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六零九章 骑兵之间的碰撞
    仟骑长长罕鲁也发出迎击的命令,他举起手中的战斧,厉声咆哮着,身边的鲜卑骑兵也一同和他大声吼叫着。

    仟骑长长罕鲁是大当户的部落里的勇士,据说十来岁的时候就曾经亲手单人追杀草原上的野狼,后来便跟着大当户一起作战。大当户在几次南下加深民族之间友谊的时候,长罕鲁也一直跟着大当户南征,积功升至仟骑长。凭着一身血勇好斗,在普通的鲜卑人里也略有威名,虽然人长得挺丑,又是一个秃头,但是在现在的时代,战场上的男人更主要的不是看脸,而是看有没有武力,加上他对于大当户又是忠心耿耿,因此他自然也就成为了大当户手下的一名重要的仟骑长,就连同级别的抒斯仹也不敢轻视他。

    这是今年大当户南下之后的第一次和汉军骑正面硬怼,长罕鲁也不敢轻视,他举着跟随自己征战一生的战斧,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全军冲锋!左右再加速!包上去!准备射击!”

    斐潜对于兵卒的装备一项最为看重,所以不管是骑兵还是步卒,都是如此。骑兵一般来说为了减轻战马的负担,穿得都是加了袖子的两裆铠,然后再加上有护颈的头盔,还有一块钉了铁皮的小圆盾……

    以上就是骑兵的防护装备了。

    至于没有护甲的手臂、腿部等部位,那只能凭借运气的庇佑了。

    就算是这样简单的装备,已经让许多人羡慕了,包括这些只有皮袍和身上因为常年不洗澡而产生的污垢护身的鲜卑人。

    在长罕鲁一声令下,从小就生活在马背上的鲜卑人明显在骑射技术上更胜一筹,“嗖嗖嗖”一蓬箭矢飞了出去,率先开始了攻击,呼啸着直扑马延等人。

    “举盾!”马延一看到鲜卑人举起了弓箭,就立刻大吼下令,同时伸手一勾,将悬挂在马侧的小圆骑盾举在了手中,伏低身躯,利用小圆盾半遮住自己的脸庞和马的头颅,右手用长枪的枪柄敲在马臀上。

    战马吃痛,长嘶一声,再次加速。

    马延的话音刚刚落下,鲜卑人的箭已经到了。

    汉军骑基本上都是和马延的动作一样,伏低身躯,用小圆盾遮挡住自己的面庞和马匹的头部,毕竟身上有铠甲,鲜卑人的弓箭相比较而言还是偏弱一些,至于其他的部位,则是看上天有没有给自己这个运气了。

    鲜卑人的人数是马延的两倍,又是已经开始略略展开了队形,箭矢就像暴雨一般,黑压压的就砸了下来!

    一支箭擦着盾牌的边缘射中马延的头盔,“当”的一声弹跳而去,马延被敲击在马背上晃了一下,但是却没有停下,反而高高的举起了长枪,厉声喊道:“加速,杀——”

    汉军骑也有弓箭,但是之所以不选择和鲜卑人比拼互射,那是因为马延作为一个合格的骑将,自然知道什么是扬长避短。

    汉军骑的骑射和鲜卑比较起来还是差了一大截,但是因为装备上的原因,鲜卑人骑兵的肉搏能力自然也是差了一截,因此针对不同的人采用不同的战斗模式,才是正确的选择。

    “杀——”

    汉军的骑士们怒吼着,有的举起手中的战刀,有的端平了手中的长枪,怒目圆睁,紧紧的跟在了马延的身后。

    虽然汉军骑有铠甲装备防护,但是还是有不少人被箭射中,虽然不一定是致命伤,但是箭矢的冲击力也会导致有的人坐不住而翻身落马,旋即被后面飞奔的马蹄踩死,有的脚还勉强挂在马镫上,被战马拖着狂奔,但是更多的人则死死的拉住缰绳,揪住马鬃,紧紧的夹着马腹,视身上的箭于不顾,发红的眼睛盯着越来越近的敌人,嘶声怒吼,战意狂飙。

    马延稍微偏转了一点冲击的角度,对着鲜卑人中阵和右翼的连接处就一头扎了进去!

    “轰!”两军相撞,许多躲闪不及的骑兵纷纷落马。

    战马巨大的身体撞在一起,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血肉撞击和骨头折裂的声响,骑兵们不管是汉人还是鲜卑人,撞击之后都没有办法保持住身形,被惯性从马背上高高的抛飞了起来……

    “杀!”

    马延稍微一侧身,闪过劈开的一把战刀,顺手将长枪一撩,顿时割开了那名鲜卑骑兵的脖子。

    鲜卑骑兵手捂着脖子,惨叫着翻身落马,随即被后面的马蹄踩中胸口,才刚刚叫出半声就被马蹄全数踩了回去,嘎然而止。

    马延手中的长枪急点,雪亮的枪头幻化出一朵朵的枪花,不仅荡开了从左右两侧刺了的鲜卑骑兵的长矛,还顺势砸中了一个左侧鲜卑骑兵的的胸口,将其击落马下。

    借着反弹之力,马延再次扭转长枪,又标过了右侧一名鲜卑骑兵的腰间,硕大的血花顿时绽放出来,枪头去势不止,甚至还在其战马的马臀上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受伤的战马长嘶一声,猛地向旁边一跳,却撞到了另外的同向奔跑的一匹战马之上,顿时双双跌翻在地。

    双方的骑兵撞击着,厮杀着,利用马速,甚至是利用自己的身躯,搏杀着对方。

    一匹汉军骑和鲜卑骑兵两人躲闪不及,撞在了一起,马背上的汉军骑早有准备,趁着马速的惯性腾空而起,一声怒吼,双手持刀一刀就剁下了一个鲜卑骑兵的头颅,但是还没等他寻找自己落掉的地点,一柄长矛从一侧如同毒蛇一般的扎来,洞穿了他的腹部……

    骑兵之间的两军相对冲杀,没有什么其他花哨的东西,可以用来凭借的就是自身的马速和骑卒之间的武勇。

    鲜卑骑兵们胜在骑术精湛,配合默契,人数也较为众多,但是汉军骑胜在装备精良,他们身上的战甲和手中的环首刀、铁长枪都给鲜卑骑士造成了极大的伤害。鲜卑人的箭头和战刀射到了,砍到了汉军骑的铠甲上,往往只是一阵火花四溅,汉骑并没有收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反过来,只要是汉骑的战刀和战枪触及到鲜卑人,往往就是一蓬血花飞起……

    战马奔驰如风,战刀挥舞如电,战枪上下翻飞,鲜血、断肢漫天飞舞,人的怒吼,马匹的惨叫混杂在一起,染红了天地。