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四三章 人心人性人情
    斐潜点点头,并没有针对于众人的话进行点评。说实在的,很多事情并没有严格的对错之分,黑白之明,就像是袁绍和袁术,能说他们做错了什么?

    反董之时汇集在其左右进行投资的人,不就是为了将来获势了之后的回报么?

    真正心向汉室的人,因该像徐庶一样希望王子师能够拨乱反正吧……

    斐潜想着,忽然发现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自己身上,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庞统懒洋洋的说道:“你的意见呢?赶快说,说完就该吃饭了!”

    斐潜哈哈的笑着,说道:“好吧,那就简短一些……在我看来,都有机会,只不过区别于知不知道机会的来临和有没有能力去抓住机会而已……好了,我们去吃饭吧……”

    庞统跳将起来,说道:“这叫什么意见,你个大忽悠!”跟着斐潜住过一段时间,庞统也从斐潜这边学到了不少后世的词语。

    斐潜一摊手,说道:“那要怎么说,说某某时间段某某人有优势,只要能抓住某某机会,防备住某某危机,然后就可以确定胜局了?其实就跟子鉴说的一样,很多事情看起来,很复杂,但是其实很简单,就是一群人围观兄弟俩打架,对吧?”

    庞统一拍手,说道:“话是没有有错,但是问题是,你现在站那里?”

    斐潜环顾了一下,发现徐庶、枣祗还有太史明的目光汇集在一起,等着自己回答。

    斐潜摇头,长叹一声,举手投降道:“好吧,好吧,我说……我就站在外面……”

    众人安静了一会儿,然后庞统一甩手,哼了一声,说道:“没意思,吃饭!”

    其他三个也纷纷嘀咕着类似“不痛快”、“不利索”什么的话语,然后便纷纷起身去吃饭了,将斐潜一个人撂在了天井里。

    “喂!这群家伙……”

    ××××××××××××××

    夜幕降临,繁星点点,一条银河横跨天际,璀璨无比。

    斐潜披着一件大氅,立在木屋之外的小溪旁,仰头而望。

    身后传来了脚步之声,庞统走了过来站到了斐潜身侧,说道:“方才为何不借机把话说明?”

    斐潜默然。

    方才何尝不知庞统是有意相助,但是斐潜话到了嘴边却改了口。

    斐潜转头看向一旁的庞统。

    现在庞统已经略微接近了斐潜的肩膀,未来还会长的更高,肤色么,那个是天生的,所以没有什么办法所改变,还是那么的黑,但是眼睛当中的神采已经显而易见……

    话说这小子虽然丑了一点,但是也并不是惨绝人寰的那种,为何先是被孙权所拒绝,然后差一点又被刘备赶走?

    莫非庞统是肥胖体质,然后到了二十多岁的开始痴肥,一肥然后就他这样子,难免显得有些猥琐……

    庞统裹了裹披风,说道:“你看什么呢?”

    斐潜哈哈一笑,挖苦道:“我在想想你长大后变丑的样子……”

    “切!”庞统横了斐潜一眼,很是肯定的说道,“我肯定是越长越帅!虽然将来未必是阳春白雪,但是掷果盈车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斐潜仰头啊哈哈了几声,不予置评。

    庞统哼了一下,然后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道:“……难道……你害怕了?”

    “……是的,士元。我害怕了……”斐潜叹息了一声,说道,“我害怕……最终自己变成了一个只知道为了胜利,不择手段的人……”

    庞统盯着斐潜看了一会儿,然后转过头去,说道:“……但是你如果不变成那种人,你就会被人轻易的找到弱点……”

    项羽抓住了刘邦的父亲,扬言刘邦若是不投降,便将刘邦的父亲烹杀。

    刘邦说道:“若是如此,便请分我一杯肉羹吧……”

    而刘邦如果不这么做的话,那么之前所有的努力也将付之东流。

    斐潜点点头,说道:“是的,我知道,所以……最终我还是会变成那个样子的……但是,我不希望像你们也被卷进来……至少不要因为仅仅是朋友的原因卷进来。荆州,若不出意外,至少有十几年的太平时间……”

    原本斐潜是有打算利用朋友的身份,对徐庶和枣祗,乃至于太史明进行鼓动和劝说的,但是到了这里,福叔的事件,让斐潜忽然意识到,在接下来的这一段时间,将是所有的人最残酷的一段时间……

    挟持家人作为人质,并不是只会发生一次,当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还有手下这些人身上的时候,谁能够保证永远都能做正确的选择?

    徐庶在历史上若是放弃了母亲,难道在刘备的身边,就不会因此被众多士族弟子言伐词讨,就像是针对姜维一样?

    徐庶就一个母亲,真要是提前安置也还简单。

    但是,枣祗呢?

    太史明呢?

    这么一大帮子家族的人,难道真的说迁就迁,说动就动?

    这些人都是朋友,也正是在鹿山之下,有过这样一段时间的相处,相互之间产生出来的友情,所以斐潜才会犹豫。

    将这些人绑上自己的战车,会不会太自私了……

    世间如烘炉,人心似柴薪。

    庞统一皱眉,说道:“你的意思,二袁之间要打十几年?”庞统对于斐潜的顾虑似乎明白,又似乎不明白,只是抓住时间这个问道。

    斐潜摇了摇头:“士元你知道什么是蛊虫么?”

    “……巫蛊?”庞统说道。

    汉武帝时期就发生过震动全国的巫蛊事件,导致成千上万的人因此被杀,甚至包括了当时的太子,因此也就让很多人都知道了有这样的一个玩意。

    “蛊,皿中置虫,使其相食,仅存者,便为蛊……”斐潜看着天空,说道,“……这个天下,现在就是一个器皿,二袁则是最大最肥的两只……当这两只开始相互撕咬的时候,流出的血液和暴露出来的伤口,会吸引更多的虫子加入进去……”

    所以当一旦开始相互撕咬的时候,人性便慢慢的毁灭了,纯粹的利益化会变成唯一的标准。

    “然后你站边上?别的虫子吃肥了的照样会来吃你!”庞统说道。

    斐潜呵呵一笑,说道:“是的,没错,但是我希望能在被吃之前,找到一条脱离这个器皿的道路。”

    “若是没找到呢?”

    “没找到的话……那就只有看谁吃的多,吃的快了……”斐潜说道,“不过,现在我已经找到了一些站在外面的虫子……”

    “那可都是大虫子……就凭你现在的小身板?”庞统说道,“我觉得你还是需要和子敬、元直好好谈谈,子鉴也是不错的……”

    庞统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然后嘟囔着说道:“我要回去睡觉了……有人说睡得好才长的快……人啊,就跟虫子一样,如果不能叫上几声,让其他的虫子记住,那还有什么意思?至于你的担心,我觉得没有什么必要,至少对于子敬、元直和子鉴来说,没有必要……回了,我先回去了啊……”

    “……至少把元直搞走,那家伙的呼噜声太烦人了,让我也好睡个安静的觉……”庞统又打了一个哈欠,然后摇摇晃晃的往回走,“……六韬现在在我手里……”

    “……知道了,小呆鸟……”斐潜无言,摇头笑了笑。

    “哼哼,大水鱼……小心别让人轻易吃了……”

    六韬,庞德公终于传授给了庞统,也就意味着庞统将在未来,代表着庞氏在众士族当中去抢夺一席之地了。

    当然,另外的意思就是庞统现在还在学习成长期,暂时不会出仕的……

    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