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六一章 死中求活的孙坚
    箭雨和弩矢渐渐的停了下来,所有人仿佛都定格了一般,目光都汇集到了斐潜身上,等待着斐潜做出决定。

    斐潜看着山谷内骤然发生的变化,有些适应不过来。

    说真的,别看什么让孙坚中了埋伏了,一批批的割稻草一样的射杀,表面上来说似乎挺爽的,但是实际上呢?

    知道为什么后世在米国,杀猪都不能拿刀捅放血来杀么?虽然跟那个逗比一样的类似的动物保护协会的逗比规定有关,但是确实若是像华夏村寨的杀猪方式,光听那个猪被绑着躺在那里惨嚎着,然后一点点的流光所有的血液,最后才死去,其实真的比较慎得慌……

    而现在,在斐潜的脚下,是千余人在箭雨和火焰当中惨嚎!

    人的嗓门并不比猪小多少!

    当一个人被箭矢当场射死的还好,那些被穿透了肩膀的,大腿的,射中的是一些不当场就毙命的地方的兵卒,躺在地上,承受着死亡来临前的无穷无尽的恐惧,除了能大声惨嚎之外,没有任何的办法……

    斐潜其实就感觉自己像是站在一个超大的屠宰场内,耳边萦绕的就是几百个人的惨嚎声,鼻端闻到的是之前让他恶心无比的蛋白质烧焦的味道,虽然有了多次的纷争之后,现在这种场面不至于让斐潜害怕和恐慌,但是毕竟不是一件可以让人愉悦的事情。

    说道底,斐潜距离汉尼拔还是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的。

    人在感觉并不舒服的时候,往往都会下意识的早点事情做,因此斐潜才对于黄旭找来的假扮胡子的劣质头发纠缠不休,并以此来分散一下注意力,却没有想到忽然发生了一个极其特殊的情况,孙坚居然要投降!

    江东之虎不是应该血战到底,然后高呼一声,非吾之过,乃天亡我也,然后带着无比的英雄气概,就算是死了也屹立不倒,站在像是小山一样的尸首堆上的么?

    好吧,先不管那些英雄是怎么爬上像小山一样的尸首堆的,但是这样的孙坚也太怂了吧?!

    这个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还是遇到了一个假货啊?

    这可是有纯正血统,有名有姓,有家庭住址,有联系方式的三国大将啊,难道我还有希望将其收入囊中?

    那么人民的好儿子孙权怎么办?

    还有希望成为江南之主么?

    斐潜一时之间极其的纠结,犹豫不定,而手上正在扯着打结的假胡子,心情激荡之下一个不小心用力大了一点,一下子从粘连处扯下了一缕,其他的假胡子也似乎有些松动……

    啊呀,要穿帮了,斐潜下意识的转过身去,然后准备将胡子重新粘好……

    站在山脊处统领蔡氏弓兵的蔡中和带着弩兵的黄旭,都目光炯炯的盯着斐潜呢,结果看见斐潜唰的一下转过身去……

    哦……

    不愧是斐中郎,明白了。

    蔡中狠狠的挥下了手臂,心中不由得对于斐潜的佩服得五体投地,果然是家主一直念念不忘的人物,这份决断力果然是非常了得,能打胜仗的将领其实多少还是能找得到的,但是还能懂得政治上的取舍的,就十分的难得了!

    虽然蔡中并不是荆襄内的统兵大将,但是毕竟和蔡瑁是族兄弟,多少也知道一些旁人不知道的内情,孙坚这个家伙居然私吞了汉室的玉玺,这要是一旦接受了孙坚的投降,那么不管是从任何角度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黄旭看见蔡中下令射击,虽然没有接到继续攻击的明确命令,但是也同样没有接到停止攻击的命令不是么?因此也毫不客气的命令弩兵开始继续向下点名。

    等斐潜将胡子重新按牢的时候,就听见身后惨嚎又重新开始了,一愣之下,眼睛不由的瞪大了些,但是下一刻也就明白了,自己下意识的背转过身的举动,让其他人以为是在拒绝孙坚……

    斐潜有那么一个霎那,想回身下令停止射击,但是很快的从孙坚求饶的迷糊当中清醒了过来,其实这种方式也是最恰当的处理办法,自从孙坚从获得了玉玺,私藏的那一天开始,他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没有任何一个在明面上的人会收留他,除了袁绍。

    从最早跟随着太尉张温在西羌作战,到镇压黄巾之乱,直到现在参与了袁董纷争,基本上孙坚这二十几年间都是在打仗,或许的确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将领,但是走到了今天的这条绝路……

    现在的天下就是二袁相争,然后胜利的一方将享有整个的山东区域,这是所有人大都心里清楚的一件事情,所以对于二袁来说,收留孙坚这个家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其他的人胆敢收留孙坚,也就等同于表现出对玉玺有所窥视,这种在大义之上的政治立场的丧失,不是现在的斐潜又或是刘表能够承受的,所以,也只能是这样了。

    斐潜不由得幽幽的长叹一声……

    孙坚眼见缓兵之计破灭,也顾不得破口咒骂了,眼看着身边持盾的亲卫一个个的被射倒,心中开始有些凉透了。就在此时,韩当拉着一匹马的缰绳在身边护卫的保护之下,来到了孙坚的面前,将马的缰绳交到了孙坚手中,说道:“主公,请速藏身于后,待我带人冲击谷口,誓死护卫主公突围!”

    韩当这是准备拿人肉去给孙坚铺出一条逃生的路!

    “如此便仰仗义公了!”孙坚没有半句废话,立刻汇和韩当的护卫,趁着谷内的浓烟遮蔽,一起向谷口移动……

    这样的行为当然引起了弓箭手的注意,但是箭矢的穿透力在从山顶飞下之后有了一些衰减,因此还是不能完全击溃盾阵,况且两侧的弓手实现也受到了烟雾的遮挡,因此虽然箭如雨下,射在孙坚周围的护卫手中的盾牌上叮咚作响,同时也射中了不少因为专心保护孙坚,而暴露了自己的孙坚亲卫,但是一时之间并没有对藏盾牌之下的孙坚有效的打击……

    只见剩余的兵士聚拢起来,开始快速的向谷口移动。

    “不好!孙坚要逃!”斐潜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