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八八章 平阳战略储备
    回到平阳城的斐潜并没有马上着手做跟鲜卑作战的相关准备,而是要先行将积压的政务还有一些相关生产事项安排妥当之后,才能专心的进行战斗。

    就像后世的即时战略游戏,兵锋往前推进的时候,往往就是大本营新开矿的最佳时间,同时还要安排好兵营内部的生产序列,否则前方的兵打完了,回头一看,积攒了成吨的矿物却没有兵了,然后被对方的三五个小兵狠狠的蹂躏却只能干瞪眼……

    细节决定成败。

    这个是在后世斐潜认识最深刻的一句话。

    在汉代,这些相关的知识和经验,是要专门家族内部进行单独传授的,一些知识甚至会被严格的保密起来,非亲传,非直系不得轻授。

    最经典的例子就是诸葛亮和姜维。

    两个人虽然都进行北伐,但是对于后方的掌控能力来说,明显姜维就差了好几个等级,虽然有一些资历啊,身份啊什么因素在内,然而对于一个智将来说,这些事情不应该在类似的情况下重复跌倒。

    所以对于用人的问题,斐潜也是和杜远这样讲的,可以犯错,但是不可以在相同或者类似的情况下犯第二次的错误。

    杜远主要就是负责整个的斐潜军后勤管理,在初期缺少人手的情况下,才用了斐潜的方法,选取了一部分普通人加入了底层吏员来进行运作,算算也是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那么该进行相关的整理和考核了。

    斐潜翻看着帐目和吏员名册,然后说道:“差不多先暂时这样,等将鲜卑的这个事情解决完,再来确定一个具体的员工考核标准……嗯,吏员督查标准,文正你现在大体心目当中有个数就行。”

    杜远拱手应诺,然后接过帐目册子,施礼退下了。

    斐潜几乎可以百分百的判定,自己这里的基层吏员当中肯定有手脚不干净的,但是现在没有空管,也还不到时候,等和鲜卑这一场战斗打完,挟持胜威,然后以势压之,一并收拾干净了,再立下制度,应该可以差不多支持一段时间了不会有人敢乱伸手了。

    杜远做后勤还是不错,但是这个吏治不知道能如何,先期给杜远透个风,其实一是做铺垫,二是做试验,若是有什么风声传出来,那么……

    接着来的就是枣祗,看起来他这几日都是在外面跑,似乎又晒黑了些。没办法,现在主抓农桑的也只有枣祗一人算是比较专业,因此就连出使袁绍的事情都只能再往后拖一拖,至少等到秋收产不多了,枣祗也才略有空暇……

    “子敬,没带个宽檐帽么,看你晒得……”斐潜笑道。

    “什么帽?”枣祗有些不明白。

    斐潜忽然想起来,汉代有兜帽,有毡帽,也有各种头冠,但是似乎没有防晒的那种宽檐草帽……

    斐潜摆了摆手,说道:“嗯,改天让人给你做一个,防晒的……今年的收成统计得如何了?”

    秦汉之间的亩标准都是大小不一,边长从160步到240步都有,而且亩产又经常出现各种各样的单位混合计算,虽然官方一再强到农业为国家之本,但是绝大多数的官员本身对于农田里面的事情都不是非常的有兴趣,因此也大都是一知半解,再加上用词用字又喜欢简化约数,搞得斐潜最开始的时候也是头痛不已。

    现在在平阳和永安城之间,斐潜规定下来就是按照大亩的标准来进行衡量和测算,这样也比较方便和统一。

    说到收成,枣祗显然挺开心的,说道:“平阳旧渠灌溉的作用不小,周边的庄禾都不错,另外永安的也还可以,就是蒲子山多,田也较薄一些……不过整体来说,今年的收成应该还算不错!”

    枣祗示意让斐潜看看在册子最后的数字。

    斐潜看了看,略估算了一下,也觉得忽然就像是轻松了许多,笑道:“看来要抓紧时间建几个仓库了……”幸好现在平阳的户籍还没有归入到汉朝的系统当中,也就是意味着所有在平阳屯田的百姓上交的粮食,嗯,全部都在自己的口袋里。

    这个感觉还是不错的。

    “不过……”斐潜说道,“子敬你可能要尽快组织一些人手,对于现在逐渐成熟的,能收割的便要先收割了……虽然说鲜卑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以防万一……田边也要派人下去驻守,主要还是防火。等秋收全数完成了,子敬就是大功一件了!”

    枣祗自然是郑重点头称是。

    望着枣祗离去的背影,若不是办事的正厅内没有酒水,斐潜真想喝一杯庆祝一下,三个县城之地,总计出产了近百万石粮,这几乎就是大大缓解了斐潜一直以来粮草方面的压力,刨除农户和军队的口粮,那么也可以存下三四十万石的粮草出来,这样不管是新招募一些兵卒还是远征阴山,才有了最根本的保障。

    斐潜之前的那些收购来的粮草,包括从河东卫氏里面赔偿来的,甚至是通过比较恶劣的手段借通货膨胀的机会掠夺河东这一代的乡绅豪右的存粮的,虽然搞来的粮草数量确实是不少,但是毕竟是不可重复性,跟自己田地里面的出产的意义完全不同。

    现在鲜卑南下,虽然斐潜自己就可以根据朝廷法令,直接将原本要上交朝廷的粮草扣下作为军粮,甚至还可以像河东上党等等地区发出征调粮草的命令,但是斐潜心里清楚,命令归命令,在被自己搜刮了一片之后,要再想从这些土豪劣绅们手中扣出点粮食,真的不亚于上天。

    所以平阳城附近这新垦出来的近二十万亩的复耕有水渠灌溉的田地,才是最根本的产粮保障,而北屈以北的上郡地区,多是黄土高原褶皱地带,属于薄田,就算是耕作也没办有多少的产出。

    因此只有现在手头上的这些粮草带式最根本的定心丸。

    最关键的是,只有粮食储备充足,斐潜才有办法将屯兵制度转变成为专职兵制,才有办法在接下来的时间内为一年四季不定时征战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