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七三章 凤鸣此刻天,花开彼时海
    3áo?5??f?m^f?k?t??~??a6?vr??????i?9#?m?fc$外,古道之旁,竹林叶下,白茅席上。\r

    鹿山的五人众又汇集到了一起,只是庞统略有些不开心。\r

    这也是难怪,原先是斐潜一个人,然后庞统他们一帮子聚在一起,虽然有时候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有时候也就某个问题小赌一把……\r

    最多一颗银豆子,这点钱就算是比较穷一些的徐庶也不太看在眼里,因此,在他们眼中看重的是输赢,是眼光的高低,是判断的准确与否,而不是那点彩头。\r

    但是现在,很显然庞统就要孤零零的成为一个人了。\r

    因此对于斐潜的问题,庞统也没有多少心情回答,主要是这些事情之前斐潜没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讨论过了,所以实际上讨论的结果,徐庶三人都清楚,庞统也就懒得再一一重复了,反正就算是庞统他不说,到了并州,徐庶三人也会讲的……\r

    所以庞统懒洋洋的说道:“并州北面么……反正就那样了……”\r

    “……”斐潜还有些不死心,继续问道,“……那南面呢?”\r

    庞统微微眯着眼,摇头晃脑的说道:“……南面么……反正就那样了……”\r

    “……”斐潜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说道:“明白了。”\r

    庞统、徐庶等人纷纷流露出了一种大家心领神会,默契的笑容,嗯,还是这样好,多省事情啊……\r

    要不然找到一个脑袋转不快的,巴拉巴拉讲半天还分不清楚轻重缓急,这还能愉快的玩耍到一起么?\r

    事情有好多种,有的是能说不能做,有的是能做不能说。\r

    北面的胡人,显然就属于那种能说不能做的……\r

    阴山再往北,就是一望无际的北方大荒漠,虽然不完全是沙漠地形,但是水源、降雨、整体气候的原因,除了几个绿洲适宜放牧之外,并不适合目前的汉代科技和劳动力底下的情况下去迁徙居住,所以是毫无价值的土地,恐怕没有任何人会对那一块土地有任何的兴趣。\r

    所以最多扩展到阴山之下,依托前秦遗留下来的旧长城进行防御,也就到此为止了。当然,在口号上还是要有多响亮就喊得多响亮,但是真要是越过阴山,突入大漠,这个,真心是嫌死得不够快的节奏……\r

    反过来,并州的南面,就属于能做不能说的事情了。\r

    天下要大乱了,没错,基本上所有智力在一线的人基本上都能看到这样的征兆。皇室的权威不断下降,地方性的权重不断的提升,这种结果必然会导致相互冲突,最终变成了周王朝的模式,然后就变成战国模式,这个有前车之鉴,并不是一件非常难以理解的事情。\r

    但是这个事,知道就好了,并不能说。\r

    先不说庞氏崇尚的是黄老之学,鹿山之下,木屋之内,多少也是跟着庞公有学过一些的,虽然庞公没有明确表示这些人是属于自己的弟子,但是实际上大家都是这么认为了,就连庞氏的族人来的时候,带给庞统的一些生活用品,日常用度的时候,也不会忘了给其他的几个人也带一些来。\r

    所以在外,这些人也要自觉的维护庞公的声誉。\r

    因此,动不动张口天下大乱了,要开始计算皇帝了,这个要是传出去,真是……\r

    现阶段就连二袁心里想,但是嘴上还是不敢讲。一直到了献帝被欺负的实在没有什么汉家威仪的时候,历史上的袁术才僭越试探了一下,还不是正式的称帝,就立刻被群起而攻之了,当然,其实当时的诸侯也不完全是为了僭越这个事情……\r

    所以,可做,但是绝对不可说。\r

    尤其是当着朝廷大员说一些天下大乱的话语,信不信立刻就抓起来当成黄巾贼处理?天下大乱,最先就是黄巾三兄弟说出来的,什么苍天已死之类的,这种政治性的原则错误,自然是不可能去犯的。\r

    斐潜之前的追问,其实也是想藉由这个机会稍微查探一下士族内心对于当下这个朝政的态度,结果发现,其实汉家的威仪真的是相当的根深蒂固的一件事情。\r

    因此,斐潜才说,明白了。\r

    因此,斐潜现在当下,就是冲着保家卫国去的。\r

    因此,斐潜所作的事情,就是为了维护汉朝的地位的。\r

    因此,斐潜手中高举的收复旧土,守卫边疆的大义之旗,绝对不能倒……\r

    至少,名义上必须如此。\r

    斐潜端起面前的酒杯说道:“诸位盛意,潜感激莫名,仅以此酒为敬!”说完便向众人略略示意,一饮而尽。\r

    待众人也喝完,侍从重新添上之后,斐潜又说道:“鹿山之谊,铭刻潜心,诸位或名职略有高低,然实为一生之友,不分上下,此酒,酌敬吾等情谊!”\r

    第二杯酒,众人也一同举杯齐饮。\r

    斐潜又端起了第三杯酒,对着庞统说道:“吾等此去,天各一方,不知何年得返……祝愿士元能早日振翅,清鸣九天!”\r

    庞统哈哈一笑,端起酒杯,说道:“好!”说完便一饮而尽。\r

    庞统放下了酒杯,摇摇晃晃站起身来,袖子一甩,一边走一边吟道:\r

    “四牡彭彭,八鸾锵锵。\r

    “四牡骙骙,八鸾喈喈。\r

    “仲山徂齐,式遄其归。\r

    “吉甫作诵,穆如清风。\r

    “仲山永怀,以慰其心……”\r

    边歌边走,或许觉得兴致已尽,又或是不想让斐潜等人看见自己的伤感之态,庞统竟然不回头,一边唱着一边往回走,然后爬上了庞家的牛车,便让下人掉头返回荆襄。\r

    斐潜知道这庞统节选的歌词含义,也懂得其中的意思,便站起身,举起酒杯,望着离去的庞统身影,高声和了一曲:\r

    “秋日风萧瑟,千军齐徘徊。\r

    “昔人将离远,以歌述情怀。\r

    “杯酒且畅饮,休做儿女哀。\r

    “寒冬虽将至,暖春还复来。\r

    “南沔临蒹葭,雕磨胸中才。\r

    “北漠起风沙,征战烽火台。\r

    “此去怀远路,难忘鹿山宅。\r

    “凤鸣此刻天,花开彼时海!”\r

    庞统坐在牛车之上,一路前行,不知何时已经是泪流满面,五官都皱到了一起,硬生生咬着嘴唇强忍着,任鼻涕眼泪在脸上横流,却不擦拭,只是背对着斐潜等人,高高的举起手摆了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