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七二章 囧人在途
    ??%??6?q'?i?hzùr*?~??g?!??t?g?是充满了各种欢聚,各种别离,有离愁,也有欢喜,就像是看盗版小说,时不时的会蹦出一两条的黄色小推窗,然后刚好就被身边的领导,老师,又或是未来的丈母娘,女朋友看到了……\r

    这都不要紧,万一盗版网站跳出来小弹窗,是基友网的图片呢,后世的信息可比汉代强,搞不好明天就传遍整个世界,看盗版那个人是个好基友了……\r

    咳咳。\r

    现在斐潜就觉得有点像上班看盗版小说,领导刚好走到身后,然后跳出了一个活动小窗口一样,脑袋有些迟钝,信息量太大了些,一下子没能够反应过来……\r

    虽然徐庶枣祗太史明三人已经称呼斐潜作为主公了,但是斐潜依旧感觉就像是在梦中一般,晕乎乎的,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r

    其实就是斐潜自己突然猛不丁的遭遇了福叔的一事,然后有些患得患失,再加上徐庶他们又在庞统的唆使下憋着坏,所以斐潜也没能够察觉得出来。\r

    严格说起来,徐庶他们如果现在要选择人员,真的斐潜这个标榜在前,似乎其他的人都矮了一些,论文,斐潜是南北两领袖的弟子,论武,手中握着一只精锐纵横北地的骑兵,虽然地盘并不是太大,但是发展的空间几乎是没有任何阻碍的。\r

    若是之前,还有一点在本地的刘表和偏远的北地苦寒并州之间犹豫的话,那么孙坚的这一件事情,基本上来说,就等于是给这些人吃了一个定心丸。\r

    能打胜仗,懂得如何打胜仗的领导未必将来是一个好领导,但是连胜仗都打不来的主公,却几乎可以肯定不是一个好主公。\r

    刘表看起来仪表堂堂,风度翩翩,清谈阔论不输天下人,但是在这一次上就暴露出明显不怎么精通军事的弊端,而不明军务,在这个动乱的时候,难免就是一个巨大的隐患。\r

    袁术则是更加的不用想了,就算是袁术不再高傲的摆个架子,也很难。首先就是和刘表关系就很有问题,而徐庶等人已经是有了荆襄士族的标签了,若是未有开战之前过去尚好,但是现在既然已经交恶,在过去投奔难免里外都不能讨好。\r

    袁绍羽翼已丰,自己这些人虽说是士族子弟,但是就只有枣祗还算是好一点,徐庶和太史明差不多就只能算是一个寒门,去袁绍那边肯定不会有多少重视,说不定就分配了个书吏了事,这就算是徐庶等人可以接受,但是又将荆襄庞德公的颜面放到何处?\r

    哦,搞了半天,鹿山之下,庞德公亲授之人就只有个书佐之才?\r

    斐潜并没有细想这些,他只是觉得能有这下有几个可以放心的人在身边,一下子就觉得轻松了不少。\r

    一旁庞家的下人们忙忙碌碌,将带来的一些酒菜摆上,几个人坐在一起,斐潜也下令让兵卒们自行修整一下。\r

    对于斐潜来说是欢喜,但是对于庞统来说,就是分离了,原本鹿山之下的木屋之内住的满满的,结果现在一来就剩下了庞统自己一人,虽然说的确是免除了徐庶每天晚上的魔音灌耳,但是多少有些不舍……\r

    斐潜看得出来,也能理解,所以就故意问道:“小呆鸟,现在我可真的要离开了,知道你聪明,帮忙说说,下一步我应该怎么做?”\r

    庞统毕竟还是有些少年习性,闻言顿时就将略有的伤感丢到了一边,咳嗽两声,故作不满的抬着头,说道:“嗯?这是向人请教的态度么?”\r

    “小呆鸟!你可想好了,到底说不说?”斐潜根本不吃这一套,直接呲了呲牙。\r

    庞统眨眨眼,哼了一声,说道:“你都准备好了,还来问我?”\r

    斐潜一愣,有些不敢置信,说道:“你怎么看出来的?”\r

    庞统用手指了指在外围的并州骑兵,说道:“这不是很明显么?不光我看出来了,元直也看出来了。”\r

    枣祗就觉得有些被爆击了,疑惑的说道:“到底看出什么来了?”\r

    太史明明显也不知所以然,但是毕竟辈份比较小,也不好意思开口问,只好在一旁扮演乖宝宝。\r

    斐潜暂时也没有解释,而是问道:“士元和元直觉得此举胜算几何?”\r

    庞统翻了翻眼皮,不说话,倒是徐庶接了一句,说道:“若是有心算无心,倒是也有些胜算,就是……这个数量上差距太大,恐怕难以一举而定。”\r

    斐潜默默的点点头。\r

    其实这个战略也是一直在考虑当中,还没有最后的定型就是了,因此也一直没有讲,没想到在这里倒是被两个“元”给看了出来。\r

    “太行八径!”庞统既然讲开了,也就不藏着掖着了,继续说道,“一定有机会要控制在手中,一旦将八径封上,任冀州、幽州天翻地覆,都不会影响到你丝毫。”\r

    太原以东,就是太行山,纵穿南北的太行山上,自古就只有八个山谷小道,被称之为太行八径,也就是并州和冀州之间的重要通道,谁控制了太行八径,就等于是占据了战场的主动权,出击还是防守,都等于是握在手中,随时可以根据情况作出选择。\r

    斐潜默默的点了点头,虽然拿下太行八径就等同于要将太原郡和上党郡并入囊下,难度并不小,但是对于整体来说,确实是不得不去做的一件事情,就像是抵在咽喉上的一把刀,是更希望握在别人的手中,还是握在自己的手里?\r

    徐庶也说道:“所以,除了护匈中郎将之职外,还需再谋得并州牧方为稳妥,至少也要获得一个并州刺史之职,如此方能政令通行不虞。”\r

    庞统接着说道:“现在和西河郡,河东郡关系不错,只要再拿下上郡,便可联名向天子上表自请并州刺史一职,多半应太大的问题,州牧一职权重……恐怕一时难以获得……”\r

    这也是实情,州牧虽然没有规定一定要有什么样的标准,但是至少不是像斐潜这样年方二十出头的人就可以获得的,就算是刘氏宗亲,也都是四十左右老重之人才会考虑。\r

    这就是东西两个方向上的战略了,东边扩张到太行山,和袁绍隔山相望,西边扩展到上郡,上郡以西就即将进入茫茫的无人戈壁区,自古以来都是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地区,也不适宜驻扎人口,不管是农耕和放牧都不行。\r

    所以也算是一个天然的屏障,在没有导航,没有定位,没有道路的情况下,要穿越茫茫的戈壁,几乎就是一个纯粹的找死行为。\r

    那么东西方向的战略构想有了,接下来南北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