖垮摧毁整个汉朝的经济。

    而士族,抱歉,这些人对于朝堂之上,军旅之间,经书之内那是没有话说,相当的熟练,但是对于这一块经济上的内容,可能一百个人当中找不出一个来。

    斐潜预估着,士族在追逐利益的引诱下,绝对会下意识的将恶钱扩散给那些不知情的人,因此,原本只是在京兆地区,河东弘农一带破坏经济的恶钱,就必然会以比原来历史上更加迅猛的速度向全国蔓延。

    而伴随着整个五铢钱在恶钱的不断驱逐之下,就将退出物品交易的货币体系,而这种钱币体制一旦崩溃,必定将引发了新的一波自耕农破产,而士族的贪婪决定了并不会在这个时间对农民伸出援助之手,只会加大摄取土地的力度。

    然后各地诸侯之间的纷争,加速了乡间士族豪右原本囤积物资损耗,伴随着战争引发的人口减少,土地荒芜,再加上各种旱灾、雪灾乃至于瘟疫,将会很快的击垮大汉朝原本这就已经极其脆弱的经济……

    当然,这样就像是焚烧了雒阳一样,汉王朝的另一个在经济上的代表之物,五铢钱,最终将退出历史的舞台……

    一把火,烧掉了雒阳,一把火,烧掉了五铢钱。

    这把火,也是董卓点燃的,但是,提供燃料助推的,却是斐潜。

    只不过第一把火烧的大部分是百姓,而第二把火,烧的是乡野豪强罢了……

    斐潜放慢了一些步伐,黄旭作为先遣,已经带着十几个兵士前行去黄家隐院报信去了,缓缓而行,一方面是让这些奔驰长驱的马匹能够休息一下,一方面也比较不容易引起官道两侧百姓的恐慌。

    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同样的兵马,同样的装束,奔驰而来和缓缓而来,速度的不同,带给这些百姓们的感官却是完全两回事……

    但是实际上,只要是兵卒,自从被成立的那一天开始就是为了杀人而存在的,就像是政治,从出现的那一天就是为了摄取利益而诞生的。

    然而,像斐潜这样带着部队,慢慢的走,偶尔笑一笑,冲着两旁的百姓点点头,并不下令将刀枪相指,于是这些百姓就大多数只会呆呆的站着,傻傻的看着。

    可是斐潜内心知道,这些呆呆傻傻的百姓将会有很大一部分人,就即将在接下来的动荡当中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