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七八章 历史的掩盖之下
    斐潜受到了徐庶的启发,说道:“此事不妨再放大一些看,袁车骑指派张雅叔攻伐并州,让曹孟德南下兖州,是不是可以假定袁车骑暂时还没有大规模动手的能力?那么对于现在的袁绍来说,张雅叔也就不过是一把刀而已……”

    徐庶闻言若有所思。

    单单从幽州这一块说起,最开始的时候袁绍和公孙瓒的关系并不好,所以袁绍就立刻转向了刘虞,结果刘虞拒接了袁绍的“好意”之后,袁绍又立刻和公孙瓒眉来眼去。

    刘虞和公孙瓒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激烈,现在已经是在爆发的边缘,在其中,难道没有袁绍一点点隐隐约约的影子在其中么?

    借刀杀人。

    需要借刀杀人,通常之下,一则是因为自己没有能力去杀,二则是因为某种原因不好自己动手。

    借张扬之刀,捅并州,借曹操之刀,捅兖州,借公孙瓒之刀,捅幽州,袁绍不费自己半分气力,就可以将周边三个州搅得一团乱粥。历史上只是寥寥几笔,但是实际上掩盖之下的谋略却不得不让人敬佩。

    这就是冠绝天下的顶级士族的子弟,这就是天下楷模的袁本初的谋略,轻而易举的一方面可以腾出手来整理自己的地盘,一方面又生生的搅和得周边州县不得安宁,最后再以振救者的身份出现,收编也好,清剿也罢,立刻就可以获得民众的拥护和爱戴。

    现在可以说,袁绍的棋子都已经布下,虽然袁绍没有直接动手,但是并不意味着袁绍就会将其置之不理,任何意外的举动都可能会招致袁绍的连锁反应。

    徐庶的策略非常的不错,但是毕竟还没有放到整个的天下去看,若是现在斐潜做出了一些侵吞并州的举动,很有可能袁绍就会转向西顾,将原本不放在眼里的斐潜纳入重点关注的对象行列当中……

    所以现在斐潜根本不可能出兵并州,因为这个事情是绝对掩盖不住的,一旦动手绝对会被袁绍所知。

    斐潜缓缓的说道:“张雅叔是一个并州武从事,文不成,武不就,袁车骑选择他估计也是一时之间并没有更好的人选……”

    徐庶眼睛亮了一下,说道:“中郎之意,莫非是……”

    斐潜嘿嘿笑了几声,说道:“……差不多吧,反正这个事情……张雅叔一时之间肯定没办法攻下壶关……我们应该慢慢的来……”

    徐庶点点头。

    斐潜又嘿嘿的笑了几下,说道:“据说……许子远、郭公则皆贪图宝物……”

    徐庶立刻拱拱手说道:“此事,庶愿前往!”

    斐潜想了一下,却说道:“元直现在责任重大,怎能久离……你觉得子敬是否可以担任此责?”

    “子敬?”徐庶想了想,一边思索着一边说道,“……子敬外钝内敏,虽无辩才,然惠聪于中……”

    “虽不是清谈名士,然于此事……”徐庶接着说道,“但子敬刚好也是颍川人士,出使冀州,说不得有奇效……”

    斐潜和徐庶相视一笑,既然对策已经商量确定了,也就不着急和枣祗马上说,反正不管是从令狐琮的叙说当中,还是从现在的情形来推断,张扬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有什么太大的进展,所以还不如回到平阳之后,至少等所有人都见一见之后,再安排也不晚……

    ××××××××××××××

    第二天,斐潜就以事情重大,需全盘考虑为由,推脱了一下,但是又隐晦的表示自己会支持温太守,不会坐视张扬为祸上党,然后便和商队分开,先行前往平阳。

    越临近平阳,越能感觉到有所不同。

    不管是道路的宽敞,还是往来的商人,繁荣的并不像是在北地,而是在昔日的司隶一般。

    徐庶、枣祗、太史明都不由得啧啧称赞,但是斐潜还是给他们敲了个警钟,说道:“中平年间,胡人乱北地之后,原本往来东羌、南匈奴等等的贸易就全数中断了,现在只不过是将其积攒了几年数量一次性爆发出来而已,接下来,和胡人之间的皮毛牲畜交易会慢慢的下降,而兵器的销售才会是重要的产品……”

    斐潜说完,忽然感觉到一点自己的变化,这种变化并不是让自己很舒服……

    原先在雒阳之时,似乎比起现在善良得许多……

    而现在,似乎分分秒秒都在想着如何对付那些人,如何使用某些计谋,而自己的双手似乎已经沾满了鲜血,脚底下已经是铺满了森森白骨了吧……

    就像是通往平阳这一条宽广的路,沿着先秦古道,重新整理和扩展出来的道路,看着平整,有序,行走起来也是非常方便是吧?

    但是在道路的两侧,斐潜知道,其实埋了不少当时抓来修路的人的尸骸,有羌族、有匈奴,也有白波兵,当然最多的就是鲜卑人……

    斐潜忽然有些阑珊,不再想讲这些冰冷的政事了,便和徐庶等人笑笑,让他们自己先在队列前面看看,自己转了马头,到了黄月英的车厢前,问道:“月英,怎样,还能习惯么?”

    黄月英微微的掀开了车厢的门帘,露出一点面庞,说道:“还好啦,就是有些闷……”

    “嗯,快到了……”斐潜看看黄月英的气色,似乎还可以,或许是平常也不是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人,所以长途跋涉之下,也还能适应。

    “这条路,是东方道?”黄月英问道。

    斐潜想了想,点点头说道:“应该是,只不过之前荒废了不少,现在重新拓宽平整过……”

    黄月英哦了一声,大眼睛左右看了看,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忽然轻声的说道:“直驰道,步五十。木为轨,日千里。”

    “嗯?”斐潜没注意,也没能听清,便问了一下。

    黄月英长长的眼睫毛忽闪忽闪的说道:“这个是我在家里书卷当中看到的呢……说前秦修的道路是宽五十步的,其中还有用木头做的道轨,车马在其上可以一昼夜行一千里……”

    木轨?

    秦朝的小火车?

    这个斐潜真的不知道,便向黄月英询问。

    黄月英看着斐潜,忽然嘻嘻笑了两声,说道:“原来郎君也不是什么都知道啊……嗯,前秦在驰道中间设有枕木,铺有木轨,马车行于其上,然后便可以急速前行,到了驿站换马即可,一日夜可行一千里……当时胡人南下,阴山烽火一举,当即便可兵卒汇集,沿直道北上阴山……不过现在多半都已经完全毁坏了吧……就像现在的这条东方道……”

    秦朝居然还有这种黑科技?

    斐潜将信将疑之下,不由得有些感叹,在这个华夏,到底有多少东西是被历史所掩盖了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