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六三章 黄忠难离的惋惜
    一场反复的引诱、追击和拉锯战,终于是落下了帷幕。没有多少的俘虏,绝大多数都带着这样或是那样的伤势,在默认的情况下,这些伤员都会被处决。

    因为汉代并没有抗菌药,这些伤员很快就会因为感染成为一个巨大的病原体……

    斐潜让蔡中代为号令,率领着兵卒整理着战场的一切,心中默然。

    蔡中欣然领命,对于斐潜原先年龄上的略有轻视,已经在这一场战役当中完全被抹去,甚是蔡中准备回去之后,就会将此场战役的详细安排,虽然他并不能完全了解到斐潜这个年轻的中郎将的每一个步骤,但是也会尽可能的进行推测和记录下来,将其作为蔡氏家族当中兵学的一个部分,传承下去。

    而且对于斐潜在政治上的谨慎,蔡中也佩服无比。不说对待孙坚的请降一事,就连现在对待遗留在现场的孙坚尸首也是保持着非常谨慎的态度,这简直就像是天赋一般,着实令人羡慕。

    蔡中他自己清楚,所谓旁观者清,现在他能看得清楚这些问题,并不代表着若是他在处理这些纷杂事务的情况下,也能瞬间的做出最佳的选择。

    荆州刺史刘表那个人,蔡中还是清楚的,外宽内嫉,像孙坚这样的怀璧之人,只能是让荆襄的守军来进行处理,而若是蔡氏、黄氏又或是斐潜的兵士有动到,那么难免刘表表面上不讲,内心里……

    斐潜将刘表的伪装已经都取了下来,缓缓的从山上走了下来。

    黄旭兴奋的跟在后面,似乎是有一些话想说。

    然而斐潜却说道:“子初,你去统计一下具体损伤情况……”

    黄旭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便一报拳,领命下去了。

    其实并不需要黄旭真的去统计什么,斐潜心里有数,只对于黄旭要说的事情,斐潜心中略略有数,所以才将黄旭支开。

    一地的死人。人死了,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并没有任何的价值,但是死人身上的铠甲和兵刃,却仍然还有再度利用的价值……

    虽然这些铠甲和兵刃价值也是不菲,但是斐潜却根本不想拿,也不想碰,这一次的战役本身就是为了偿还刘表之前的那个人情,就不妨人情做到底,也省得手尾能干净一些。

    此次战役,斐潜总共投入了荆襄守军一千五百人,蔡氏私兵五百,黄家的私兵一百,还有自己带了五百的骑兵;损失最重的便是荆襄守军,死伤近半;蔡家和黄家的私兵基本上除了个别被弓弦绷到自己导致手指受伤的,并无损失;而自己的骑兵在和对方斥候以及围剿对方骑兵的时候,损失了三十人左右……

    孙坚和韩当总共带了两千五百的兵卒,一百左右的骑兵,全数皆墨,现在还幸运的没有伤势,存活下来的也就是十份之一左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斐潜的这一方的大胜。

    在斐潜面前,摆放的是孙坚和韩当的尸体,嗯,已经被荆襄兵卒略微整理了一下,作为一个重要的战役胜利品,放在了辎重车上。

    斐潜没有什么兴趣去摸尸体开宝箱,况且和绝大多数人一样,孙坚在离开军营的时候,也就将玉玺藏好了,并没随身携带,说不定是在他儿子孙策手里,因此在孙坚身上,除了一柄老旧的普通战刀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所谓宝物……

    或者说眼前的这一把不管从装饰上还是从刀刃上来看都极其普通的战刀,就是传说中的古锭刀?

    斐潜捡起这把战刀,捏在了手中,感应了一下,又憋了一下气力,结果这把刀在下一刻竟然……

    什么异状也没有。

    没有伸缩不定的黄芒,也没有产生什么雾蒙蒙的效果,就还是那一把相对好一些的百煅战刀而已。

    好吧,拿到手就武力加1加2的梦想幻灭了。

    “汉升,这次多亏有你,否则也不能如此大胜!”斐潜将战刀扔回孙坚的尸首旁,然后对着黄忠说道,“……将你扯进这一趟浑水当中了……”

    黄忠真是相当称职的将领,人聪明,又规矩,不争不抢,不急不躁,武艺又高强,单是看在谷口拦截孙坚为斐潜争取在谷内布置的时间那一阵,就像是一个人形的炮台一般,一个人就可以直接好不客气的压制了一队人!

    只可惜黄忠的儿子病体未康复,而并州又是苦寒之地,实在是不适宜调养他那个儿子一到冬天就咳嗽毛病,否则斐潜一定会邀请黄忠一同北上。

    “……对了,这次从并州而来,带了几件狼皮,都是我遇到的几只不开眼的撞上来的……”斐潜笑着说道,“……不过就是我的手艺不怎么好,皮子上开的洞多了几个,不值什么钱,但是保暖还是凑活,若是汉升不嫌弃,就算是我送给令公子的礼物了。”

    黄忠沉默了片刻,拱手说道:“某代犬子谢过中郎之赐!”

    斐潜摆了摆手,说道:“汉升,我有一事相求,还望汉升能够答应。”

    黄忠一愣,沉吟了一会儿,说道:“中郎请讲。”

    “我想请汉升将家眷迁至黄家隐院,”斐潜没理会黄忠略有些错愕的神情,继续说道,“……虽说此战是以刘荆州的名义,但是人多嘴杂,难免最后会被人说漏了什么……经此战之后,孙氏之兵必退,邓县之围也定然可解,就是汉升一家独居于外,让我多少还是有些担心那些宵小之辈,做出一些不堪的事情来。虽然说以汉升的武艺当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若是让嫂夫人和令公子受了惊吓,延误了身体康复,就未免有些不美了……”

    斐潜转过身来,看着黄忠,说道:“……况且我此次北上,再回荆襄之日遥遥无期,黄家之中的老手也会被我带走不少,汉升若是有暇,也可以任黄氏护卫的教官,重新调教些新任补充护卫之力,不知可否?”

    黄忠胡子略微颤抖了几下,低头一拜:“……多谢中郎厚谊,某……一切听从中郎吩咐……”

    斐潜搀扶起黄忠,微微一笑,虽然惋惜不能将黄忠带走,但是现在这样也不错,至少自己离开荆襄,这个大本营还是有大将镇守,多少也会安心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