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六四章 对于汉弩的改进
    斐潜并不能在荆襄驻留太长的时间,毕竟离开并州的时间越长,风险性也就越高,更何况现在还帮着刘表做掉了孙坚,虽然在表面上肯定是说是刘表主持了这一次的战役,但是在荆襄士族的小圈子里,至少在庞氏、蔡氏和黄氏知道具体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当刘表借着孙坚之死开始展开对于荆南的新一波的劝降和攻伐行为的时候,庞氏、蔡氏和黄氏不约而同的都沉默了,对于刘表的这种行为,既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对于斐潜来说,刘表的行为刚刚好可以替自己遮掩一下,他并不希望自己返回并州的时候,被袁术重点关注,夹道欢迎。

    万一袁术和孙策那小子,知道了事实的真相,袁术还好说一些,孙策那二愣子,嗯,说不定不管不顾就要带着人冲上来了……

    但是现在,斐潜关注的是老丈人愿意给自己多少援助的问题。这年头,工匠方面的人才就跟后世的镶金蓝领差不多,不是那个地方都有的,不过就算是到了后世,也有好多人认为穿白衬衣坐在空调房内,那才叫一个正经八百的工作,其他动不动一身臭汗的,都是不入流的渣渣……

    不过斐潜带着荆襄守兵,大概八百人的代价,收拾掉了两千余的兵卒,这样的战绩对于黄承彦来说更加的有说服力,至少让黄承彦肯定了斐潜至少还有两手,之前在并州获得的成绩并不是所谓的偶然性。

    黄家隐院当中,黄承彦和斐潜在工房空地之上,在两个人前面,拜访的是一批新做出来的各类弩部件和一些弩矢。

    汉代箭矢和弩矢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东西,简单一点来说,箭矢的整体长度会比弩矢更长一些,尾羽也会更长,但是弩矢的尖头更加的尖锐,因此箭矢和弩矢一般情况下是无法通用的。

    不管是箭矢还是弩矢,有一个良好的做工是极其重要的,尤其是整体箭矢弩矢的平衡性,如果重心不符合标准,就会导致整个的箭矢和弩矢在射击出去之后发生偏转,谬之毫厘差之千里。

    黄承彦说道:“弩若欲强,则需担强,担弦合力,方能力透札甲;弩欲衡稳,则需机稳,刀牙灵活,毋有涩卡为佳。”

    弩一般重要的部分就是三个,一个是臂,一个是弓,一个是机。

    “臂”一般为木制,“弓”横于臂的前部,“机”装在臂的偏后部位。比较有机械要求的便是“机”,弩机一般情况下为铜制,装在弩“郭”之内,前方是用于挂弦的“牙”,“牙”后有“望山”,在下方有“悬刀“露出,设计的时候板动悬刀,使“牙”下缩,便可将弩矢射出。

    弓一般使用的是多层的竹子和木片,然后进行胶合,每刷一层胶,就要等干透了才能进行下一道的工序……

    所以,其实制约弩机时间的,并不是“臂”也不是“机”,而是“弓”。要做出一个好的合格的弓,耗时确实是太长了。

    斐潜捡起了一个弩弓,说道:“难道不能加快速度么?”这要等慢慢的一根根做,要做到马月猴年去啊?

    黄承彦点点头,说道:“快是可以快,用烛火代替晾晒,不过就是费人,费物……”这个当然是肯定的,而且不是大师傅根本干不来这种事情,一不小心就成为了废品了。

    斐潜皱着眉头,说道:“难道不可用其他材质代替么,比如说三十锻的钢片……”

    “钢片?!莫要说笑……”黄承彦下意识的回了一句,但是旋即沉吟起来,“……钢片,嗯……”

    汉代的炒钢技术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标准,但是对于许多人而言,还根本没有想到要将好钢做成弓臂,绝大多数的人有了好钢,必然会选择用在刀刃上,谁会去想着做成钢片做成弓臂?

    不过对于黄家而言,钢和铁的储备一项是都有的,因此在斐潜的一个设想之下,黄承彦就很快让一名工匠去仓库当中取了一块之前做好的钢锭,重新投入了火炉当中,叮叮当当的敲打起来。

    黄承彦一边看着,一边说道:“贤婿这个想法倒是别出心裁,不过就算可用……就是太耗费了些……”

    在汉代五十炼的刀剑,一般都要六千到八千钱左右,百炼的则是要万钱以上,虽然三十炼的会便宜一些,但是折算下来也是要三四千钱。当然,这个是在物价稳定情况下的价值,而在物价稳定的时候,一石粮食一般来说就在300钱到400钱左右,也就等于是若是用上了三十炼钢片的弩,但是弩弓的价值就差不多等于是十石的粮草了,然后在加上其他部件的价值,一部弩价格上万钱简直都算是少的了……

    在物价相对平稳的条件下,上万钱用来买粮草,足足可以供给一个兵卒吃上一年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样算来,的确用上钢片的弩机瞬间就成为高端装备了,不是壕哥根本用不起。这个感觉就跟某些大都市的白领,用一年工资去买了一个“绿”包包一样……

    黄家的工匠确实纯熟无比,只见其将一块钢锭烧软,然后叮叮当当一阵敲打,敲出了一块长条的形状,切断之后便又重新加热,再次锻打,几乎是在一炷香左右的时间,就敲出了一条钢片,随后淬火之后,稍作打磨,便拿到了黄承彦和斐潜的面前。

    斐潜看着工匠师傅在一旁气息略有些不平,正在调匀呼吸,心中不由得有些感触,人力毕竟还是有所限制的,只有往机械方面拓展,才能打破这个无形的约束。

    黄承彦兴致勃勃的将钢片换上了弩臂,然后用麻绳暂时性的将钢片固定住,取了一条弓弦刚挂上去,用力一扯,就是一皱眉,说道:“这个不能用四石的弦了,至少要用六石的……”然后横了斐潜一眼。

    哎呀呀,太没有眼力劲了!

    斐潜连忙会意,上前帮手,才将变成了六石强弩的弓弦挂好,然后又帮助开了弦,然后又很狗腿的给黄承彦取来了一根弩矢,双手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