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八四章 白石羌的观望
    马延带着一队人马,来到了白石羌人的驻地。

    白石羌,属于东羌。

    东羌和西羌,自古以来就有分别,但是汉代因为西羌反复叛乱的原因,因此对于西羌的历史和记载都比较的详细,而东羌就比较少见于文字了。

    汉代在三辅之内有不少羌民,大都是“东羌”,他们是在之前多次从金城郡的大河、湟水、洮河流域迁来的,还有一部分则自陇西、北地、安定诸郡内徙的,

    在羌族发展过程当中,曾经也强盛一时,永初五年之时,羌族势力扩展到陇西、安定、北地、上郡等郡的郡治所之地,当时很多太守,县令长一则没有战意,二则也无力抗争,大部分内逃,少部分则是投靠了羌人。整个的河西“刈其禾稼,发彻室屋,夷营壁,破积聚。时连旱蝗饥荒,而驱蹙劫略,流离分散,随道死亡,或弃捐老弱,或为人仆妾,丧其太半”。

    当时强横的滇零羌人甚至建立了一个完整的整体,从羌候君长到长史、司马、校尉等等一应俱全,一直到了元初五年,滇零羌人政权的几个首领人物先后被暗杀,这一次的滇零羌叛变才逐渐的被平息下来。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一次的羌人大规模叛变之后,汉朝对于西域这一块的控制力度才逐渐的削弱,“自羌叛十余年间,兵连师老,不暂宁息。军旅之费,转运委输,用二百四十余亿,府帑空竭。延及内郡,边民死者不可胜数,并、凉二州遂至虚耗”,最终汉顺帝,下旨大规模的内迁并凉两州之民,就这样等于是拱手将并凉两州放给了胡人。

    具备讽刺意义的是,在现在,先是凉州的董卓掌权,然后现在又是并州人王允执政……

    不过整体上来说,羌人和匈奴比较起来,融合的程度更高一些,多次的反叛,其中大部分是因各种各捐杂税,以及对于羌人和汉人的不公平待遇引发的。而在此之前,羌族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多有和汉人配合出兵,征讨匈奴又或是平伏叛乱,因此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恶劣到苦大仇深的地步。

    汉代统治者们,对于羌人的态度和后世其实差不多,一种比较开明,主张以德怀之,给羌人一条生路。一种是如屠伯段颎,主张赶尽杀绝,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这两种派别经常相互攻伐,然后皇帝负责和稀泥,采取折中处理。

    位于上郡、西河郡一带的羌人种族很复杂,有沈氐种、全无种、虔人种、效功种,甚至还有一部分的烧当种和先零种……

    反正羌人游牧,有时候游来游去便融合在一起,就像是白石羌,其实也是好几个种汇集而成,然后以白石为图腾崇拜,形成的一个中大型的羌族部落。

    羌人豪帅里那古在中央大帐之前呵呵笑着,迎接马延的到来:“白石神在上!贵客啊!贵客!今天度辽将军怎么有兴致来到这里?”

    看到里那古那张略显得有些张扬且夸张笑容的老脸,马延心中嘀咕了一声,果然不出斐中郎所料,然后就笑笑说道:“豪帅最近贵客不少吧?”

    里那古稍微楞了一下,眼珠子转了两下,有些色变道:“马将军,我有些不明白你的意思……”

    马延伸出一只巴掌,来回晃了几下,说道:“什么意思,豪帅不是最清楚么?二十个人啊……”

    里那古勃然而怒道:“马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派人窥视我的部落?!”

    马延嘿嘿的笑了两声,有些不屑的说道:“二十个人大摇大摆的,一路上生怕别人不知道,就连瞎子都能看得见,这还要窥视?”

    其实鲜卑的使者也没有马延所说的那么夸张,非要搞到路人皆知的地步,但是斐潜这一段时间在北屈招募了一些胡人作为翻译,一来二往的也就有了不少相互熟悉的,而下层的胡人之间多半都没有什么保密的意识,有很多部落里面的消息,也就在不经意之间就流露出来了。

    里那古杀羊宰牛的招待鲜卑使者,自己部落里面的人多少也能分到一碗羊杂牛杂汤什么的,自然也会在相互聊天的时候说上几句,在有心人的打听之下,真的连鲜卑的马匹是什么颜色的,都能探知得出来。

    里那古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说。

    马延略作停顿,说道:“白石兄弟谨慎,这个我也能够理解。鲜卑部落很大,人数众多,对付起来确实是麻烦,如果真的和鲜卑叫恶,确实是让人头疼,不过但是鲜卑有没有告诉你,他们现在自己都出了大问题……”

    里那古惊讶的望着马延,半信半疑的说道:“什么问题?”然后瞬间反应过来,便很是殷切的请马延进入大帐之内就坐,又让人上了些马奶酒,肉干之类的,便挥挥手将下人都赶走了,才望着马延,望其解惑。

    马延毫不客气的端起马奶酒,喝了一杯,然后才不慌不忙的说道:“鲜卑的步度根大人和柯比能大人交恶,现在就马上要打起来了,白石兄弟是不是愿意去充当一下先锋啊?”

    卷入两大鲜卑部落当中去?

    里那古的脸色在那么一瞬间就像是白石一样,然后勉强的笑道:“马将军……莫开玩笑了,这怎么可能?”

    马延拿起一根干羊肉,放到嘴里撕扯着,含糊不清的说道:“怎么不肯呢……鲜卑作战,那一次是先鲜卑的人上的?”

    里那古闭上了嘴,皱起了眉头。

    羌人一直以来都是墙头草,两边倒。不过墙头草的悲剧也就是这一点,经常被两边的人当成炮灰,和汉人合作的时候被汉人指使,跟着匈奴的时候被匈奴当先锋,现在漠北是鲜卑独大,所以马延所说的情况并不是完全不可能发生。

    马延将啃了一半的干羊肉又扔回盘子里,拍了拍手掌,啜啜牙缝,很不客气的说道:“白石兄弟你自己好好想想,跟着我们汉人,别的不说,斐中郎来到并州之后,没有让你们吃亏过吧?”

    “若是换成了鲜卑呢?嗯?”马延站了起来,正了正衣冠,说道,“信不信这一次之后,鲜卑立刻就会派人要你们北上当先锋,到时候你们去还是不去?嗯?如果想要不去,白石兄弟还能找谁帮忙?行了,话就说到这,我先走了……不用送了,白石兄弟你还是多想想吧……”

    虽然马延说不用送,哪里就能真的不送,里那古笑嘻嘻的将马延送出了营地,才转身回到了大帐。

    里那古的儿子札留走了进来,问道:“父亲,汉人也来了……现在我们要怎么办?”

    里那古皱着眉头,沉吟良久才说道:“先拖着,看看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