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七六章 上党的变故
    再渡过了大河之后,往河东进行的时候,斐潜一行人就遇上了跟崔厚有协议往来贸易的商队,因为有了商队人员和车辆,营寨也扎的很快,一方面借助山体,一方面用载货的大车形成了外围的车阵,便形成了一个有效的保护圈。

    这一条通往上党的商路,其实基本上崔厚并没有管太多,其实也就是分润给了令狐家族进行经营,一方面令狐家族也是上党壶关的知名人士,在当地具备一定的影响力,一方面也节省斐潜自身的人员支出和开销……

    现在崔厚的身价倍增,或者说他所代理的斐潜在商业这一个方面的资产膨胀的很厉害,但是因为现在钱币已经基本上被废除的原因,所以现在也不好统计到底具体有多少的一个数目出来……

    如果因为就算是拿物资,比对之前的价格来说,也不好估算,因为现在许多的物资的价格都在上涨,有一些已经是非常的离谱了,所以实在是难以具体统计出一个准确数字出来。

    商业最重要的就是垄断,而现在斐潜不但是垄断了原材料,还垄断了加工业,在这个乱世,销售铠甲和兵刃简直是一本万利的事情。

    夜间,这一支商队的领队令狐琮特意又再次来拜见斐潜,徐庶跟在斐潜身边,自然是作陪,而枣祗和太史明一路劳顿,又是少年渴睡,便早早就安息了。

    令狐琮,字孟瑜,人自然是翩翩风范,很是儒雅,虽然岁数比斐潜和徐庶都要大,但是却很谦逊,见面的礼节将自己摆放的位置很低,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又带来了一条非常棘手的消息。

    见面寒暄了几句,斐潜就问起了上党现在的情况,令狐琮自然详尽的说了一遍,然后说道:“现袁车骑拜张雅叔为上党太守……数犯壶关而不得,转而略诸县,为恶多矣,家乡父老苦不堪言……”

    斐潜和徐庶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问道:“袁车骑可有遣兵将至此?”这个问题可是相当的重要。

    幸好令狐琮说道:“未曾听闻。张雅叔原仅为一武从事尔,贸然高位,上党乡老多有疑虑,温使君亦言未见朝廷文书使节,恐张雅叔假袁车骑之名也……”

    还好,还好,斐潜暗地里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这个时间点上,斐潜真的不想和袁绍有什么太多的联系,不管是什么样的都不好。

    张雅叔,张扬,字里面有个雅,但是实际上和“雅”没有什么太大的关联,原先只是跟随并州刺史丁原的手下,担任武从事,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张扬和吕布还算是同事一场,但是具体关系如何不是很清楚了。

    但是从丁原的安排上来看,对待张扬似乎更好一些,因为张扬跟着丁原一道南下之后,就担任了丁原与何进之间的沟通桥梁的作用,担任了西园校尉当中的司马一职,后来又被何进派遣到了上党募兵,并且在上党顺便剿灭一些零星的黑山贼……

    所以,在丁原心中,吕布更像一个打手,或者说一个护卫,只能留在身边,而张扬明显等级略高一些,至少还能派出去独当一面。

    但是这个独当一面的张扬随之错过了雒阳风云变幻的一幕,在他辛辛苦苦的在上党募兵的时候,何进死了,董卓进京,一连串的变化下来,这个原本就没有什么高职位的武职人员,就很不幸的被朝廷遗忘了。

    原本的老上司被杀了,原本的同事现在高升了,而自己却成为了一个“没爹没娘”的政治孤儿,被遗忘在上党的深山当中……

    上党的太守温浩人老成精,一看朝廷没有继续支持张扬了,立刻断了给张扬的供给,要求张扬并入上党的将领系列,这叫张扬怎么能忍?

    因此张扬大怒之下,就和上党太守温浩叫恶起来,多次率军攻伐也估计是这个原因。不过毕竟张扬都是一些募集的新兵,要靠这些人打下壶关来,简直就是开玩笑。

    毕竟壶关也是一道重要的关卡,哪里是一两千的新卒就可以轻易攻克的,不过因此一来,壶关之外的一些地盘也就遭到了张扬的劫掠,毕竟张扬被断了供给,自然是没有军资了,做出这种行为也能想得到。

    然而想得到不等于能理解,原本是朝廷官兵的张扬,现在基本上已经和山贼土匪没有什么差别了……

    令狐琮离席拜倒,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书信,说道:“琮此次返平阳,受温使君之托,欲请斐中郎加以援手,望中郎怜悯,救上党乡民于水火!”言毕叩首而拜。

    斐潜连忙上前将其搀扶而起,接过了书信,破开的火漆,展开一看,虽然未曾和上党太守温浩有过什么往来,但是确实加盖的上党太守的官印。

    斐潜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孟瑜,此事干系重大,且容本将思量一二,明日再行答复,可否?”

    这个自然是应有之意,令狐琮也不好说什么,便告辞下去了。

    斐潜将书信递给了徐庶,徐庶一目十行迅速扫了一遍,皱眉用手指在书信上点了点,说道:“上党太守欲抽身事外,令吾等与袁车骑相争也。”

    斐潜微微撇了一眼徐庶指点的位置,也点了点头。

    上党太守温浩虽然年龄大了,但是实际上脑袋瓜子并不迟钝,在这个区域,只有斐潜这个护匈中郎将在名义上是可以统辖北地郡兵以抵抗胡人侵袭的,所以自然也有在北地遭遇贼寇的时候剿匪的职责。

    所以上党太守温浩请求斐潜出手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问题就出来徐庶用手点的那个地方——上党太守在书信当中宣称张扬和黑山贼勾结,劫掠乡野,无恶不作等等,但是唯独没有提及方才令狐琮所说的,张扬号称袁车骑已经授予了上党太守的职位……

    因此,要么是上党太守并没有和令狐琮说及一些书信事项,要么就是令狐琮代表的令狐家族明显更倾向于斐潜这一方,因此才特意点明了一些事情。

    斐潜转头看着徐庶,问道:“元直,依汝之见,此事应当如何?”

    徐庶微微沉吟片刻,却说出了一番惊人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