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五五章 意料之中的崩坏
    韩当虽然长于弓箭,骑术,但是不能代表着他的步战就差,相反,绝大多数的将领在地上的功夫往往都强于在马背上的,只是因为汉人并不可能像胡人那样,一出生跟着父母在马背上奔跑迁徙。

    双方的步卒很快就冲到了一起,混战一处,而此时双方的弓箭手也停歇下来,往两翼行进,压住阵脚,将中间的这一块血肉磨盘让了出来。

    “杀!”

    一个孙坚的兵卒率先冲了上来,双目赤红,冲着面前的对手当胸狠狠的一枪扎去!

    几乎不需要再有什么号令,双方的兵卒就拼杀在一处,刀盾手维持住阵线,长枪手在其后寻找破绽刺杀对方。

    盾顶着盾,刀拼着刀,枪对着枪,在这一刻,对面的不再是有着相同皮肤,相同发色,相同语言和相同的战甲的青年,又或是中年,甚至根本就不能在称为一个人……

    只剩下了残暴和血腥。

    双方的兵卒就像是两只凶猛的多边锯齿状的怪兽,相互交错着,撕咬着,纠缠在一起,都在奋力的吞噬着对方的血肉,企图在自己的血液流干之前,将对方打倒。

    韩当隐藏在军阵当中,虽然身边的各种呼喝、惨叫、兵刃砍斫之声繁杂无比,也刺激着他的血液不断的在翻滚,但是他仍然冷静的看着前线的一切变化,就像是一只毒蛇隐藏在草丛当中,随时准备发出致命的一击。

    忽然之间,韩当的眼睛一亮,一个跨步向前冲出,身旁的亲卫也连忙跟上……

    只见韩当暴喝一声,将长矛往前一探,鸡蛋粗细的长矛灵活的宛如一条长蛇,从人群当中穿出,如同贴地飞行的蟒蛇,恶狠狠的砸在了因为防备其他人的砍扎而举高了盾牌的黄忠刀盾手的小腿之上!

    黄忠刀盾手猝不及防,顿时小腿被势大力沉的长矛砸成了一个不正常的弯曲状态,惨叫一声像一旁跌倒。而在其侧的刀盾手还没有来得及补位,就看见一条黑影宛如毒蛇一般在地上一弹,瞬间就穿透了咽喉,鲜血如同喷泉一般向外喷洒!

    韩当抽矛,然后趁着黄忠的刀盾手阵型被破开的瞬间,再度飞快的连连刺击,竟然在几息之间,循着暴露出来的破绽,再杀三人。

    此时韩当的亲卫见主将英勇,顿时士气大振,咆哮着恶狠狠的往这个缺口挤压进去,疯狂的砍扎着,推搡着,竟然将黄忠刀盾手阵线硬生生的敲进去了一个凹陷!

    更多的孙坚兵卒蜂拥而至,涌向了被破坏的阵线缺口,黄忠的刀盾手树立起的盾牌只能抵挡住正面的攻击,现在突然被缺口两侧的孙坚兵士一阵突袭,顿时死伤惨重,终于是维持不住,整个阵势出现了一个的裂缝。

    调节了一下气息的韩当顿时大喜,顿时发出号令:“给我杀进去!往中间杀进去!”

    孙坚兵卒的士气一下子升腾起来,似乎连自己的气力都大了几分,像一把铁钻一样,顺着黄忠兵卒阵线上的裂口,狠狠的往中间捅去……

    黄忠的刀盾兵瞬时间要遭受到两个,甚至三个方向上的攻击,很快就被打击得溃不成军,往两边败退下去。

    “中军掩进,弓手护卫!”孙坚抓住了战机,立刻下令道。

    早在后场的等候的弓箭手连忙往前奔跑,然后趁着往对面黄忠部队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射出了箭矢。

    而黄忠此时似乎才刚刚反应过来一般,弓箭手的号令似乎也不一致,有的射向了向前冲锋的孙坚步卒,有的则是对孙坚弓箭手进行反向的压制……

    混乱的结果就导致了黄忠弓箭手杀伤的效果甚微,反倒是自己却被孙坚的弓箭部队所针对,顿时惨嚎连连,死伤惨重。

    孙坚的兵卒在少了黄忠的弓箭手压制的情况下,顿时更加的气势高亢起来,像发了疯一样往前猛冲,整个战场顿时形成了一边倒的局面。

    黄忠似乎是丧失了继续交战下去的勇气,中军大旗一阵摇晃,然后迅速的向后方退去……

    韩当眼尖,立刻发现了这一点,顿时大声吼叫起来,还在抵抗的黄忠兵卒回头一看,顿时也纷纷丧失了抵抗的勇气,也开始掉头就跑。

    黄忠在两翼的骑兵也纷纷掉头逃跑,孙坚的骑兵连忙兜转回来紧紧的咬住狂追。

    阵地战变成了追击战,现在比拼的就是谁更英勇,而是谁更跑得快。黄忠有些兵卒跑得慢的,渐渐被孙坚兵追上,然后就是被几个人围着一个砍杀一气……

    孙坚的骑兵有的在马匹上开弓搭箭,有的直接拿出战刀来,利用马匹的冲力,将逃跑的黄忠兵砍倒……

    一时间黄忠的兵卒兵败如山倒,孙坚兵卒则是气势如虹的在后面紧紧咬着往前追。

    不知不觉之间,孙坚就领着兵卒向前追击了好长一段距离,渐渐的远离了原来的交战的场所,往襄阳而近。

    韩当催着马从一旁赶了过来,一边和孙坚并肩向前而行,一边说道:“主公,这个家伙跑的够快啊,我们还往下追么?”

    孙坚问道:“可有捡到到对方的旌旗?”

    韩当摇了摇头,说道:“那个家伙都带着呢,喏,就在前面!”韩当一边单手控制着马匹,一边用手中的长矛指了指。

    没错,黄忠虽然逃跑,旗帜虽然倒伏着,但是却没有丢弃,就像是山雀收敛了长长的尾翼一般,拖拽着往前逃窜。

    孙坚一边策马一边扭头看了看,有些恼怒的说道:“令两翼骑兵全力往前包夹!胆敢擅自争抢乱阵者,斩!”

    虽然这个黄氏将领的战阵在自己意料之中被打败了,但是并没有夺取到多少的旗帜,几面步军旗都是一样的,分别不出来什么,而那些有些区别的统军旗和将领旗帜,才是孙坚的目标,而那些拿将旗居然都是骑兵,四条腿跑得老快,这样一来,不依靠自己骑兵怎么可能截得住?没有截住几面对方的旗帜做幌子,自己的诱敌之计又如何能够展开?

    然而孙坚的骑兵因为和步卒在抢人头,所以并没有全力冲刺追击,现在已经渐渐有些落在后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