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七七章 相互之间的谋划
    “上党,太原之地,虽然不为富庶之地,但是地处要冲,又有群山环抱,易守难攻,是为门户之地,与其落入他手不如早图之!温氏年迈,有心无力,如怀壁之……”徐庶说的毫不掩饰,很直接,“……据太行,平黑山,方有坐看之势也!”

    取上党,太原!成为并州刺史!

    当然,这个话是完全将斐潜和袁绍放在对立面上了,而且也是徐元直表示自己的态度!支持斐潜划地而居之,这基本上就已经是是非常明显的意味了。

    不过徐庶这样将讲,也是太直白了些,一般人听了估计会吓一跳。或许是因为徐庶原本出身并不是大士族的原因,其态度似乎和现在的绝大多数人不同,虽然没有明说,但无疑是讲汉室摆在了靠后的位置,这要是保皇党听估计都会跳起来。

    太原、上党两郡,刚好是在吕梁山和太行山两个巨大的山脉包围之中的一块平坦的土地,在又有水系川流其中,像是汾水,沱水,沁水等等,还有一个巨大的淡水大湖泊,名九泽。在历史上,南匈奴投靠了魏国之后,便是被安置在这个九泽周围,分成了匈奴左部,匈奴右部和匈奴中部三个部分……

    而在这个九泽的北面就是太原,南方则是上党。

    令狐琮离开之后,斐潜大帐之内却寂静一片。斐潜和徐庶两个人都在思索着。

    壶关,是上党的治所,但是壶关并不是壶关口。虽然讲起来有些拗口,但是所谓的关隘并不是和壶关城结合在一起的,而是是建立在壶关城偏南一点的地方,是卡在太行八径当中的太行径和白径,以及太行山大峡谷的羊肠坂道之中的重要关防。

    张扬便主要是在攻打这个关隘,只要是攻下了这一个壶关口,便可以直接北上长冶,直入上党的腹地。

    而壶关口的南方,太行径、白径再往南,就是河内区域;往东过了太行山大峡谷,再往东过了中牟,就是袁绍所在的邺城……

    这个位置微妙得让斐潜和徐庶都一时间难以决断。

    斐潜想起之前在荆襄和庞统作别的时候,庞统曾经提出要控制太行八径的整体战略,但是没想到一下子就遇到了现在这样的情形。

    牵一发而动全身。

    徐庶缓缓的说道:“温上党恐怕未曾有什么好心思……”上党郡太守温浩虽然年迈,但是也并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

    斐潜说道:“我所担心的也正是这一点。”

    温浩的算盘其实说简单也是简单。

    袁绍虽然自称是为车骑将军,但是毕竟还没有得到朝廷正式的册封,而且就算是朝廷承认了袁绍的职位,袁绍也没有权利直接从军权直接指手画脚到政事上来……

    但是袁绍也显然明白了这一点,因此袁绍他采取和指派曹操到东郡差不多的模式,给了张扬一个名头,只要能拿下上党,自然张扬就是正儿八经的上党太守,当然若是拿不下来,反正袁绍也没有多少的损失。

    所以现在上党太守才向斐潜求援。现在上党太守温浩是打又不敢打,退又不能退,就指望着斐潜过来帮他扛这个锅了。

    斐潜苦笑的说道:“可是,这个机会实在是太诱人了。”

    从永安县城提兵过吕梁山口,就可以进入上党和太原的交界地区,然后掉头南下,便可以进入上党的腹地,在路程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甚至是击败张扬这样一只几千人的新募集的兵卒,对于现在的斐潜来说,也并不是办不到的事情。

    徐庶说道:“此事,重点并不在上党,而是在冀州。”

    斐潜默然,也是同意。

    徐庶又说道:“现在有急缓两种办法:一则趁冀州未定之际,提兵一路从永安往南,一路从此路过太行径往北,南北齐下,北路收上党郡县之政,南路扫除张雅叔之兵,以雷霆之势收取上党全境,然后对外移兵屯塞滏口陉、白陉、太行陉,断绝河内,冀州之道,对内笼络上党士族乡豪,同行政令,形成既得之势,只需半年左右,应可以拿下整个的上党。”

    斐潜沉吟了一会儿,说道:“那么缓策如何?”

    徐庶说道:“二者则需先潜使者前往冀州与袁车骑修好,然暗中从永安暗调输人马兵器,协助温上党守壶关,让张雅叔既不能进,又不至于败退,拖得半年一年,双方都是兵疲困顿,中郎再以保境安民之名,驻军调解,则可左右兼得,名利双收。”

    “急则易失大义,缓则易生变化。”徐庶最后总结了一下,说道,“袁车骑新收冀州,半年时间也应该差不多调整完毕,明年春耕之后……幽州,兖州,豫州,并州,皆有可能会是下一个袁车骑的目标……”

    “其中,可能性最大的,便是幽州和并州。”徐庶讲完,便看着斐潜,并没有做更多的解释,因为徐庶他知道,斐潜基本上应该是可以理解。

    袁本初掌握了冀州之后,下一步肯定不可能蜷缩在邺城,必定会继续扩张,周边的州县便是下一步的目标,其中兖州现在还是刘岱作为刺史,袁绍虽然已经有不臣之心了,所以身边兖州的这个汉室的宗亲一定是要铲除的。

    因此这一点上,袁绍和袁术不约而同的采取了同一种的方针政策,派遣手下的小弟先行去搞事……

    只不过袁术派的孙坚被斐潜给坑了,而曹操还在艰难的奋斗路上而已。

    所以既然有小弟先行,那么一时半会,袁绍也就不会马上大军压到兖州上。而对于豫州,虽然和袁术不对付,但是还没有至于马上要进入兄弟相残的剧目当中,因此豫州富庶,十分的诱人,但还不是最好的目标。

    徐庶的推断和历史上基本上是吻合的,袁绍先是和幽州的公孙瓒决一胜负,随后又解决了并州的黑山军,然后就基本上统一了北方了……

    是的,袁绍在历史上还和少数民族乌桓、南匈奴有着密切的往来,然后借助并州人张扬、吕布平了黑山贼。

    虽然说知道这些,张扬的事情也证明了袁绍开始盯着并州了,但是接下来袁绍会对并州投入多大的力量,会在什么时间内进攻,要达到怎样的程度,这些对于斐潜来说,完全没有概念。

    袁术鼓动黄巾贼西略兖州,派遣孙坚南伐荆州,自己则是盯着扬州……

    而袁绍则是派曹操去抢兖州地盘,让张扬进攻并州,自己则是琢磨着幽州……

    看看其中的手段,斐潜其实非常的佩服,不愧是袁家的产品,两个人的手段惊人的相似,借势用势,纵横联合,颇有什么团结可以团结的一切力量,打击反对自己的一切敌人的架势……

    斐潜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