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九二章 鲜卑的小心思
    汉人柴米油盐酱醋茶,在鲜卑眼里面,全都是宝贝,攻伐下了平定县城之后,便是像是蝗虫一样,横扫一空。

    不仅仅是这些日常用品,就连妇孺,也照样就像是物品一样,各个部落相互争夺甚至会大打出手,不过幸好多半还记得是友军,所以最多就是动棍子,还不敢直接上刀子……

    汉人的妇人,抢回去就可以暖被窝了,等到明年秋天,就有新的一批小狼崽子落地了。而那些还没有车轮高的汉人孩童,鲜卑人则统统收下,就当作自己部落的孩子,也不会嫌弃,反正这样年龄的小孩多半都还懵懵懂懂,在部落里过上几年,也就和自己部落里面的其他孩童没有什么差别了。

    至于那些成丁的汉人男性和老弱病残,便只有幽幽黄泉一个去处。

    对于这个事情,鲜卑大当户根本懒得管,因为实际上他自己的部落才是抢得最多的,若是要公平,岂不是要将自己手里面的人口财物吐出来?

    不过大当户现在并不是很开心,那个桀圪百长献上来的汉人女子在洗净了花花绿绿的不知道什么染料之后,果然是一个难得的美人,白皙的就宛如草原天上的白云,肌肤柔软的就像是名贵的汉人绸缎,声音又婉转柔弱,征伐之时在耳边嘤嘤哭泣之音,对于大当户来说就跟天籁一样。

    尤其是此女别有特色,稍微一用力肌肤就青紫一块,一边侵伐,一边揉捏,就宛如在一张白缎之上作画一般,如此妙人,当然自己就没能忍得住,再加上攻伐汉人县城也很顺利,因此这两天特别画画的次数也就多了一些,硬生生的将一个白皙女子捏成全身青紫……

    结果一个没注意,竟让让其寻得一个空隙,上吊死了!

    真是可惜了!

    多好的一个玩意啊!

    自己还没有玩够,就这样死了。

    大当户惆怅的让手下将女子的尸首拖出去切成几块,好喂一下自己养的那几条狗,既然是好东西,自然也要让自己的狗享受一下。

    恢复了贤者状态的大当户终于开始计算着现在手头上获取的物质了,但是算来算去,却有些恼怒和发愁,就现在手头上的这点东西,然后扣掉需要交给大都尉的那一部分,自己就没有多少剩余了……

    这一次出征南下,可是自己好不容易才讨来的,要是只拿这一点东西回去,那下次这样的好事哪里还会轮到自己头上?自己在部落里的威信还怎么维持?

    大当户正琢磨着的时候,在门外护卫禀报说桀圪百长求见。

    “桀圪百长?”大当户点点头示意让其进来,然后捏了捏嘴角翘起的小尖胡须,对桀圪百长说道,“有什么事?”

    桀圪百长嘿嘿的搓着手笑着,挤眉弄眼的说道:“小的之前送来的那个,大当户还算是满意吧?”

    大当户拉达着眼皮,不咸不淡的说道:“那个啊?哦,那个啊,死了……”

    桀圪百长把一句怎么就死了给吞到肚子里,原来听说大当户十分喜爱这个女子,一整天都在房间里,就连吃饭都是叫人送去的,料想这借着这个大当户心情愉悦的好机会再来表表功什么的,让大当户能够多少留个好印象,却没想到……

    “还有什么事?”大当户翻了一下眼皮,似乎下一刻就要赶人走的样子。

    “有的……有的……”桀圪百长急切之间,忽然咬了咬牙,像是下了个决心似的说道,“这个,昨天傍晚我轮值在外,碰到了一个落单的匈奴狗崽子,为了求命,这个狗崽子说在这边南面三十多里的地方,有一个废弃的汉人坞堡,在我们攻城之前,汉人将一部分城中的物质藏在哪里……”

    大当户眼睛一转,翘了翘一边的眉毛,说道:“那狗崽子呢?”

    桀圪百长“呃”了一声,吞吞吐吐着说道:“这个……我见实在问不出什么来了,后来就……”

    “你给放了?”大当户眉毛都竖了起来,咬着牙问道。

    桀圪百长慌乱的摆着手,说道:“没,没!我让巴特射了一箭……”

    是的,虽然桀圪百长是起了誓要放的,但是自己确实是放人了没错吧?反正杀人不是自己,就不算是违背誓言了吧?

    因该不算。

    听到将人杀了,大当户的表情才略微好看了一些,说道:“你说的……那个地方有多少人?”

    桀圪百长回答道:“有大概三百多人,足足有二十辆大车,都是装得满满的……”

    大当户“哦”了一声,然后脸色瞬间变得冰冷的像一块寒冬里的铁块,沉声喝道:“桀圪百长!你原先是不是想要独吞啊?结果发现一个人吞不下才来找我?嗯?!”

    不想独吞就应该直接过来禀报,而不是先派人去查勘……

    桀圪百长脸色大变,连忙跪下来用膝盖挪到了大当户的靴子前,捧着靴子连连亲吻道:“长生天在上!小的……绝对没有!小的不是来跟大当户禀报了么?”

    其实桀圪百长确实是想独吞的,要不然也不会有意识的杀人灭口,为的就是不想让这一条消息被其他的人知道。然而派出的人手发现在废弃的坞堡之内似乎有两三百人在守卫,而自己又只有一百骑,因此之下要完全靠自己手头上的人拿下,确实有些棘手。

    原本今天是想借着之前献女的机会,看看能不能找大当户再要点人马的指挥权,最好是跟自己一样的周边小部落的人,然后看情况,如果是比较熟悉的,就联合着一起去将那些物资夺来,虽然可能会因此分润一些出去给新来的部落的人,但是总体来说,仍然是相当可宽的一笔财富了。

    然而没想到那个女子居然死了,自己突然就变了没有什么可以找的借口,也找不到什么好的其他理由,若是不说,错过时机,让汉人最终将物资给运走了,损失了这个财富的话自己也觉得可惜,因此还不如和大当户直说了,按照惯例的话还能多分一成,多少也算值得了,却没有想到被大当户一眼看出了原来的用心……

    大当户哼了一声,这个事情若是他来处理,估计也是独吞,所以猜测桀圪百长的心思自然不成什么问题,但是桀圪百长既然没有做出具体的独吞的行动,只是想想的话也不能治罪,所以也就让桀圪百长站起来了。

    “三百人……”大当户琢磨着,我就说呢,怪不得平定城内的物资这么少,原来是被运走了!“桀圪百长!我派一个千人队,由你带路!该你的少不了你的!一定要将这批物资一点都不少的搬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