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五九四章 不同的作战模式
    战争毕竟不是儿戏,也不是纸上谈兵就可以胜利的,没有合适的将领进行统率,就算是再好的计划也是无用。

    马延是骑兵出身,基本上大半生都是伴随着马匹一起,因此在统率骑兵的时候,不仅仅懂得对于兵卒的调配,甚至更清楚胯下的战马的体力情况,可以根据战场的变化,随时的调整策略,分配马匹的体力。

    这些事情,很多都是经验,或许哪一天,等马延老了,带不动兵了,坐下来慢慢回想慢慢总结,才有办法重现一二于书卷之上,但是现在,还多半是马延的本能反应。

    话说回来,为何汉武帝提拔卫青之后,似乎就获得了一连串的胜利,但是有没有人想过,卫青之所以能够取得之前汉人没有的一些功绩,是不是跟他之前的职业相关?

    马是一种奇怪又忠诚的动物,跟猫那种随时随地都可能耍性子的宠物不同。马匹胆小,害羞,不善表达,善于奔跑,但是又不善于长时间的高强度奔跑,但是马匹的个性就算是累得不行了,也很少叫唤,一旦认定了主人,就极其忠诚,也不懂得拒绝,因此在主人的驱使之下,甚至会跑到全身血液沸腾,活活的跑死累死在路上……

    反正从古至今,马在路上跑到死的比比皆是,但是从未见到过猫跑到累死在路上的。

    作为一个将领,只懂得兵,那么做一个步将没有问题,但是要成为一名骑将,却必须还要懂得马,知道什么时候动用马力,知道什么地形适合马的奔驰,知道如何让马匹休息……

    所以调动鲜卑骑兵,在平定城南四五十里小范围内绕圈子进行调戏的活,也只有马延一个人合适,其他的人真干不来。

    至少徐晃和黄成还没有达到那个程度,要这两个领兵突击掩杀当然没什么问题,但是要像马延那样,将马匹的急缓指挥得就像是自己的两条腿,这个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因此徐晃所带领的东路的骑兵,采用的方法自然和马延完全不同。徐晃特意挑了一匹强壮一些的马匹骑乘,否则自己那个大斧子的重量就基本上就凭空的是加了大半个人了……

    不过第一步徐晃和马延都是一样的,见到鲜卑杀来的三千骑兵,掉头就跑。

    只要不是蠢人又或是有什么特殊的要求之类的,否则一千骑兵对上三千的骑兵,就算是汉骑的装备比较好,但是不管是从消耗上还是承受打击面上,都是比较的吃亏的,因此,见势不妙立刻撤退,也是自然的反应。

    就像是警察上街看见有人拔腿就跑,下意识的都会追一样,鲜卑人几乎是大脑还没有思考好,身体就已经跟上去了,扬鞭策马咬着徐晃的骑兵部队就追。

    人的思维总是有些定势,鲜卑人也不例外,先前斥候侦查的时候说是有千余骑兵,那么眼前的这些骑兵也是千人左右,那么鲜卑人也就没有考虑其他了,但是却没有想到黄成却带了一队兵马,慢慢的跟在徐晃展开的阵型之后,利用徐晃部队扫除出来的鲜卑斥候眼线的缺失,埋伏了下来。

    因此追得正开心的鲜卑部队,就遭到了黄成蓄谋已久的猛烈打击。

    一阵梆子乱响,小坡后面站起了不少持弓持弩的汉人,对着追来的鲜卑骑兵便是一阵迎头痛击。

    正追的兴起的鲜卑人根本就躲闪不及,普通的弓箭对于轻甲甚至是无甲的鲜卑人杀伤是巨大的,更何况还有百来只的强弩,虽然射速没有弓箭快,但是不管是射到人,还是射到马,几乎都是只要被击中,就肯定是一击必杀,杀伤力明显比弓箭更强了许多。

    冲在最前面的部队,被射死的,被地上人马的尸首绊倒摔倒的,相互之间踩踏挤压的,慌乱之下勒马左右乱窜的,一时之间鲜卑人的先头部队的冲锋追逐的势头瞬间被完全的打断了。

    此时徐晃又带着人掉头冲了回来,硕大的长柄战斧沉重无比,一圈圈的抡起来,就算鲜卑骑兵企图拿兵器隔架都完全无效,战斧旋转的速度加上本身的重量,不管碰到的是枪杆还是战刀,又或者是人体,基本上不是被砸飞出去,就是直接就被砍成两段。

    正面拿大战斧的家伙难缠,侧面又被黄成的弓兵和弩兵一顿爆射,鲜卑人顿时支撑不住,丢下四五百的伤亡往后退却整队。

    徐晃也不追,于黄成的部队集合在一起,往后徐徐而退,顺便将战场上的大概不足百匹的幸运没有受伤的胡人马匹牵走了,只留下了满地的尸首和一些受伤在地哀嚎不已的鲜卑人马。

    大当户带着兵往东而来的时候,就迎面撞上了回军整队的部队,听闻是中伏之后又惊又怒,带着人马赶到埋伏点的时候,却发现汉人的部队早就已经撤离了。

    大当户面沉如水,一面派出斥候侦查,一面让人收拾现场。

    人,死了接近三百人,还有三十几人重伤,基本上是没得治了,二十几人断了手或是断了腿,接下来能不能活就只能靠天意了,另外六七十人则是受了各种不同的伤势,还算是比较轻一些……

    马匹,受轻伤的基本都找回来了,重伤和当场死亡的两百多,被汉人带走了大概有七八十匹……

    斥候回来了,说汉人都是骑马,走得很快,已经撤离到了三十里外了。

    大当户恨恨的骂了一句,下令掉头回去。

    现在临近黄昏了,再追下去先不说到晚上,马匹视力下降的厉害,不方便行军,更让大当户担心的是,鬼知道汉人还有没有在什么地方藏有其他的埋伏,因此虽然非常的不甘心,也只能暂时告一个段落,等到明天天明之后,再寻找机会进行作战了。

    四五百的人马损伤,对于万余的部队重量来说,虽然不算非常的大,但是对于鲜卑的士气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再加上绝大多数的鲜卑兵卒今天一天都在不停的奔波,因此到了夜间,除了值守的兵卒之外,大部分的鲜卑人也都没有了往常的喧嚣劲头,纷纷找了个地方便闷头大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