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零二章 八百人的狙击
    在现实的世界当中,多智近妖的人是不存在的,因此也自然没有什么算无遗策一词,就像是徐庶,在给黄成、马延和徐晃三人的计策当中也是一个整体的规划,而具体的实施的,则是需要三位统军将领的自行挑选。

    徐庶又不是并州人士,虽然说大体上行军的路线是清楚,但是那里适合埋伏,那里适合堵截,这些细节上的东西,除非是能够到现场亲眼看过,否则并不容易在心中形成一个有效的轮廓。

    两军的对垒,其实如果强弱悬殊太过于强烈,那么往往计策的效用就需要打一个折扣。对于强者来说,只要不疏忽大意,不贪小便宜,稳扎稳打,基本上就很难出现逆转的情况,而对于弱者来说,则是需要用各种方式来智取。

    这一次,在鲜卑刚刚南下的时候,无疑鲜卑人是占据优势的,一万的主力再加上其他胡人的配合,可以说足够将并州搅得一个天翻地覆。

    但是现在,双方的力量渐渐的被拉倒了一个水平线上来了。

    战争之内的东西,有时候被战争之外的事务所决定。

    羌族因为和斐潜最先开展贸易的关系,也亲眼见过斐潜在北屈的军事力量,因此在马延的看似粗鲁,却展现了强烈自信的行为之下,迟疑了,并没有配合侧翼的行动。

    南匈奴就是更不用讲了,眼看吊在面前的胡萝卜就要吃到嘴里了,现在於扶罗全部的身心都在这一个胡萝卜上,其他的事情自然往后再放一放……

    少了两个侧翼的辅助,原先一些零散的马贼之类的浑水摸鱼的家伙也不敢冒头,因此实际上就形成了斐潜军队和鲜卑人的军队单独对战的局面,这样一来,斐潜军也就可以专心致志的针对鲜卑人做出部署。

    这一点虽然看起来简单,但是之前在并州的一些军政大员们却没能做到。

    没有贸易,自然就没有什么利益关系,羌族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其他的考虑,而若是按照原先的习惯,对南匈奴爱理不理,那么现在南匈奴也难免会有怨气……

    许多似乎是没有什么关联的事情,却在今天汇集到了一起,变成了现在这样状态。

    而且在徐庶的策划之下,鲜卑人不得不用现在的不完全的姿态来和斐潜军进行对战。

    如果说前面的举措只是开胃菜的话,那么现在就是到了黄成、马延、徐晃三个大厨师上正餐的时间了。

    “这边就拜托给叔业了。”马延看着在河滩之上的阵地已经布置的差不多了,便拱拱手说道。

    正在河滩附近伐树修葺临时性的防御阵地的全部都是下了马的骑兵,而步卒则是在一旁吃喝着干粮,有的步卒甚至找了个地方躺到在休息,虽然如此,骑兵们却毫无怨言,因为他们知道,接下来的战斗将是这些步卒们最危险的一刻。

    一旁的徐晃虽然没有说话,但也是一拱手,一副凝重的神情。

    能不能挡住鲜卑,给鲜卑人造成更大的压力,将影响到下一步的行动计划的成功率,黄成就需要像是一块肥美的肉一样,让鲜卑人感觉随时都可以吃到嘴里,鲜卑人才会努力的发动攻击去夺取,如果阻击的兵卒数目一开始就很多,鲜卑人均衡之下说不定就会转向改道,那么两条腿的步卒要去堵截四条腿的骑兵也就成为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八百步卒,正面对敌或许有所不殆,但是在此地狙击,鲜卑想要渡河,也并非容易之事!”黄成哈哈一笑,显然还是挺有信心的。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谁都知道,真正打起来并非那么容易的事情。

    因为八百步卒,刚好让鲜卑人觉得人少就更容易促进鲜卑人的进攻决心,而反过来说,也就意味着黄成等人要承受更大的风险。

    狙击的地点的选择最终确定了是这里,所以其他的步卒还落在后面,正在往这里赶,虽然说是半渡而击黄成占据优势,但是现在秋天的水较浅,可渡河的面积实际上比春夏要来的更大,一旦鲜卑人成功的在滩头上占据了位置,那么……

    马延又回头看了看已经废弃不堪的前秦长城,微微叹了一口气,便和徐晃,带着刚刚修葺好阵地的骑兵走了。

    窟野河的地形一边是稍微宽广一些的河滩,一边是被水切割出来的陡坡,沿河而下便只能是沿着南北走向的河滩奔来,若是原本的前秦长城完好的话,在山顶的两个烽火台会给予极大的方便,可以驻军进行压制打击,但是现在已经坍塌的完全没有用了。

    因此只能放弃在河对岸进行阻拦的想法,而是将全部的兵力都集中在这里,简单的用周围伐来的树木做成拒马,给鲜卑人渡河造成障碍,尽量的进行杀伤。

    马延和徐晃另外还有任务,而黄成的步卒援兵要来至少还要等一段时间,因此在这个空档期能不能阻挡住鲜卑的马蹄,就只能是靠黄成和现在的八百步卒了。

    耳边的骑兵马蹄声渐渐的远去,黄成左右看了看,自己也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接过一旁护卫递过来的干粮,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算算时间,如果鲜卑人天明就追来的话,那么也就差不多和自己前后脚的时间而已,若是所料不差的话,那么再过一个时辰也就差不多到了,抓紧时间休息一下,才有气力更好的斩杀鲜卑!

    在河对岸的小山之上,早就有身手敏捷的斥候爬了上去,在干燥的秋天,不管大军是在谷底还是在山间行进,都免不了的会激起大量的烟尘,虽然这些烟尘会在二三十分钟内慢慢的沉降回去,但是已经足够引起警觉的斥候的注意力了。

    刚吃完了点硬饼子,喝了些水的黄成刚想假寐一下,忽然睁圆了眼,一拍脑门,想起了之前跟着斐潜斐中郎的时候有讲过的一件事情,连忙叫来了兵卒,吩咐了几句,就一窝蜂的冲到了滩涂上埋头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