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八零章 那一颗风干的泪滴(月票6/26)
    在平阳,秋风还不是太寒冷,但是在河套以北,则已经是有些冰寒了。

    这里是一个小型的部落,十来个帐篷扎在一起,一旁则是用木头钉的围栏,圈住了部落内的牛羊。

    天色渐渐的亮了起来,帐篷内的人声也渐渐的嘈杂起来,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北地的牧民其实和中原的农夫其实在很多方面来说都是相似的,比如说日出而作,日落而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也要靠老天赏口饭吃,遇上天灾人祸一样倒霉。

    只不过中原的农夫一辈子可能就只在一片山头上劳作,而北地的牧民则是跟着水草不断的在迁徙。

    其实牧民也种地,只不过不怎么精耕细作而已,在定居下来的帐篷边上略微的刨一刨地,然后撒一些种子,多是青稞之类的高原作物,然后由部落里面的老人,妇孺之类的人在平常稍微打理一下,就等着收获了。

    青壮的男**民,一般情况下都是放牧,有时候会组织在一起进行狩猎,这个时候就会比较相似原始社会了,狩猎得来的猎物一般都会在全族人均分,老老少少都有一份……

    游牧民族的人活动量比较大,乘坐马匹,使用弓箭兵刃的机会都比中原的农夫要更多,因此在双方对抗的时候,在单兵的体能和技能上面占据一定的优势也就是必然的了。

    今天,这个小部落的习惯依旧保持着。

    中年牧民们骑着马吆喝连声,带着老人的祝福,带着妻子的期盼,带着孩子的羡慕,带着自己趁手的弓箭,出发了……

    半大小伙子解开了栅栏,驱赶着牛羊到不远处去食用新鲜的水草,顺便继续昨天的摔跤大赛,不管输赢,都想再挑战一次……

    小孩子则是多半成群结队的在一起,玩着永远都不会腻的打仗游戏,有时候摔倒了,碰到了磕到了,除非是流血了,否则多半都是一声不吭的爬起来继续玩……

    妇女们收拾着帐篷,清洗着衣物,然后琢磨着去找点布料还是皮子,将昨天晚上发现的帐篷上漏风的裂缝补一补……

    老年牧民体力就会到一旁的青稞地里面去转转,整理一番,然后再去查看一下牛羊的围栏,将一些松动的,被牛羊拱坏的部分再敲敲打打一下……

    繁琐,杂碎,却又温馨。

    但是这种平缓的氛围,却很快的就被打破了。

    三五个骑兵从地平线上出现,很快的就到了部落之前,为首的在索头之上还扎着一根长长的雕尾,在风中飘荡着。

    鲜卑人的发型多半也是长发,但是并不是像汉人一样盘起带头冠,而是一根根的编成小辫子,嗯,有点像后世的非洲兄弟的发型,然后会在头上附着一些战利品作为装饰,比如为首的这个人显然是曾经射下过大雕……

    当然,随后鲜卑部落里面也有“杀马特”的人出现,比如秃头鲜卑部落,嗯,这个就有些像后世的猪尾巴,金钱辫了……

    为首的鲜卑骑兵将在马侧的一杆旗帜展开,在风中高高的举起,旗帜当中绣着一只金色展翅雄鹰,在旗面上似乎即将跃然飞起……

    鲜卑骑兵将马匹勒住,朗声喊道:“谁是族长?”

    部落内的巴特老爹连忙的走上前去,向着鲜卑骑兵,抱胸行礼。

    鲜卑骑兵说了几句,然后巴特老爹连连点头,又让人拿来了几个皮囊水袋和几块肉干,送给了几个鲜卑骑兵。

    鲜卑骑兵也没有客气,笑笑接过,便又胡哨一声,将大旗卷起,减少风阻,然后调转马头,带着人,又重新出发了,显然是向下一站而去。

    巴特老爹站在部落前,脸上的表情难以描述。

    巴特的妻子见鲜卑骑兵走了,而巴特老爹又呆呆站着,没有回来,便往前走了几步,凑了过来,有些担忧的问道:“老爹……出什么事了?该不会是……”

    巴特老爹叹息了一声,说道:“大人召唤……要打仗了……三日之内,五十名汉子要到狼山集合……”

    “……”巴特妻子顿时呆住了,因为她知道,作为部落内的勇猛之人,巴特肯定是要带队去参加的。

    狼山,属于阴山的一个部分。

    如果说蒙古高原是之前的匈奴,现在的鲜卑的大舞台,那么阴山就是这个舞台的最重要的中心点。

    在这一条重要的自然地理分界线上,之前的匈奴与中原汉王朝,展开了长达百年以上的的争夺战。

    前秦和前赵,都有建设北面的长城,也围绕着这一块区域,和匈奴争夺过,到了汉代就更不用说了。

    阴山,横亘东西的山脉作为屏障阻挡了北方的寒流,南面的又有大河之水的灌溉,形成了一片千里沃野,宜农宜牧,水草丰盛;而其北则是平缓的山地与半干旱草原乃至荒漠、戈壁,相比较之下就贫瘠了非常的多。

    汉匈战争时,汉王朝派兵越过阴山北击匈奴,经常经由定襄、云中、五原、朔方等几条路线进军,跨越阴山,进入高原地带。而匈奴从漠北南下时,也有自己的途径,最经常走的便是阴山南麓的昆都仑沟,通过这一条南来北往的重要通道南下劫掠。

    巴特老爹原先的部落也曾经在阴山南面待过,那时候部落里面有八百余人,属于不大不小的部落,自然是可以跻身到阴山南面的丰美草地,但是一场战争之后,很不幸作为先头部队的巴特老爹所属的部落的精壮人口几乎全军尽墨,也因此导致整个部落的地位一落千里,现在只能是在阴山北面找草甸子,忍受着北面吹来的刺骨寒风。

    是的,战争是可以带来各种闪亮的金银,厚重的铜釜,柔滑的布匹,还有各种精美的器具……

    但是,战争更多的是带来死亡,属于双方的死亡。这一次去,又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永远的回不来,或许一个都没有,或许……

    然而不参加是不可能的,小部落更没有话语权。现在已经是一个小部落了,如果人口再缩减,精壮的汉子如果再损失了,那么今年的冬天,或许这个部落就将被迫不再存在,不得不并入其他的部落。

    而现在属于部落的所有财产,包括牛羊,甚至是妇女和孩子,都将是属于新的部落。

    巴特老爹默默的低下头,背着手,再也没有了去青稞地转一转的心情,默默的回到了帐篷里去了……

    巴特妻子忽然觉得脸颊边有些凉意,伸手一摸,竟然是不知何时流下了泪水,在冷如刀的秋风当中迅速的干涸了。巴特妻子用粗糙的手用力揉了揉脸,然后转身大声的喊着自家的半大孩子,让其去抓几只羊回来。

    长生天啊!

    至少,在出征前,让自家的男人,让部落的汉子们,吃一顿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