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五六章 逃跑的江东猛虎
    黄忠带着人一路狂奔,孙坚紧紧的在后面衔尾急追,而孙坚的护卫亲军则紧紧的跟在其周围。

    现在大多数的统兵将领,都极其关注自己的私兵,也就是通常意义上的本部兵马,这些兵卒不论是待遇,还是装备,都会比一般的士兵来的更加丰厚,当然,这些兵卒在体力上和技能上也同样高于一般兵卒,对于主将来说有更高的忠诚度,所以孙坚对于自己的手下这些兵卒,也更加的有信心。

    又追了两三里,孙坚渐渐的拉住了马匹,喝令军队开始修整队形。

    韩当在一旁问答:“主公,为何要停下来了?”

    孙坚指着前方的丘陵山地说道:“前方多山,极易中伏。”在前方,有多座连绵的丘陵挡住了视线,那些黄氏将领的逃兵正一头往山谷中间逃窜而去。

    遇山不进,遇林莫入,这是作为统军将领的一个基本常识。

    穷寇莫追则是要看是在什么的地方,如果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追上几十里多半一点问题没有,但是在多山地区,追上几里就可能被人设伏。

    虽然孙坚还是很想去抢夺那个将领的旌旗,但是那个家伙奈何逃得太快了……

    就在孙坚渐渐的将部队收拢的时候,忽然前方一阵梆子响,从山谷中开出了一群兵马,开始向两翼展开,中央一杆大旄,镶嵌着五彩的羽毛,华丽无比,旗帜中间是绣着“荆州刺史”四个大字。

    在大旄之下,是一辆华盖车,车前还有一杆“刘”字的将领旗迎风飘扬。华盖车上,一人一身重锦华服,绣花缎面熠熠生辉,一缕长须在风中微微飘荡……

    突然出现的兵马,顿时引发了孙坚兵卒的一阵骚乱。

    韩当吓了一跳,说道:“还真的有伏兵!”

    孙坚却眯缝着眼,紧紧的盯着远处的那个华盖车上的人物,微微侧脸问道:“义公,车上之人……可是刘景升?”

    韩当用手搭着凉棚,眺望了一下,说道:“离的有些远,看不是太清,不过据说刘荆州身长八尺,容姿甚伟,留有美髯……这个……”

    韩当说着,忽然和孙坚对视了一眼,如果真的是刘表的话,那么可就是一条大鱼啦!

    孙坚一把抓过韩当的马缰绳,低声向韩当吩咐了几句。韩当顿时心灵神会,调转马头悄悄的退下了。

    孙坚下令,将自己本部私兵横向展开,将其他兵卒掩藏在其后,看见韩当的身影渐渐的被掩盖之后,便派遣兵卒上前喊话。

    ×××××××××××××

    斐潜有些担心自己的假胡子,而且在衣甲之外还套了一件锦袍,难免有些热啊,这要是流汗多了,粘上去的难免就松动了……

    斐潜忽然想明白了为何诸葛亮在大冬天的时候,还拿了一把羽毛扇在不停扇凉风——穿得多就是热啊,里面一层麻,中间一层甲,外面还要再罩上一层锦袍,这叫一个密不透风,汗流浃背啊,不拿羽毛扇子降点温度怎么行?

    咳咳……

    不过这个孙坚明显不怎么好对付啊……

    果然不愧是三国初期的猛将,作战经验极其丰富,要想伏击这个孙坚,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问题不大,斐潜这套装备就是为了这个而准备的,当然如果孙坚傻的跟脑袋进水了一样,冲进埋伏圈,自己也就省了好多麻烦。

    但是现在么……

    演义上的果然大都是骗人的,好在自己没有相信。

    斐潜在心中腹诽道:身为大将,一军之主,竟然会亲自去追击小股明显是突围求援的部队?而且还只带了三十骑兵,然后不管是什么地形都一头扎进去……

    这个,嗯,也只能是呵呵了事了。

    况且就算孙坚智商临时下线了,还有程普呢?黄盖呢?韩当呢?这几个打手在营地之内睡大觉,让老板亲自操刀上阵?

    老板要有老板的谱,至少也要像自己装的这样……

    就是这胡子,怎么看怎么别扭,幸好只需要远远的做个样子,否则离近了肯定穿帮。

    既然要坑某个人,自然是要站在那个人的立场上考虑一下问题,孙坚想把荆襄打得像稀泥一样,混沌残破么?

    肯定不是,否则早就对着沿途一代的乡间士族豪右等等坞堡下毒手了,而且根据斐潜在刘表和蔡讽那边了解到的情况,其实荆襄这一带并没有强烈的倾向性,也就是说等于是哪一个人来都行,只要这个人能够占据了优势,有了大义的名分就可以了……

    所以孙坚的第一目标,绝对就是刘表。对于孙坚来说,只要干掉了刘表,那么一切就万事大吉!

    因此当自己这个假扮的刘表出现在孙坚面前的时候,孙坚就算是有所怀疑,也会下意识的选择倾向于先相信一下,试探一下……

    果然,孙坚一边压住阵脚整顿队伍,一边排除了兵卒进行喊话,表示孙坚是抱着一个替国家分忧的名义来的,说明了刘表对于荆襄之地的控制权并没有得到大汉王朝广泛的认可和支持,是属于非法的侵占,自己只是来拨乱反正的……

    斐潜自然也派出大嗓门的兵士首先声明了自己堂堂正正的荆州刺史的政治立场,表示了对于荆襄土地的绝对主权,然后强烈谴责孙坚的入侵违法行为,最后要求孙坚迅速撤离荆州区域……

    说得都不错。

    斐潜和孙坚远远的间隔着兵士,然后不约而同的微微笑了笑,然后两个人都知道,能bb的时候必然是不能动手的时候,能动手的时候也绝对不会再bb……

    孙坚趁着斐潜的部队还未完全展开,便猝不及防的号令兵卒猛地扑了上来。

    斐潜连忙也指挥前阵的步卒上前迎战,可是,怪异的事情发生了……

    不知道是孙坚的兵士跑了几里路之后手脚发软,还是自己麾下的兵卒居然神勇无比,居然将孙坚的步卒打的连连后退,连半柱香的功夫都没有,整个孙坚的阵型就有些散乱了,然后就开始零星有人开始逃跑……

    没有过上多久,孙坚的整个兵线就溃散了,牵连到了孙坚中央部队,然后竟然就这样一窝蜂的掉头就跑……

    这个几乎是突然发生的情况,让斐潜有些愣神,怎么孙坚这就跑了?

    说好的不屈不饶呢?

    说好的江东猛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