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九一章 不再版图内的平定县
    西河郡原先地域辽阔,如果按照面积来算的话,甚至是一些小郡的两三倍,但是随着进入了公元一百年之后,就逐渐的在鲜卑、乌桓、匈奴、东羌等等胡人的影响之下,逐渐的缩小,部分的县城被废弃,边郡的人口内迁,整个的行政范围比起汉武帝时期缩小了将近三分之二。

    等斐潜到了西河的时候才发现,虽然河东和西河两郡相差不远,就连名称似乎都很相似,但是不管从农桑还是贸易上,都相差了不少。

    虽然说是三位统兵将领负责具体的战斗,但是官面上的通气协调自然还是要斐潜来做,毕竟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西河虽破,但也是正儿八经的一个郡。

    崔钧任职西河郡太守已经接近三年了,并州的风霜也多少沾染了一些,须发似乎有些白丝出现了,笑吟吟的在西河郡的离石县城治所之外相迎。

    昔日平阳之战,斐潜得了西河崔钧支持的三四千的兵力,才一举确定胜局,但是转眼之间,斐潜就带来了三千骑兵四千的步卒,这不得不让崔钧从心中不由得冒出了后生可畏的念头。

    斐潜的部队驻扎在城外,自然有崔钧安排人员劳军,而斐潜则是带着黄旭亲兵,一同进了城,来到了崔钧的府衙。

    因为有了崔厚的这一层关系,两个人并没有普通人第一次见面的尴尬感觉,反倒是就像是多年未见的朋友,说道荆襄的一些风土事物,还是挺有共同的话题的。

    寒暄之后,崔钧将现在收集到了鲜卑人的情况说了一下,当提到平定县城的时候,崔钧迟疑了一下,然后似乎用加重了一些的语气说道:“平定之县,光复不久,立足未稳,旋又陷落,此乃吾之罪也……“

    斐潜眨了眨眼,忽然觉得这一句普通的话当中似乎有些不对劲的地方,然后看了崔钧一眼,却发现崔钧也正在盯着自己。

    有问题。

    平定肯定不是才收复的地盘,而是至少在两三年前就已经恢复了汉人的治理的县城,但是可能因为被胡人劫掠过,因此人口上可能并不多,这一次又被鲜卑再次攻伐而下,再次惨遭涂炭……

    不过为何崔钧会说才刚刚收复呢?

    而且还是特意强调?

    斐潜试探的说道:“鲜卑凶残,暴虐百姓,崔使君勇于任事,举兵伐逆,何罪之有?”既然崔钧都已经说是平定县城才收复的,如果自己立刻说,啊呀,小崔啊,这个平定县城不是已经收复了好久了么?

    那不就意味着当场去扇崔钧的脸?

    果然崔钧微微笑了笑,用手轻轻的捋了捋胡须,虽然并没有再说什么,但是明显对于斐潜的应对表示了满意。

    官场之上,最烦的不是聪明的对手,而是自己这一方的猪队友。

    有一些人天生就喜欢显摆,不管不顾是谁说的话,也不关注具体说的是什么内容,就断章取义的截取一两句话,然后就跳出来大喊大叫,说这个不对,那个错了,随后自己巴拉巴拉说上一堆,动辄就是劳资开头,玩意结尾,在那一刻,享受着众人的目光,似乎这样才能体现出他自己的存在感。

    但是往往不知道这个众人的目光当中,未必全部都是赞赏的……

    张扬个性?

    抱歉,从古至今从未就没有一个张扬个性到不顾他人感受的人可以坐稳高位的。

    斐潜看到崔钧的反应,也就猜出来几分原因了。

    汉郡守,既然称守,就有守土之责。

    丢失一城之地,不管是什么原因,轻者免,重者罚。

    但是并州北地这边的情况又非常的特殊,一方面胡人强横,一方面汉王庭又不给予什么支持,前一些时间还有从司隶弘农河东等地调取一些钱粮支持,但是汉灵帝驾崩之后,朝野当中似乎就将并州这一摊子事情都给忘了一般,什么都没有了,全要靠自己。

    所以……

    但是既然没有多少兵力,却又不得不分兵去较远的平定县城呢?

    一个字。

    穷。

    穷到蚊子再小也是块肉的时候,就不得不考虑这些事情了。西河位于黄土高原的地区,耕地面积比平阳还要更惨。平阳虽然是破败,但是毕竟位置还算是在黄土高原褶皱地区的边缘,沟沟坎坎的并不多,加上汾水冲刷灌溉,良田还是比较多的,而现在的西河郡内可以耕作的田地,估计全部加起来,说不定也就比平阳一城之地稍微多一些……

    因此平定虽然被劫掠过,但是周边的那些熟田若是能够再重新耕种一下,多少还是有一些产出的,更何况平定县城已经在汉王朝的属辖花名册当中除名了,不在大汉的版图之内了,也就意味着平定县城的产出,有很大一部分不需要再上交朝廷了……

    因此产生了这种虽然收复了县城,但是迟迟不上报朝廷的结果也就不足为奇了。

    现在崔钧和斐潜三言两语,就定下了一个大家都可以接受的口径,对于汉朝,失去的只是原本就已经失去的,所以也没有丢失王朝的威严;对于崔钧,也就不存在什么失地之罪,自然也就没有被摘帽子的危险;对于在平定身亡的兵卒,也可以上报朝廷,成为英勇之士,将来朝廷拨下钱饷的时候,或许也能拿到一份……

    污浊的政治。

    这个,没有办法。什么叫标准,就是在自己没有办法创建新标准的时候所必须遵守的一项东西。为什么后世不管是国家还是企业,都那么热衷于制定新的标准,原因就在这里。

    斐潜现在也很无奈,现在的他只能在现有的标准之下进行活动,在没有绝对的力量之前,妄谈什么自己的标准简直就是笑话,还会被周边的人不动声色的暗中下手搞死,就算是自称天王老子也没有用,就像张角三兄弟,黄天当立的喊得震天响,还不是照样三下两下被人砍下头颅做成标本?

    有了统一的态度,表明了是可以合作的人选,自然其他的事情就很好办了。斐潜和崔钧在商定了一些具体的出军粮草配给之后,也就结束了这一次的沟通和交流。

    这一次斐潜在西河的这总共七千的骑兵和步卒的兵粮用度,全部由崔钧承担,但作为回报,所获的战利品崔钧得两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