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六二章 江东将星的陨落
    因为不管是蔡氏的弓兵还是黄氏的弩兵,从山顶上往下射击,虽然有地势的加成,但是也有射击的死角,所以当孙坚这一波兵卒在韩当的率先带领之下,贴着山体举着盾牌往前猛冲的时候,有一部分的弓弩兵就失去了射角。

    “这是要用人命去推出一条路啊……”斐潜皱着眉头说道。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听从指挥,冲在前面的明知道会死,但是还是义无反顾的在用自己的身躯在开辟道路,孙坚的本部私兵果然凶悍……

    黄忠站在一旁说道:“中郎且宽心,逃不了的!”说完,便从箭囊之中挑选了一只狼牙箭矢,略微整理了一下箭矢后部的尾羽,然后便将其搭在了弓背之上,半张着弓,开始在簇拥在一处的人群当中寻找孙坚的身影。

    韩当等人移动到了谷口附近,焚烧的草料热度相当的惊人,那种夹杂了一些树枝滚成的大火球烧烤着一切,就算是这种距离之下,呼吸都感觉有些困难,眉毛须发也渐渐的扭曲枯黄起来。

    韩当举起长矛,高声喊道:“全军有食,将军乃食!全军安眠,将军方歇!吾等衣甲粮饷,皆为将军所赐!今日且让荆襄土狗,见识吾等江东勇士!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韩当身边的兵卒也一起举起兵刃,如同疯狂一般狂吼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在呼喊声中,韩当回首向着孙坚点了点头,最后喊了一声:“将军!保重!”便舞动着长矛,向着谷口的火场猛冲!

    许多兵卒从后方,从盾牌的掩护地下冲了出来,在经过孙坚的身边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喊了一声,“将军!保重!”,随后便头也不回的发足向前狂奔!

    弩兵虽然有加持了张弦器,但是速度毕竟和弓箭差了一些,更何况现在的情况是这些孙坚的兵卒已经走投无路,狗急了还跳墙,何况是人?

    “呃”,一个在韩当前方举盾的兵卒奔跑着,忽然头颅之上插进了一枚弩矢,竟然连一声惨叫都发不出来,身体一软便往旁边摔到,把韩当暴露了出来。

    韩当连一眼都顾不得看,长矛一挑,便将盾牌挑起,然后伸手去抓,就在此时,一只弩矢破空而来,正巧穿透了韩当的手掌,也带走了那一面盾牌……

    韩当一声怒号,也再顾不得什么盾牌了,冲到了谷口燃烧着的大草料球面前,双手紧紧抓住长矛,鲜血顺着手掌上的伤口在向外喷涌,却被高温炙烤得几回立刻干涸。

    韩当身上衣角已经被火焰所点燃,但是他却根本就像是没有感觉到一般,双手奋力一插一挑,一颗硕大的大火球就被挑离了谷口,砸到了一边山体,四分五裂。

    身后的兵卒一阵欢呼,然后有更多的兵卒加入了进来,明明前面是燃烧得空气都有扭曲的火场,但是为了能有一线的生机,这些孙坚兵卒不管不顾的往前就冲,被弩矢射中之后喷洒出来的鲜血浇在火焰之上,一具具尸体压在了挡路的草料球上,前仆后继的兵卒终于在火焰和弩矢之间,硬生生的用人血和人肉,挤出了一道缝隙!

    一道有着生存希望的缝隙!

    韩当大喜,回头便向孙坚招呼,却没有注意到从一侧袭来的弩矢,“噗”的一声,整个人就像是被一根巨大棍子击中了一般,被砸倒在一旁。

    “义公!”孙坚翻身上马,直接就用战刀在马臀部一割!

    马匹吃痛之下,发出了一声长嘶,瞬间便从人群当中窜了出来,奔着向那一条用人肉人血人命铺出的逃生道路冲去!

    腹部被弩矢射中的韩当伏倒在地,看着孙坚策马狂奔,马速越来越快,也因此躲过了好几次弩矢的攻击,逐渐的逼近了谷口,脸上不禁浮出了一丝的笑容……

    孙坚将身体紧紧的贴着马背,减少暴露出来的面积,谷口越来越近,战马的速度越来越快,终于临近了谷口的草料火焰缺口之处,战马一声嘶鸣,四蹄腾空,向外而越……

    黄忠猛的将弓拉到了极致,弓弦都发出了有些不堪重负的吱吱的声响,“嘣”的一声爆响,原本在弓背上的狼牙箭瞬间消失了……

    特制的狼牙箭矢在空中拖出一条近乎直线的残影,就像是山顶上劈下的一道闪电,眨眼之间就到了孙坚的背后!

    全身处于腾空状态的孙坚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试图做一些躲避的动作,却根本来不及,整个战场似乎在这一刻都静止了下来,只有那一只悬在空中的狼牙箭和狼牙箭前方的一人一马……

    “噗!”

    一朵硕大的血色绽放!

    战马依旧在向前冲刺,但是马背上的孙坚就像是猛的被锤子砸中了一样,晃了几下,低头一看,在胸口处骤然出现了一只箭头,然后才感觉到了剧痛无比,闷哼了一声,最终还是抓不住缰绳,一头栽倒在地。

    胸腔之中可怕的贯穿撕裂的伤势迅速让整个呼吸系统都充满鲜血,每一口呼吸都伴随着大量的血液喷咳出来,孙坚看着已经倾斜了的天空,似乎又回到了他少年之时,看见了在他身后扯着他衣角的父亲,看见了父亲一脸关心和担忧的表情……

    或许当年没有跨出那一步,没有挣脱父亲的拉扯,这一切,都将不同吧……

    父亲啊,母亲啊……

    天空澄静,宛如那一年,那一天,孙坚望着,望着,然后发出了一个细微叹息之声,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躺到在地上的韩当喷出了一股鲜血,带着不甘向着孙坚的方向伸出了一只手,颤巍巍的在空中却什么也没能抓住,最终无力的落了下去,砸在地面上,激起了点点的黄尘。

    山谷之外,一阵闷雷般的声音响起,一直都在外围没有现身的并州狼骑,也绕道收拾完了孙坚遗留在后方的部队,终于是赶到了这里,将孙坚兵卒的最后一丝逃生的希望彻底的斩断。

    厮杀和惨叫之声渐渐的停息,天色也逐渐的黯淡下来,山谷之内的火焰最终摇摆了几下,化成了一股黑烟,飘向了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