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三七章 升官之宴
    黄家隐院远远的就在前方,斐潜已经能够看到在村口已经是站了一堆的人,黄家家主黄承彦赫然就在其首。

    斐潜连忙下马,将缰绳甩给了一旁的亲卫,然后急急上前几步,拜倒在黄承彦之前。

    黄承彦哈哈哈的笑得嘴都合不拢,连忙亲手扶起了斐潜,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高声说道:“吾佳婿今得归,实乃不胜之喜也!老夫特设薄宴,还请各位赏光!”

    黄家隐院,或许是因为经常往来工匠的原因,说是一个院,实际上更像一个比较开放型的坞堡,中心就是依山傍水的围墙高耸的大院,而周边也有一些居户,一半多是工匠,还有一些是在周围耕作的佣客。

    因此这些工匠和佣客,听闻黄承彦所说,便都齐声欢呼起来,簇拥着,围绕着一起跟着黄承彦和斐潜往里走。

    斐潜所带来的八百骑兵,也不用黄承彦多做吩咐,自然由黄旭带着,往隐院侧后的工房之地而去。

    那一块区域经常被黄家拿来做各种工具和设备的研究,所以其实面积也挺大的,用来扎营也算是比较合适。

    黄氏家族里面的人纷纷自动的帮忙,拿锅碗的,取胡凳的,垒灶台的,搭帐篷的,建马厩的,基本上都捡着自己能帮手的活计做着,每个人都笑呵呵的,就像是在准备着一个盛大的节日庆典。

    斐潜进门之前,特意扫了一眼后院的围墙,发现果然有一个小脑袋缩了回去,顿时觉得这段时间的压力好象轻松了不少。

    黄承彦一手挽着斐潜的臂膀,往院内大厅走,自然作为黄氏比较核心的一些成员,也都跟在了黄承彦和斐潜身后,走了进来。

    厅堂之内,早已经布置下了一些茶点,置于重头戏的酒宴,就算是再重要,也没有让斐潜下马就不经过洗漱沐浴直接参加的道理,因此这个厅堂之内只是作为短暂的一个聚会,目的便是让众人了解一下目前斐潜的近况。

    先前黄承彦选择斐潜作为女婿的时候,还有一些人略微的表示了一些不理解,发表了自己对于斐潜的一些论断,这些人凭借这自己多年的经验,给斐潜做了各种精确而且肯定的结论,觉得就算是庞德公的弟子,就算是荆州别驾,也不能改变其属于斐氏家族旁支的命运,不能成为什么气候,换句话说,这些表面上的东西都是假象,都是虚幻,都是不切实际的东西……

    反正就是仗着自己吃的盐比较多,嘀嘀咕咕明面上和私底下都有不少的议论。

    然而现在,这些人都将一张灿烂的笑容放到了脸上,又在说着当时就觉得斐潜是多么的年少英才,自己当时又是多么的支持黄承彦的选择……

    其中就有黄承彦的族弟,黄桕,黄孟慊,现在笑得最欢快的那个人。

    斐潜还依稀记得,当时婚礼之时,给诸位长辈进行敬酒的时候,曾经被其唠叨了好一阵子……

    至于讲的话,不外乎就是那些。不管后世,还是汉代,总是有一些人莫名其妙的就很有优越感,或者说很擅长寻找优越感。

    宛如站在高坛之上的,仰着高傲的头颅,重点的强调斐潜有着这样,或者是那样的不足之处,也有这个或是那个的方面做的不够好的地方,然后一是看在黄承彦的面子上,二是为了勉励年轻人,最后才怜悯的伸手出来,像施舍一样的表示,老夫这样这些话语,是看得起你,否则老夫还不屑于讲这些话呢……

    不过幸好斐潜都是在后世职场里面混过,因此也都是一脸的笑,静静的听着,从头到尾礼仪到位,也才让黄桕没挑出什么毛病来。

    当然,黄桕也不是脑袋抽抽了特意来找之前未曾相识的斐潜的茬,主要是他觉得黄月英原本可以联姻上更好的,或者说是更符合他心目当中标准的人,比如庞统……

    但是没想到黄承彦定了斐潜。

    所以对于平日基本上是不怎么和黄氏工匠们往来的黄桕来说,在他的眼中,黄氏走工匠这条路是没有出路的,只有学经书才是正统,因为工匠始终是给人当下手,永远没有什么独当一面,封土列侯的机会。

    像黄桕这样的观念,在现在还是很主流的,因此黄桕在黄氏家族当中也是取得了一定的话语权,代表了有志向于经学政坛迈进的一些黄家内部人员的声音。

    黄承彦轻轻拍了拍手,众人立刻安静下来。

    黄承彦面露笑意,环视一周,才缓缓的说道:“吾沔南黄氏,虽名不著世,然德行桑梓,为荆襄咸知。今蒙承皇恩,再添冠缨,家门之幸,黄氏之庆也!春耕稼禾,方有秋获,厚积薄发,方有其绶。尔等后进,需戒急戒躁,持心严正,不求锦罗绸缎,但求学业精进,不求龙肝凤髓,但求修身养性,如此,则当可不落人笑柄,亦可增色吾黄氏门楣也!”

    这些话,之前一向都是黄桕这个经学代表常说的,但是黄承彦今天觉得自己说的似乎也是很不错。

    堂内一帮年轻之人连忙起身,一并称是。一帮小字辈的黄家半大小伙子,各个眼冒羡慕之色,借着行礼的机会,纷纷朝着斐潜猛看,倒是让斐潜有些哭笑不得。

    骤然一看,似乎黄氏年轻小子也不算少,堂内就有七八个,但是似乎并没有在历史上留下多少名号……

    黄承彦点点头,又说了几句,最后才哈哈笑着说道:“今日举宴贺进官之喜,诸位不妨放开约束,开怀畅饮!”

    众人皆纷纷应答,气氛顿时热烈起来。

    像斐潜这样的属于升官进爵的宴会,一般来说不会特意限定时间,从早上办到晚上,连需办个三五天都算是正常的,客人可以随时到来,随时入席开吃。同时对于菜品,也因为时间不确定的原因,多半都是以鸡寒,鱼脍等等冷食为主,随吃随加,当然,如果贵客不喜欢吃冷食,想要吃一些烤肉啊,烩饼之类的热菜,后厨也会立刻烹饪,力求让所有的宾客都能尽兴而归。

    因为宴会比较漫长,所以除了最开始的时候,斐潜作为主要的人物必须出席一下之外,其他时间一般都由黄氏家族里面的其他人员代为组织,当然,一些重要的宾客到来,斐潜还是需要出来亲自接待一下的,毕竟这个是属于黄氏和斐潜共同的盛宴。

    当然现在虽然并没有像东晋那么厉害的士族上下品的划分线,但是对于还是有内外设宴,士族子弟都是在院内,更高级别的人物则是登堂入室,而那些普通乡邻,便最多只能是贴着黄家隐院的院墙之外坐坐,已经算是可以回去吹嘘一阵的本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