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七一章 途在人囧
    y8?dt3?7lc"y?ps?1??t^j?h <cb?:u??fh?w?:?7??到了昨天,才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黄承彦和黄月英的态度有些怪异,原来黄月英要跟着自己一同前往并州!怪不得老丈人这两天就跟吃了爆竹似的,似乎看着自己这里也不顺眼,那边也不得劲。\r

    斐潜劝说了一些,见黄家态度坚决,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因为这个事情,不管斐潜从什么角度说,是欢迎还是不欢迎,都不好讲,反正有点里外不是人的感觉。\r

    不过看得出来黄承彦是真心舍不得黄月英,却又无可奈何,就算是这一次不跟着斐潜去并州,难道一辈子都待在黄家隐院不成?\r

    所以虽然终究是不舍,但是最后还是跑前跑后,为黄月英的添置了一大堆的东西,整整装了有六辆的辎重车……\r

    当然还有近三百人的大小工匠随行,一下子让斐潜的队伍膨胀了许多。\r

    不仅如此,蔡氏家主蔡讽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又送了两百的弓手加入了斐潜的队伍。\r

    刘表虽然没有亲自来,但是也派遣了蔡中送来了带了十辆装满了粮草、各类器械的辎重车,算是为斐潜送行,又或是对于斐潜之前的协助的感谢。\r

    这些东西,斐潜自然是毫不客气的全数收下了。\r

    今天正式返程离开荆襄,在黄家隐院的门口,斐潜自然是在黄承彦凶恶的眼神和磅礴的口水之下,再三的拍胸脯,保证之后又再三的保证,才算是稍微让黄承彦略略安了一点心,最终还是洒泪而别。\r

    走了一段路,斐潜回首看着后方黄家隐院一旁的小山之上隐约人影,心中知道必定就是老丈人黄承彦登山而望,不由得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拉住了马匹,甩蹬下了马,又再次的拜了一拜……\r

    黄月英也从车厢之内出来,和斐潜并肩向远方的黄承彦跪拜,然后眼泪哗的一下,又下来了,连忙捂着脸,低着头,又躲回车厢里去了。\r

    可怜天下父母心,古今似乎都是一样。\r

    斐潜直起身来,有些恍惚。虽然今天黄承彦多半是来送女儿的,但是斐潜却在其身上看见了后世当年他上大学的时候,自己上了火车之后,父母流连并不离去,就算是火车开动了,走远了,也还在站台之上,远远的目送着……\r

    唉,天地之间唯有亲情最真,只是可惜后世的父母还有这里的福叔……\r

    斐潜多少有些意兴阑珊,长揖了一下之后便翻身上马,继续前行。\r

    这一次虽然主要的目标达成了,但是其他的收获却并没有,昨天去鹿山面见庞德公辞行,山下那群家伙知道了自己要走了,也并没有表态说什么,似乎还有一些躲避的样子,搞得斐潜也很尴尬。\r

    三顾茅庐也是要双方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才行,否则别说三顾,三十顾都不一定能够解决问题。诸葛当时是没得选了,二袁下场领饭盒了,曹操又有深仇大恨,东吴那帮锤子整天只懂得窝里横,刘表眼看就不行了,剩下还能选谁?\r

    黄忠倒是真的同意将整个家搬到隐院来,这样一来,一者黄忠可以保证至少黄承彦本人不至于遇到什么太大的危险,二者斐潜也见过黄忠的儿子,似乎比起之前来略有一些起色,若是再浆养一段时间,等身体慢慢的恢复过来,病估计也就好的差不多了。\r

    就是觉得有些可惜。\r

    斐潜慢悠悠的骑着马,跟着队伍,沿着管道往前走着,又往前走了大概有个五六里路的模样,忽然之间看到前方的竹林之外,有几个人正在席地而坐,身影似乎还有些熟悉……\r

    再走进了几步,斐潜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许多,这不就是庞统、徐庶、枣祗和太史明么,怎么跑到这里来了?\r

    斐潜一夹马腹,连忙赶上前去。\r

    “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斐潜又惊又喜。\r

    庞统晃了晃大脑袋,一本正经的说道:“大水鱼,要请我们出山,太没有诚意了吧,先不说送个几万金来花花,要不然也搞点几百匹的细绢绸缎来啊,再不行送十个八个的美姬,我们也就勉勉强强的接受了,哪有这么不懂事的家伙!”\r

    斐潜被庞统说得,脸上的表情先是像一个大写的囧字一样,然后才反应过来,哈哈笑着往庞统逼近,说道:“哦,是这样的么,小呆鸟,来来,告诉我你是想要些什么?”\r

    庞统不动声色的站起来,往徐庶的背后就躲,嘴里还说道:“有话好好说啊……那个黄公还真舍得呢,据说黄毛丫头这次也一起北上了?”\r

    话音刚落,就从后面车厢里面传出了一个声音:“黑小子,说谁呢?”\r

    庞统瞬间就哑火了,眼珠子乱转,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心里嘀咕着一些什么。\r

    车厢半掀,黄月英下了车,然后跟几位行了一礼,然后又回到了车厢之内,往前而去,将这里的空间留给了这几个人。\r

    徐庶呵呵一笑,说道:“其实我等早有北上之意,但是就是某人说要给中郎一个惊喜……”旁边的枣祗和太史明都是一样笑呵呵的。\r

    惊喜?\r

    嗯,还真是又惊又喜……\r

    斐潜不由得又拿眼瞪了瞪庞统。\r

    “元直、子敬、子鉴,能得三位相助,潜不胜感激……”斐潜正了正衣冠,正容下拜,“请受潜一拜!”\r

    徐庶三人连忙上前将斐潜扶起,然后又各自退了一步,也是下拜道:“臣庶(祗、明)拜见主公!”\r

    斐潜激动的眼角都有些水光,连忙上前搀扶三人起来,说道:“都是自家兄弟,就不要太生分了,称呼我的字就好了。”\r

    徐庶拱手,很严肃的道:“礼仪尊卑,上下有别,不可废也。”\r

    然后枣祗和太史明也很严肃的站在一旁,搞得斐潜异常的窘迫,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半响才说道:“啊呀,能不能不这样,你们这样一来,我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r

    庞统从徐庶背后转了出来,个头小,嘿嘿笑着,却像个老大一样拍了拍徐庶的肩膀,说道:“我说的没错吧,大水鱼……怎么来说也算是不错的吧……来,来,愿赌服输……”\r

    好你个庞统,又拿我开赌!斐潜顿时气得鼻子都有些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