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五四章 最初一波的攻击
    这里是一片草地,因为秋天的来临,青草已经枯黄了,干枯的叶片在风中徒劳的摇摆着。

    黄忠占据了一个大概只有五六米高的小土包,也是附近唯一的一个算是比较高一些的地势了,在微微倾斜的坡上之上摆出了军阵。

    而孙坚则是在平地之上列阵相应。

    秋风萧瑟,吹得双方的旌旗噼啪作响,但是却吹不走双方的浓浓战意。

    孙坚看了看对面的黄字大旗,也看到了在黄字将领旗下的那一员中年将领,沉吟了一下,嗯……

    不认识。

    不过肯定不是什么良将。

    那个小土包算是一个比较好的地势是没有错,身为将领怎么只能看一个方面的问题?

    为了占据一块小地利,不惜提前列阵。

    严阵以待是没有错,但是知不知道什么是三鼓之勇?

    缓缓而来,正好将身体都能活动得开,而对方则是在秋风当中苦站了近一个时辰,手脚必然僵硬!

    况且现在是午时已过了,马上日头就要开始偏斜,而一旦日头偏斜,那个小土包就即将直接被太阳斜照!

    一将无能,害死三军!

    孙坚嘴角浮现出一丝嘲笑的痕迹,高举战刀,爆喝一声,打破了两军对垒的沉寂!

    骤然如雷一般炸响的战鼓,就像是喷涌的岩浆一般,从两个对阵的军队当中,冲天而起,然后又伏地而下,瞬时之间遮天蔽日一般,带着无穷无尽的澎湃战意,横跨了两军之间不到两百米的地面,撞击到了一起。

    在战鼓声中,双方的军队不约而同的冲出了第一列的战兵,各两百人的先头部队脚踩着大地,顶着木盾,在各自的曲长号令之下,开始向前推进。

    在他们身后,弓箭手们也半弯着腰,进入了相互射击的射程,一只只利箭带着凄厉的破空之声,扑向了对方的阵地。

    半空之中,双方的箭矢交错而过……

    这都是汉军的标准野战进攻方式,到此为止,双方的模式,人数,以及队伍的调配是一模一样,有板有眼。汉军延续了前秦的作战模式,一般来说,都会先以弓箭兵进行试探和攻击,特别是双方都是以步卒为主的话,就更是制式化的攻击模式了。

    至于那种傻乎乎的上前讨阵的模式,一定要站在弓箭的射程之外,否则说不准对方心念一动,直接一个万箭齐发射死了事……

    双方前线军候不约而同的高喝一声,分成三排的刀盾手举起了盾牌,最前面的蹲着,用肩膀斜靠着,第二排则是半弯着腰将盾牌搭在了第一排的盾牌之上,而第三排则是站着,向天空中顶起了盾牌,暴露在外的弓箭手连忙往盾牌墙内一缩……

    箭矢如同暴雨敲打在荷叶之上一般,噼里啪啦不绝于耳,又像是死神用自己的手指头在轻轻敲击着双方的盾牌墙。

    这个时候,考验的就是双方前阵军候的指挥能力和兵士的勇猛以及训练度了……

    第一波的箭雨之后,双方的盾阵不由得错开了一些,露出已经弯弓上箭的锋利箭尖,然后第二波的箭矢就相差无几的被射上了天空……

    相差无几。

    但是还是有差距,就比如像短跑一百米,可能就是差不到一秒,但是却宛如天地之间的差别。

    孙坚这一方的兵士更快的完成了整套的配合动作,因此孙坚的箭矢早到了那么一秒钟,导致顿时就有几个兵卒因躲闪不及,被射中了,顿时惨嚎倒地……

    孙坚目光炯炯的盯着前阵的兵士,像这种双方遭遇战,谁也不会傻乎乎的将所有的兵力全部投入进去,必须要关注的四周的情况,在看到了前方兵士稍微占优之后,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当然,不仅仅是前阵的几百人在试探攻击,左右两翼的轻骑与步卒的混合编队,也在进行相互的攻击和试探。

    轻骑兵带着战马如同弯刀一般,不停的在旋转,削割,瞬间接触,又瞬间脱离,只留下牺牲者染红了枯黄的草地。

    韩当观察了一下,轻轻的啧了一声,在孙坚旁边说道:“主公,他们的骑兵底子不错啊!我们这两翼有些吃紧。”

    孙坚也将目光转移过去,点了点头,说道:“这些是老手!传令!让左右两翼拖住,不得主动出击!”

    孙坚身后的传令兵连忙开始挥动手中的代表骑兵的旗帜,然后等到左右两翼的军候左右晃动了旗帜表示收到旗令才停了下来。

    孙坚知道左右两翼会吃亏,但是没有关系,毕竟左右两翼加起来也就不过是百余人,重点还是中央的步兵主阵,只要将对面的主阵击破,就算是对方那不足百骑的兵卒再强,又怎么能和自己混合骑兵步卒的部队相抗衡?

    而且,整个的中央战阵孙坚这一侧的优势在随着时间不断的扩大,而且这种优势的扩展是雪崩式的……

    弓箭手对付刀盾兵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效果,这样子的攻击只是除了打击对方的士气之外,更多的是比拼双方将领调兵遣将的能力,谁的阵势先崩溃,谁就完蛋了。

    孙坚侧了一下头,对着韩当说道:“试探都差不多了,该上第二波了,义公,你带着兵士,不管如何,给我在中间扯出一个口子来!”

    韩当啪的一抱拳,二话不说,转身到了孙坚中军的前沿。

    “咚!咚咚!咚咚咚!”果然不出孙坚意料,对面小山包上又响起了第二通的鼓声,一队队的兵卒开始应着鼓声,向前推进。

    中军阵前的韩当回头看了看孙坚,看到孙坚点了点头,便一紧手中的长矛,高声吼道:“击鼓!进军!”

    既然是要带步卒突破中央阵型,韩当自然是不可能骑着马往前冲的,否则速度提不起来,自己也就成为了对方弓箭手的靶子,所以韩当是下马混在第二排的步卒当中,随着整个的战阵往前推进……

    在阵前的弓箭手开始向两侧分开,给后续的部队让出进攻的线路,黄忠这一侧的弓箭手明显留在地上的尸首就比孙坚更多了些,显然是损失更大。

    双方第二波的兵卒终于冲到了前沿,一场混战即将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